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冬日冷暖

2017/12/24 — 11:34

香港高鐵是應該建造的,「一地兩檢」立法這問題卻暴露了政府的窘態。我們都知道結果會是怎樣,但「一地兩檢」的法律議論過程卻是十分折騰。先是政府不斷信誓旦旦,稱其做法具法律基礎,完全沒問題,最近甚至通過了建制派佔多數的立法會的無約束決議。然而,言猶在耳,數日之間其論點已不攻自破:先是國內專家宣稱論點並不適當,隨後前立法會主席指出基本法內並無容納一地兩檢的空間,而新近在北京舉行的研討會想法是摒棄以前一切,獨走行政安排一途。整個過程中,我們看到的是律政署千辛萬苦、枯腸索肚,也要曲意迎合務求找出所謂合法安排,結果雖功敗垂成,但自始至終決心不可謂不大。

這樣對待法治的態度,對香港是好是壞,大家可自行判斷。(律政署有沒有將此態度貫徹其他政治議題、或對待異見人士、抑或下不為例?) 大家也可想想,現屆立法會及其主席的質素,與上屆比較,是好了抑或是差了。

近年不少人說過,香港法治並沒有倒退。這是十分消極的說法。放諸四海,常識告訴我們,要社會繼續發展,法治不是應該與時並進,不斷進步的嗎?為何我們總是聽到「退步」,而不是「進步」?這裡,我們只有三個選項:法治進步了、停滯不前、抑還是退步了?請諸君夢醒後,自行下注 (中獎無賠) 。

廣告

言歸正傳。連續數天早上溫度都是10至12度,日間溫度稍有上升,但起床時的感覺卻是愈來愈冷。

解釋是:牆壁愈來愈冷 (雖然牆身溫度下降並不明顯)。

廣告

屋宇建造一般是用混凝土 (水泥) 。與木或其他建材不同,混凝土儲熱能力高。這可從市區及鄉郊日夜間的空氣溫度變化看到:市區空氣溫度變化較小,即是日間溫度比鄉郊地區低,夜間溫度卻比鄉郊高。那是因為混凝土於日間吸進熱力,限制了空氣溫度的上升;而夜間則釋出熱能,限制了空氣溫度的下降。所以我們由市區走到郊區,往往感覺到溫差較大。

長一點時間看,混凝土於夏秋時儲起足夠的熱力,到天冷時才慢慢釋出。所以,初冬時如遇上寒冷天氣,溫度可降至15度以下,但這種天氣一是維持不久,二是牆壁仍然暖和,故寒冷感覺並不強烈。

然而,到了隆冬或初春時,這感覺會截然不同。稍有降溫也不好受,因為此時牆壁已變凍,不再具保溫的效果。

此時(初春)潮濕天氣回歸,牆壁溫度較空氣溫度低,牆身會出現水珠 (「出水」現象) 。情況就如浴室內的鏡子,遇上濕暖空氣,鏡面出現水點一樣。

與住屋冷暖有關的,是它的坐向和一年四季太陽的位置。此所以,「千金難買向南樓」。向南樓,除了少受冷澀北風之苦,還有日照的優勢。這是因為冬天時太陽接近南回歸線之上,那時它在天空的位置最低,陽光剛好曬進屋內。夏天則相反,太陽回到北回歸線之上,而香港位於北緯22度多,剛好與北回歸線接近:那時太陽走到我們頭頂(向北的樓,猛烈的陽光還會入屋),烈日曬不進,一點點南風還會帶走翳焗。所以,向南樓有冬暖夏涼的好處。

當然,隨著城市化、全球暖化,風力減低,氣溫上升,香港的夏天已變得不好受。

23-12-2017

〔作者保留版權〕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