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分析港鐵大圍站拒乘客携古箏入閘事件

2015/9/18 — 13:54

大圍港鐵站早前有女學生因攜帶古箏而被港鐵職員截查,最後被拒入閘,要轉乘其他交通工具。有網民質疑港鐵職員「選擇性執法」,欺負帶古箏的學生,對水貨客就「放生」,網上隨即有群組成立,發起「港鐵超合作運動」,呼籲市民「積極」舉報站內任何攜帶過大行李的乘客。圖右為有人在港鐵上運載床褥的資料圖片。

大圍港鐵站早前有女學生因攜帶古箏而被港鐵職員截查,最後被拒入閘,要轉乘其他交通工具。有網民質疑港鐵職員「選擇性執法」,欺負帶古箏的學生,對水貨客就「放生」,網上隨即有群組成立,發起「港鐵超合作運動」,呼籲市民「積極」舉報站內任何攜帶過大行李的乘客。圖右為有人在港鐵上運載床褥的資料圖片。

【文:MTR Service Update 】

筆者「港鐵故障消息」乃由與港鐵有關人士、乘客等,於 2011 年成立,鼓勵透過公民互動的方法,合力發佈故障消息,守望相助。四年半的日子,包括已結業的《主場新聞》在內,我們曾於香港各大報章及網上媒體「現身」,包括《輔仁媒體》也有相關報導。在《輔仁》成立之初,我們即成為長期作者之一,而在《服務範圍》中寫道,我們會撰文探討在鐵路營運上大家感興趣的事,起教育和提示乘客的作用,也就是不定期在《輔仁》上刊登的專題文章。而在《服務範圍》中寫道,我們會撰文探討在鐵路營運上大家感興趣的事,起教育和提示乘客的作用。  

團隊成員都是一群追求香港自立的年青人,早前列車出現簡體中文廣告時,都有既定立場,向管方表明必須尊重香港的價值;遮打革命期間,同事雖吸入催淚氣體,仍繼續傳回現場消息,及後更於佔領區設營並建有風力發電機。   然而,將公共事業機構的透明度,帶返第一世界的水平,係我地追求的目標,故現發表對事件的回應:

廣告
2015 年 9 月 15 日(星期二)約 1845 時,有乘客在其貌似是中國移民的母親陪同下,背住聲稱裝有古箏的盒子,乘坐馬鞍山綫的列車抵達大圍站。乘客步出車廂後,月台長隨即向乘客表示行李已抵觸《香港鐵路附例》之規定,並請乘客按指示使用升降機,由車站助理帶領離開車站,再轉乘其他交通工具。   乘客及後向在大堂當值的客務快速應變隊主任,查詢《香港鐵路附例》的條文。期間有人在旁聳恿事主無視法定要求,繼續行程,亦有乘客在旁圍觀起鬨,甚至阻止職員與事主對話,令職員無法協助事主召喚貨車,客務快速應變隊主任再次要求大圍站職員協助。然而事主表現合作,在職員協助豁免此程車費後,同意離開車站。事件擾讓約 10 分鐘。  

客務快速應變隊於 2011 年成立,乃港鐵公司因應之前 油麻地站電纜折斷事故,乘客欠缺職員協助,亦要自行排隊登上應急巴士故造成混亂,而特設的隊伍。隊伍平日會於不同的繁忙車站當值,執行附例檢控的工作,並隨時協助實施人流管制。為了令隊員習慣應對發生事故時的混亂,他們都會以 2 - 3 人的小隊方式工作。一般如解答乘客問路,小隊亦不會分拆,故此並非有意「包圍」事主。

廣告

客務快速應變隊隊員當值範例

客務快速應變隊隊員當值範例

《香港鐵路附例》(亦即香港法律之一部分)於 2007 年 12 月 2 日(星期日)生效時,已列明港鐵公司的《運載行李條件》中,只接受乘客携帶一件 單邊不長於 130 厘米、立體總長度不多於 170 厘米 的行李入閘。其中東鐵綫更早於 2002 年 3 月 28 日(星期六)起,實施上述規定;亦在 2013 年 2 月 4 日(星期一)起,限制乘客的行李重量於 23 公斤之內。  

昔日九廣鐵路因其歷史背景,設有行李票以及紅磡往羅湖、上水往紅磡,但不可於中途站取貨的行李託運服務。但分別於 2002 及 2005 年,因應當時羅湖站的水貨活動,令車廂越來越多大型物件,而收緊容許入閘之行李體積。

條文之目的旨在保障乘客安全,包括在疏散時,大型行李不會阻塞東鐵綫車廂獨有的狹窄的通道。亦確保不會有大型行李於行車期間,在車廂內失去平衡,造成危險。同時,東鐵綫所使用之牽引電流高達 25,000V,與大部分行車綫有異。日常生活中的絕緣體,只要靠近電纜,毋須直接接觸亦即可通電。故此要限制行李體積,亦屬無可厚非。

