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冰山一角】朱經緯、七警罪成以外 其他公義未彰的警暴事件

2017/12/19 — 15:39

背景圖片來源:大紀元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大紀元片段截圖

退休警司朱經緯因在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毆打途人鄭仲恆,被判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罪名成立,還押等候判刑。與七警案一樣,多家傳媒拍到的片段成為此案關鍵。假如過程沒有被攝下鏡頭,結局會如何改寫?

以往警方曾多次被指控將示威者帶上警車毆打、掌摑、吐口水等,但由於缺乏證據,同類投訴要成立往往存在難度。即使被鏡頭紀錄,仍有不少案件在調查當中。《立場新聞》去信警察公共關係科,要求取得相關數字,暫時未獲回覆。

被鏡頭捕捉到的一刻

廣告

《大紀元時報》在2014年11月26日(即朱經緯棍毆途人同日)旺角彌敦道,清楚拍攝到警員用膝頭撞撃、腳踢在一名已被制服於地上、沒有反抗能力的市民的頭部(以下片段時間54秒起;1分13秒起畫面放大慢鏡重播)。

廣告

2016年初一旺角騷亂期間,《蘋果日報》拍攝到《明報》記者按警員指示離開身處的巴士後,被警員用盾牌制服在地,被警棍打後腦及起腳踼。

《蘋果日報》片段可見,近十名警察圍著一名男子。該名男子大叫「記者」,但警員仍用盾牌將其制服在地,並不斷用警棍毆打及用腳踢他。《明報》指,該記者當時已出示記者證並表明身份,但仍遭警察圍毆;該記者手部擦損,頭部後方更流血要逢針。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曾在今年3月指有關案件調查已進入尾聲;明報職工協會透露,據悉監警會要求投訴警察課進一步提供資料,案件仍在調查中,暫未有正式調查結果。

另外,2017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期間,《香港01》記者拍攝到社民連吳文遠被捕後,在警車上被警員扯頭髮。吳文遠當日即向警察投訴課投訴,警方後邀請他到警署落口供。吳文遠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由於驗傷報告也要等待2-3個月,警方在兩星期前左右才來郵,通知他案件已進入調查。

鏡頭以外的另一角

以上事件,或只是被傳媒拍攝到警方涉嫌不當使用武力的冰山一角;有很多示威者均曾報稱被捕後在警車上,或在警署協助調查期間,被警員以武力對待。

2014年6月13日,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引發群眾在立法會外示威,及後警方清場。其中五名示威者,包括時任梁國雄議員助理黃永志、時任張超雄議員助理周振宇,及社運人士周諾恆、梁穎禮,報稱被帶上警方車輛,且遭掌摑、拍擊後腦、當面吐口水、拳毆身體等襲擊,下車前更有警員問他們受傷流血是否因為「爆拆」。

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曾報稱被捕後遭警方暴力對待,警員更多次襲擊他的下體。在同一場合被捕的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亦曾在庭上透過大律師表示,被捕當日亦遭警員拳打腳踢其胸口、腰及背部。

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向《立場新聞》表示,過去多次被警方拘捕後,隅有遭到部份警察的暴力對待。但礙於「無證無據」,往往不了了之。

投訴調查由「自己人」進行

根據監警會年報,現時香港投訴警察制度分為兩層架構。先由投訴警察課接收投訴,並進行調查,繼而向監警會提交報告。監警會審核調查報告後,若通過調查結果,將由投訴警察課回覆投訴人,並由警方向被投訴人採取適當行動。監警會作為獨立法定機構,有權不通過調查結果,及可要求與個案相關人士會面;但其角色主要為審核調查、提出質詢。

圖片來源:監警會

圖片來源:監警會

根據監警會《2016/17工作報告》,監警會在2016/17年度通過2807宗指控,當中只有分別49宗獲證明屬實,40宗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超過一半無法追查。

退休警司朱經緯涉警棍毆打途人,過程遭多家傳媒拍下,但事發長達兩年律政司一直未提出刑事檢控。監警會在2016年公開事件終極報告,披露監警會曾三度發還警方投訴警察課重審該案,而投訴警察課在調查該案期間,曾指朱只是「錯誤地使用警權」,建議將毆打指控改為濫用職權,遭監警會拒絕,堅持有證據證明朱的行為屬毆打。在監警會「企硬」之下,投訴警察課終同意維持「毆打」指控。

有份參與審核朱經緯案、前監警會委員鄭承隆向《蘋果日報》表示,該案亦是監警會首次使用暗票決定審議結果。他又披露,曾聽說過有建制背景的監警會委員收到電話或遊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