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2016金閱獎及2017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g/pazukong ; 風轉咖啡館:http://www.facebook.com/spinncafe;Pazu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www.instagram.com/pazu

2019/1/25 - 15:06

初一拾遺(已領回)

台灣護照。

台灣護照。

年初一,有金執,撿到的不是金,而是一本金漆字體的綠色台灣護照。我今年與家人同來越南過年,在大年初一,從香港飛到越南胡志明市,來過越南很多次,但倒是第一次辦理落地簽證,過程相當順利。

取了行李,走出機場。等待租車期間,本來想把行李放到行李手推車上,卻發見一個紅色文件夾,好奇打開來看,居然是一本台灣護照!我們當時儘量把護照的文件夾舉起,四周察看,卻又沒有人來認領。想交給職員,但他們又好像愛理不理。這時租車已經來了,我又總不能把護照放回手推車上,便乾脆拿著護照上車,再嘗試聯絡其主人。

我在 Facebook 上打入護照持有人的名字,找不到結果。我在谷歌上打入名字,又是沒有像樣的結果。最後倒是看到有一張旅行社打印的機票文件,以及一張名片,上面寫著兩個電郵地址,我一邊坐車,一邊發電郵給兩家旅行社。

我用中英文寫,你們客戶的護照在我手中,請儘快與我聯絡。過了一會,覺得這句話好像有點奇怪,就寫得清楚一點,說自己撿到護照,想安排把護照交回。大概半小時後,對方就有回應。他總算跟客戶聯絡好了,事主也知道自己護照是安全。我說可以把護照寄過去,但她應該很焦急,當晚就坐車來酒店取回。

她是台灣的越僑,一來就向我們深深鞠躬,她後來在網上寫道:「謝謝你們,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一切順利,新年快樂!」我說如果我遺失東西,也希望有人能夠幫我把東西保管好。其實當時自己也有一絲衝動,想把護照乾脆放回行李手推車上,但將心比己,換轉是你,很易就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去做。

說起來,兩年前又是近農曆新年,我在香港也撿到一個菲律賓傭工的錢包,當時想物歸原主,但找了半天,才透過卡拉 OK 的幫助,聯絡上事主(一定要說,這家熱心幫忙的卡拉 OK 是 Neway),並把錢包及一堆證件交回物主。

從那時起,我就在錢包及護照裡,都寫上手機號碼、電郵地址、WhatsApp 或微信等資料(在自己的手機後面,則寫上一位可靠親友的手機號碼)。有次我的朋友見到,問:「你以為別人撿到你的手機或錢包,會把東西還給你嗎?」

我自己最近幾年很少遺失物件,但我說的是「萬一」。萬一你的東西掉失了,萬一對方想交回給你,萬一你沒有聯絡方式,萬一對方願意花時間追尋你的下落呢?那為甚麼不提供一個較安全的聯絡方式,讓有心人更易找到你呢?有時我就是相信世界上很多「萬一」,即使純屬幻想,抑或只是奢望,但正是因爲這些「萬一」,讓我們覺得世界美好了一點點。

這就是我在錢包及手機都寫下了聯絡方法的原因,而我建議讀者也這樣做。

作者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