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凡教廷決定都視為聖神引領 是逃避判斷是非對錯的道德責任

2019/1/9 — 15:40

教宗方濟各,圖片來源:A MAN OF HIS WORD 片段截圖

教宗方濟各,圖片來源:A MAN OF HIS WORD 片段截圖

【文:莫哲暐】

近日宗座署理爭論,我見很多教友都希望找到一個合理而另自己安心的解釋。很可惜,根據現存的資料,根本就無合理的解釋。就算找再多的外國例子,都不能把事件合理化。

對,正如陳樞機所言,教廷委任宗座署理,並無違反「律例」。但很明顯是違反慣例,是特殊做法。之所以有諮議會和教區署理,就是為了應付如今日香港教區般的狀況:無正權主教,同時無助理主教。假若有助理主教,他自然會繼承正權主教;無助理主教,教區就應該按法典和慣例召開諮議會推舉教區署理。這方才是正常做法。教廷直接委任宗座署理,明顯是剝奪了教區的權力,違反慣例。因此湯樞機和夏主教也會感到「愕然」。

廣告

夏主教、陳樞機、傳播處不斷提出兩個案例,證明教廷一向有委任宗座署理的做法。兩案例分別是關島和敘利亞。關島的正權總主教涉嫌性侵犯男童,因此教廷需要派出宗座署理接管兼整頓教區。至於敘利亞,不用多言,就是在戰亂當中。有教友舉出第三個例子,就是華盛頓總主教因被揭發處理性侵犯案件不力辭職後獲委任為宗座署理,直至選出新的總主教。

以上三案例,都明顯是當地教區出現了危急、嚴重(critical)的狀況,全部都是特殊案例。敢問今日香港教區,出了甚麼危急狀況?有主教涉嫌性侵犯?香港打仗?還是爆發革命?我們心知肚明,今日香港教區並無出現任何critical狀況,以致教廷需要委派宗座署理。就算是希望夏主教可以避嫌,也看不到為何不能夠容許教區諮議會自己決定。誰說諮議會必然選夏主教當教區署理?

廣告

傳媒報導或許有誤導、誇大、不準確;是否涉及梵中議題,大家可自行判斷。但教廷違反慣例兼無合理解釋,乃是事實,毋庸置疑。如果你自求心安,那麼可以繼續自欺欺人。但事實就是事實。

另外我見到不少教友說,有關的安排是「天主的旨意」、「聖神的指引」、「聖神帶領」、「奧秘」等等,繼而又說大家「靜待消息」就好了,教廷的考慮涉及多方面,大家「不要猜測」,要有「歷史眼光」云云。

我可能上慕道班上得不夠,但我從來都無聽過凡是教廷的決定,就必然是「天主的旨意」、「聖神的指引」、「聖神帶領」、「奧秘」。說這些話,只是逃避現實,只是想令自己心安。天主的聖神不只在教廷,也在教友的心中。誰又能說教友發表意見、表達不滿和反對聲音,就不是聖神帶領所致呢?請問誰可以斷言教友對教區人士調動表達不滿,不屬天主奧妙計劃的一部分?

把來自教廷的決定就說是聖神引領,是逃避判斷是非對錯的道德責任,未見其如何對教會有益。散播謠言、惡意中傷當然是錯,但謹慎判斷,表達意見,據理力爭,是教徒的責任。請不要再「把一切交給天主」後便安安樂樂當一切都好。根據我理解的天主教信仰,「把一切交給天主」後人依然有在地上履行公義、愛好慈善的責任。天主是教大家和他同行,而不是只祈禱而自己不走任何一步。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