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刪除了「過時」材料,性教育就真的向前了嗎?一個女大學生被性侵犯的故事

2017/3/8 — 11:40

背景圖片:《衞生署》宣傳品

背景圖片:《衞生署》宣傳品

【文:Jael】

上週網上有群眾討論、多數是批評衞生署一份製於2000年的性教育展板材料,口誅筆伐其內容太保守過時。首先,以衛生議題的角度來說,教材內容的確不全面,欠了參與性行為的安全措施等基本訊息,使其讀起來像「啊媽教女」多於健康指引,不夠貼題。

可是平心而論,觀乎網民的反感,不是因材料不夠貼題,主因是牽頭批評這展板的人(據稱是作家)曲解內容,例如將「衝動發生性行為的後果包括有機會感染性病,或意外懷孕」這訊息曲解成「性行為的後果只有染性病和意外懷孕」,再將其原意反轉、進一步縮窄為「要預防性病就不要濫交」,籍以指責衞生署發出錯誤訊息-但如看清楚展板的題目,它根本不是說如何預防染性病,而是簡述性行為的一般概念。可是,即便是不合邏輯的批評也受網民和傳媒追捧,最後當局撤了那宣傳。

廣告

我認為定時調整一下性教育材料的主題及內容,無可厚非。不過這次爭議所導出社會對於性教育的心態,值得我們深思。 作闡述前讓我先分享最近聽到一個朋友的事件:

先聲明事件屬實,但為保障私隱我把人物和某些時間地點修改了。

廣告

Apple是我的大學同學,快將畢業。她最近向我傾訴在過去一年她分別三次被性侵犯,當中有兩次是跟同一個男生有關。

第一次,她跟一班intern同事落club,其中一個男同事Kenneth平時對Apple很好,不過很flirty。那晚他不時借故靠近Apple,酒未醉已開始對她調戲。最初是攬攬碰碰,然後他的手開始游走她只蓋著短裙的大腿。她覺得不自在,但看到對面女同事Pauline狠狠地推開另一個想靠近的男同事,好像很掃興,她就沒明顯拒絕Kenneth。後來附近只剩下Kenneth跟她自己,男方立即伸手入Apple的裙內...... 她已來不及阻止了。

之後兩次是在一次旅途中,她在青年旅舍結識了一個年輕的美國男生,叫Matthias。初次見面Apple已覺得他很友善,幫了她很多的忙。Matthias經常跟Apple有身體接觸,大夥兒玩board game時他一定坐Apple旁邊搭著她膊頭。Apple當他是好朋友,表現親密只是因「鬼仔性格」。一次只有兩人時,Matthias對Apple提出性要求,她婉拒。之後一晚,他再邀Apple到屋外看星星,她雖有點猶豫還是跟了去。見氣氛浪漫,Matthias就乘機把Apple推到地上... 發現她是處女,就轉而要求她跟自己口交,Apple半推半就,無奈答應他。而同樣情況,之後還發生了多一次。

回港後Apple一直有點不安,身邊朋友警告她當心有STD。她Google了相關資料方發覺原來即使口交也有機會感染,心頓時沉了,朋友於是幫她預約性健康中心的測試。她坐在中心等候時,望望四周,有比她年輕很多的女孩在社工陪同下來。Apple感覺這種地方平時只在看甚麼星期X檔案時出現,沒想到自己此刻就身處這裡。最後,測試結果顯示她沒事,不過她仍心有陰霾,不時自責當時沒有盡力避免這些事發生。

聽完她的故事後,我平靜地跟Apple說:「不用多說,肯定是那兩個男生不對。」

她似感鬆了口氣,不過我接著說,如果她不自省這種事肯定會再發生。我不知道她平時的危機意識如何, 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教她保護自己,不過她令我想到以下兩個問題,正正跟這次性教育材料爭議所傳達的心態有關。