參考外國的例子,西日本旅客鐵路株式會社(即:JR 西日本)剛宣佈禁止乘客於新幹綫月台上,使用「自拍神棍」,避免「神棍」與高壓電纜距離太近,令乘客觸電重傷。   今次的事主所背住的古箏袋長約 160 cm,「離地」後比旁邊的客務快速應變隊主任,還要高出一截。若貿然讓乘客入閘,未上到月台就已經頂住升降機機門,或者是扶手電梯的指示牌。   就算東鐵綫不少車站可讓乘客由出口直達月台,可以讓事主繞過升降機、扶手電梯。但試想一下若事主登車後站於門邊,只要她一轉身,旁邊的乘客會即時遭「麒麟撞飛」出車,實屬危險。事主未必想撞人,但携帶大型物件時,自顧不暇乃常情,尤其事發時是繁忙時間,大型的古箏盒霸佔車廂空間後,要其他乘客左閃右避,本身是有欠公德的行為。  

就算東鐵綫不少車站可讓乘客由出口直達月台,可以讓事主繞過升降機、扶手電梯。但試想一下若事主登車後站於門邊,只要她一轉身,旁邊的乘客會即時遭「麒麟撞飛」出車,實屬危險。事主未必想撞人,但携帶大型物件時,自顧不暇乃常情,正如新加玻和倫敦地鐵皆分別呼籲「Backpacker」,即背著背囊的乘客,盡量除下背包。尤其事發時是繁忙時間,大型的古箏盒霸佔車廂空間後,要其他乘客左閃右避,本身是有欠公德的行為。

另一邊廂,據香港法律第 230A 章《公共巴士服務規例》所定,巴士乘客的行李不可以超過 0.1 立方米。可見同樣是法定要求,但巴士對行李大小的規定更為嚴格。   相比之下,列車每卡車廂可至少運載 312 名乘客,而雙層巴士的載客量則於 120 - 140 人不等,巴士有要事可以停在路邊落客;但當鐵路發生事故,就只可以盡量待列車駛回車站,若要中途疏散亦非易事,可見大型行李對鐵路行車安全的影響更為顯著。

古箏袋的大小之對比

古箏袋的大小之對比

現時,法例未有賦予港鐵職員搜查乘客行李,縱使事件中的家長貌似中國移民,但不論過大的物件為何,只能一視同仁,盡量拒絕乘客將之携帶入閘。   大家質疑為甚麼要「針對學生妹」,也可以想想每日都有不同人會亂過馬路,交通督導員不論違法者是香港人、中國人,抑或是外籍家庭傭工,都只會以「先到先得」形式檢控,尤其當刻大圍站只有一個乘客違例的個案。

總不能說我已經亂過馬路幾十年,又或者是其他也亂過馬路,一直無問題,為甚麼今天才捉拿我 ? 若要天下無賊方可以檢控違例者,只是無賴行為。   而車站職員同樣屬專業鐵路人員,職責是維持鐵路運作,他們不是保安,私隱專員公署亦曾去信港鐵,關注閉路電視設置問題,密集式監控暫且未能做到。車站職員的人手,自兩鐵合併以來,一直只維持最低的編制,一但有員工請病假,可能已經會令部分客務中心關閉。

「附例特檢隊」於上水站阻截中國遊客携帶過大行李入閘

「附例特檢隊」於上水站阻截中國遊客携帶過大行李入閘

 同一時間,香港不是中國、菲律賓等第三世界國家,除粉嶺、上水、羅湖、落馬洲站有由前紀律部隊人員組成之「附例特檢隊」外,各車站出入口均不設持槍警衛把守,乘客亦毋須通過安全檢查,便可隨意進出車站,車廂內同樣沒有專責人員,緊盯每個乘客的舉動。   鏡頭、鍵盤不能阻止現實事件發生,如同下圖例子,即使德國漢堡是外國數一數二的先進城市,火車車門遭人自製磚牆封至「沒頂」,但欠缺舉報之下,「犯人」仍然可以安然動手。

 

求助有法,善用為佳

求助有法,善用為佳

又由於中國遊客的簽證,乃由中國政府單方面發出,舉例說深圳於 2007 年起實施「一簽多行」政策以來,理論上每日可以有千萬深圳戶籍居民來港。要維持香港自由的環境,但同時要對抗中國遊客的違規行為,在旁乘客不只顧做鍵盤戰士,同樣重要。   早前提及,港鐵 一直不願意改善緊急話器的設計,為免影響列車行駛,身處車廂內的乘客,其實可打開港鐵官方的手機程式,查閱各車站控制室的電話,若有需要即可尋求協助。平日在車廂內遇到嘔吐物、失物等,以同樣方式通知職員處理,就最好不過。月台上同時設有召援專綫,供乘客即時聯絡車站控制室。   網民近日通傳的「超合作運動」與我們不時呼籲的「求助有法」,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在今天(9 月 17 日)早上,我們亦通知道大圍站的職員,留意乘客的攜帶大型物件的情形,而職員亦有盡責執法,相信網民的「超合作運動」,最終一樣會收效良多:

「超合作運動」下,乘客携帶過大行李,即獲勸導離開

「超合作運動」下,乘客携帶過大行李,即獲勸導離開

原題為〈回應 9 月 15 日(星期二)晚大圍站有乘客携帶大型物件一事〉;原刊於 MTR Service Updat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