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駁普教中的謬論

2016/1/12 — 10:4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無崖(80後中文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最近梁錦松在一公開論壇中大力提倡普教中,理由是「不是人人母語都是普通話」「對寫作有用」。

 這些言論本身並不新鮮,亦已有不少文章反駁。但梁錦松在公開的教育論壇發表這些沒有學理依據的偏見,正正反映不少行外人對語文教育無知。

廣告

 本文將以語文教學及語言學的角度,嘗試把坊間普教中的誤解一一分析。好等各位讀者明白,支持普教中絕對不是專業的教學意見。

1) 普教中有助寫作?

廣告

這是支持普教中人士最常使用的觀點,他們認為普通話的口語語法與現代漢語書面語法相近,所以用普教中可以提升寫作能力,減少語病。

可是在語言學上,無論任何語言都有書面語及口語的分野:粤語有粤語的口語,普通話亦按各地生活文化習慣的不同也有不同的口語,甚至英語也有書面語及口語之分。從事中文教育多年的黃耀堃教授認為,操任何語言的人寫作時,腦子裏都有一個把口頭語言轉化為書面語言的過程。以普通話為母語的人也不例外。這種差異稱為「文白差異」,而處理文白間差異,是每一種語言教學都必須面對的問題。這並不是改變教學語言就可以解決的,甚至可以說,企圖利用普教中取消文白差異的問題,即是嘗試以行政手段解決學術上的問題,既無知亦可笑!

大陸人行普教中已數十年,但是以下句子合漢語語法嗎?「你看我今天彩票中獎,很牛吧!你又落空了,真是杯具呀!」

另外,認為普教中有助寫作能提高的人,通常只從改善文章語法入手,殊不知優秀的寫作,除了語法外,最重要的是文章內容思想主題。在這方面,普教中不但沒有優勢,反而窒礙學生的思考。熟悉語言學的都明白一種語言盛載的,是一地的文化,而文化亦會因為一個人的生活環境而被賦予活力。網絡著名評論者鄭立舉出北歐的例子,指出北歐人生於嚴冬,光是形容雪便可以百種不同的詞語;他們對於春天的感受是美好的,

對於冬天感到可怕;但在亞熱帶地區的人,

例如香港.他們對於春天的感覺可能是潮濕不舒服的,廣東人所謂的「大回南」就是指這種情況,秋冬卻是清涼舒爽的季節。諸多事例都表明,

學習語言,就等於同時學習其文化。

粤語主要是中國南方的共同語言,普通話則是北方人常用語言。二者盛載不同地方文化,如果實行普教中,以北方的普通話取代南方的粤語,無異於以北方文化強行移植到南方,逼使南方的學童以北方人的方式思考。最嚴重的後果,則是學童學習我語文,脱離了生活環境而沒有活力,最終難以以文字表達其所想所思。例如飲食,廣東烹調方式有「燉」「炒」「蒸」「煮」「焗」「火文」多種方式,部分是北方普通話所無。試問學生如何能以剝離生活環境的語文表達所思所想?

據胡燕青教授近日反駁梁錦松的貼文指出,近年以普通話作為母語的內地學生佔大學生比例愈來愈高,但是文學獎得主卻多是以粤語為母語的香港學生。而且胡教授亦認為本地學生文思方面亦遠較內地生為活潑。又如早前now

tv就一普教中作一研究,對比兩兄弟,兄長以普教中,弟弟以粤教中,得出結果是粤教中的弟弟中文成績明顯優勝。凡此皆證明普教中能提高學生寫作能力的言論,皆是一派胡言!

2)學習語文,興趣先行

語文學習最終目的,在於學生能純熟運用語言表達所思所感:包括基本層次的日常生活中對話,工作上的文書往來;高層次的深刻感情,進而是生命的體悟或者對事物的批判。而高層次的思考,只有第一語言才能勝任。要令學生純熟運用語文於抒情,議論,則語文學習課堂中的不同環節如講授導讀、提問回饋、師生互動等,使用學生的母語無疑最直接有效。

如果以非母語的普通話進行,即是把語文學習抽離學生的生活環境下進行,令學生認為語文與生活無關而沒有學習的熱情,令語文淪為空洞無情的純粹學科。根據now

tv的研究,以普教中的兄長於中文堂上難以投入。又筆者曾接觸不少普教中的老師,他們都異口同聲指出普教中很難在課堂中與學生作情感交流,思考討論,可知普教中只會令學生討厭語文,何來提高語文能力?

3)文化承傳,粤語責無旁貸!