1. 過份政治正確 忽略實際常識

網民批評衞生署教材時,認為教人安全性行為才是正確的性教育,教人避免性行為是無稽的教育。我卻認為,避孕是技術,適度避免是常識。

由於受到女權主義、性解放等思想影響,所有環繞女性身體的言論成了敏感議題,傳統的教導被邊緣化。回想衞生署的教材,當中的提醒,雖然老套,但有不少正正是女生在Apple所面對的情況下需要的,例如堅拒性要求、避免二人在幽暗地方獨處等。 可是,網民的反應是「不如禁慾把啦!」;至於提醒女生避免穿著太暴露,原意是保護女性,則被有些人批評是「侮辱女性」,原因是,若有甚麼意外,這樣的提醒會導致責任落在女方身上-這樣,如果提醒一個女孩別穿太少是對她冒犯,就好比提醒人小心過馬路是一種冒犯,因為等於假設了交通意外一定是由他引起;如果這就是適當的性教育觀念,那我們最多只能在事後為Apple免除性侵犯的罪責,不能實際地幫她預防侵犯的發生。

最近參與舊同學聚會,聽見有好幾個朋友的朋友都要奉子成婚,當中有的情侶只認識了兩個月。衛生署的所謂反智教材,裡面正正提到衝動性行為其中一個後果是奉子成婚。你說它落伍嗎?偏偏這些事情確實普遍存在。我們大可以繼續自欺欺人,為了政治正確,妄顧現實需要,堅持不教導年輕男女衝動性行為的後果,只管叫他們記得帶套。可是一旦出事時,是要推諉過期的安全套,還是沒思慮後果的人呢?

2. 性教育只是傳達性知識?

回到Apple身上,她有高學歷、浸過鹹水,且朋友圈裡有著不同性經驗的人,由各種性行為達至其他兩性知識,她都吸收得綽綽有餘,為何還是會將自己置於險境?

我問Apple:「你其實知道有不妥,又有很多時機抽身,還有老早就避免的方法,為甚麼當時這麼猶豫,甚至容許自己跟那個人口交呢?」

然後Apple開始解釋,她不敢去斷定朋友接觸和性接觸「條界喺邊」。在club內被摸,她覺得去club係咁架啦、大家醉醉地係咁架啦,但又不想不落club;跟外國人一起,她覺得「外國culture唔同架嘛」,是不是應該接納、融入外國人的標準呢?而且那兩個男生除此以外都很好人,是很好朋友。再說,她身邊不少男性女性朋友都有One night stand經驗,在被要求那刻,她腦裡其實在想自己是不是跟那些朋友一樣,也能從隨便的性行為中得到快感?就這樣,她在不了解自己的情況下被人有機可乘。

我原以為,自己想不想做愛這種事情很容易做判斷,怎料Apple說,其實她從來沒認真思考這些問題,也不為意自己需要特別思考,直至今次發生這件事。

Apple缺的不是對性的技術知識,而是對性的價值觀。 她根本沒想過性對自己有甚麼意義,不論是一夜情、濫交、看色情影片... 對她來說,這些都是她沒有定義、也不敢去定義的事。她給自己定不到界線,甚至乎朋友和性伴侶的界線有時都變得模糊。而當定不了自己的界線時,她唯有隨波逐流。跟很多年輕人心態一樣,Apple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是害怕自己退縮了等於不夠open-minded,寧願不斷試自己的底線都不想失去「體驗文化」的機會,不想落伍於比她開放的朋友。

批評衛生署教材的網民不是全無道理,今時今日拿這種教材出來教育年輕人的確不夠說服力,但這並非教材本身的內容有問題-上一輩對性教育有禁忌,只著重表面的指引,沒有探究背後的原因;至於現在,性話題雖解放了,但其實無論以前或現在的性教育,都沒有空間讓青年思考性對他們來說是甚麼。

單教人用安全套,這不是教育,Durex說明書也教得到。幫助他人建立一套對性的價值觀,讓他們明白愛與性和自己的身心靈關係,不用再猶豫「條界喺邊」,才是真正成功的性教育。香港學校對性的教育不夠,或許是對的。我自己則在修高考時,聽過通識科老師談到性行為是兩人表達愛的最高峰,那是我初次感到自己需要對性有一套態度,也幫助奠定自己日後一些原則。即使很多人認為不需要貞潔,都必須要有對性的看法,例如覺得性是否應該有感情在當中、性對自己的生活有甚麼意義... 如果沒有先想清楚這些問題,不給自己一個答案,那就會很容易蘊釀成自己負擔不來、不一定是生理上,也可是心靈上的後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