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於善意的傷害

2018/12/10 — 13:0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隨著「二次傷害」這個概念隨著#MeToo運動慢慢進入公眾視野,不少人慢慢開始意識到,一些我們慣常的反應可能對性騷擾受害者造成進一步傷害。例如「你當時著咩衫?」,「叫咗你唔好著咁短的裙了」,「以後要保護好自己唔好著咁暴露」⋯⋯因為這些話語背後的含義是,對方之所以遭遇性騷擾,是由於自己的錯,責任(起碼部份)在受害者。這種回應很容易會令受害者困於自責之中,更難以申訴自己的遭遇。

然而有些朋友難免覺得「委屈」——穿短裙肯定比穿長褲更容易「引人犯罪」,我也是出於善意而提醒對方,避免事情再次發生,為何善意卻被解讀為傷害呢?

我也相信這些朋友提出當事人應該更謹慎、不要穿太暴露,是出於關心。可是,出於關心的言行未必代表一定正確或一定不會帶來傷害。我們也應該聽慣了家裡長輩說,「我這麼做都是為你好」,但如果長輩不理解我們切身的處境,這種「為你好」的善意便不僅不得要領,更有可能造成傷害。這其實是一個道理。因而我們心懷善意之餘,仍然需要時常檢視這種「善意」是不是真的有考慮對方的處境,避免不小心變成了站著說話不腰疼的「風涼話」、「馬後炮」。

廣告

我們的社會、文化和家庭並不注重性教育,只是一味叫女生保護好自己,卻不強調人們應該尊重彼此的意願和界線。哪怕再出於善意的行為,如果違反對方的意願或無視對方感受,一樣是不受歡迎且不應繼續的——這一觀念顯然並沒有成為普遍的共識。不管是侵犯他人界線的性騷擾行為,還是將自己的善意強加於人的做法,根本上反映的是同一種觀念:對他人意願、感受和處境的忽視

性騷擾時常發生在熟人以及權力關係不對等的狀態下,很多當事人當時並非穿得暴露,更何況穿得「暴露」也不代表就對自己的遭遇負有責任。什麼叫「暴露」每個人定義不同,一個人很難知道身處的社會究竟把「暴露」的標準具體設在哪裡。我穿個及膝裙在某些國家已經可以算是蕩婦了,難道把自己包裹到只露眼睛就不會被性騷擾了嗎?還是說,只有這樣才能在遇到性騷擾時不被追究「沒保護好自己」的責任?又或者,慢慢人們會出於「善意」要求我連眼睛都遮起來,像舊約時代的婦女一樣戴面紗?如果我真的遵從這些建議,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那這些話語的作用到底是真的保護了我,還是只不過讓我在遭遇不幸的時候少一個被責怪的理由?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必須正視,這種話語完全達不到關心的目的,也不會預防性騷擾的發生,卻形成了一種無形的枷鎖與負擔。

廣告

如果真的關心受害者,只是相關知識缺乏,不如付出多一點與真心相稱的行為,把自我中心的「善意」放入他人的處境中進行檢視,學習除此之外有沒有更好的表達方式,而不是繼續教導受害者應該這樣那樣,徒增他們心中的負擔。其實,他們已經很努力保護自己了,不夠努力的,往往是沒有行動的旁觀者。

 

(原載《時代論壇》「反清覆明」專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