討論普教中時,不少支持者(包括部分老師)

竟然指出以普通話朗讀中國文學作品如唐詩宋詞最有韻味,所以應該以普教中令學生感受古典文學之美。這絕對是專業失當!查中國文學之精華唐詩及宋詞,都是以粤語唸出才有韻味。

首先,唐代的語言系統,是<切韻>的系統,<切韻>一書雖亡,但學術界已公認切韻系統,大都保留在宋代另一本韻書---<廣韻>,而<廣韻>一書,正正是現今粤語系統(何文匯教授倡粤語正音說,其本皆為廣韻)。所以唐,宋官方使用的語言系統,必定接近今粤語。又古詩詞有入聲字,用普通話亦未能朗讀。如果以普通話教授古詩詞,反而令學生難以體會古詩詞的音律節奏(只有四聲的普通話的表現力,難以比得上九聲的粤語)

。而古詩詞的音樂美感,正是培養學生美感的重要一環!

除了古詩詞,現今粤語亦保留不少古文的文法。不少粤語的文法,甚至比普通話更接近古文語法。例如史記太史公自序中:「重為天下汙笑」中的「重」字,與今粤語「仲有最靚既豬腩肉」的「仲」用法同(詳參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主任何志華教授「重有最靚豬腩肉」一文)。又如粵語有不少詞彙的字序都跟普通話相反,如「質素」「緊要」「韆鞦」等都與普通話相異。語言學家一般將這類語素與詞義相同,但字序相反的詞彙稱為同素逆序詞。其實這類詞彙當中,有不少都是普通話將字序顛倒,反而是粵語保留了古代用法。例如古書中多寫粤「緊要」而不是「要緊」。

從上可見,以文學文化承傳的角度來看,以普教中取代粤語,只會令學生更難了解古典文學。但古今文化的承傳,正是語文學習的重心!

4)大陸商機處處,學普通話早著先機?一派胡言!

不少支持普教中人士指出學生學好普通話,有助配合內地發展機遇,部分學校管理層更以照顧學生前途為理由推行普教中。先不論他們把教育矮化成職業培訓的庸俗膚淺,「學會普通話就能迎接內地商機」,本身就是一種欺騙!這論點先是假定了香港已沒有發展空間,所以學生要回內地發展。但是實情是香港有大量科研輝煌成果,文化亦集中西之長,有其獨特一面,只是香港政府一直不重視!,以普教中為內地服務,卻未曾想過為本地經濟文化作承傳責任,這是哪門子的道理?另外,

畢竟內地人的普通話比香港人更正宗更地道,如果學到普通話即可在內地發展,那中國何來窮人?

鄭立論普教中的文章中,以愛爾蘭語與希伯來語的復興解釋母語於全球化下的重要性,很值得參考,姑節錄如下:

「全球化初始, 有很多人認為語言的數量會減少, 但從結果看, 全球化反而引致的是語言復興。這是因為在全球化的經濟競爭中,

消除個人差異不僅沒有優勢,反而使自己沒有任何賣點而在全球化中失敗。其中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愛爾蘭語與希伯來語的復興,他們理解到,語言最需要的,其實就是該語言相關的傳媒與教育資源。像愛爾蘭人發現了長期的問題,在於英語把愛爾蘭語的教育資源佔據了。在政策上解決了這種資源的重要性,重新配以足夠的資源,則即使英語霸權強大,這些語言還是能拙壯成長。這是因為平民很常期望,捨棄自己母語,學習上層階級的語言,就能變成上層階級。

可是,這只是一個沒有根據的假設。在殖民初期的確需要相關的語言人才,但當這些窮人也能夠學習時,已經不是殖民初期了。可是全球化令他們夢醒,例如英語,取代自己母語的結果,基本上也無法改善自己的階級與經濟環境。例如南亞,英語很普及,但當地人還是很貧窮。現實並不會因為你懂英語,就把你晉身為上層階級。

反而淪成一個沒有特色的次等英語人。在別人眼中永遠說著不正宗的英語。這是母語在近年反而重新興起的原因。」

總結:筆者身邊不少同行支持普教中,反普教中會否令筆者同部分中文系既人冇朋友做?我想,在學理上無證據證明到普通話能改善中文能力下,仍堅持要求普教中者,多是為一己私利出賣自己學術專業同學術尊嚴,或者為了提高「競爭力」而維護呢個大話。更甚者,或是出賣靈魂,為殖民香港而做共產黨既開路卒。這些拋棄學術尊嚴,輕視學問的人。筆者恥與為伍!

 

 

參考資料:

1. 維基百科:粵語

2. 明報轉載胡燕表教授反駁梁錦松的文章

3. 鄭立:[邯鄲學步] 母語與第一語言

4. 立場新聞報導NOW TV有關普教中的研究

粤语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粵語,又称廣東話,廣州話,兩廣當地人慣稱“白話”即是兩廣地區的“普通話”。海外華人則稱為“唐話”。是汉藏语系汉语族的声调语言。主要使用于廣東、香港、澳门及廣西、海南等地。全球以粤语为母语的约为1.2亿人,在中國境內中僅次於以北方官话和吴语为母语的人数[4]。在美国、加拿大及澳大利亚等的華人社區中為使用人數最多的漢語。[5]

粤语也是除了普通话外,唯一在外国大学有独立研究的中国汉语。[6][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