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制服團隊是義務工作 不是政治獻媚的工具

2016/11/25 — 11:50

圖片來源:香港青少年軍總會facebook

圖片來源:香港青少年軍總會facebook

【文:安 @進步教師同盟】

剛過去的11月14日,對筆者作為制服團隊的成員,是十分痛苦的一天。當天民政事務局宣布由梁特首、中聯辦張曉明為榮譽贊助人,梁妻、梁唐青儀為總司令的香港青少年軍總會(下稱青少年軍),「擊敗」另外兩隊於香港青少年義務工作中有著悠久歷史、受眾以千、萬青少年計的香港少年領袖團及香港基督少年軍,成功獲得九龍灣的空置校舍作其訓練場地及活動中心。而昨天,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下稱華永會)被指六日內批出三千萬元予青少年軍,用於翻新獲政府批出九龍灣空置校舍作為會址。剛好,負責批出校舍的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同時是青少年軍的榮譽顧問和華永會主席,事件涉及公共資源的使用權審批,被視為在審批時偏袒青少年軍,對其他制服團體不公平,甚至被懷疑牽涉利益衝突。

事件中另外兩隊的制服團體,香港基督少年軍的總部位置為樂民新邨A座地下的一個小舖,長期面對地方不足的問題,而香港少年領袖團的總部則在西貢萬宜水庫內的訓練營,位置地點偏遠,但兩個團隊在數十年的日子,在長期面對場地問題的情況下,仍繼續活躍於青少年義務工作,其訓練的成果有目共睹。原本是次所批出的用地,正好解決這兩個團體,其中之一的訓練場地問題,但最後,卻民政事務局卻將地方批給成立才滿一年,訓練目標、內容及效能均讓人懷疑的青少年軍。民政事務局更解釋除了考慮制服團體沒有總部或足夠地方外,亦表示「青少年軍擁有足夠財力翻新校舍」是其中一個理由,將校舍批出給他們。而及後,華永會在不尋常的批核程序底下,批出三千萬讓青少年軍翻新校舍,「有足夠財力翻新校舍」「成真」。同一個人審批並批出出地方、在另一作為主席的組織又越規批出資金,而其餘兩個急需地方的制服團隊需要「從頭開始」面對地方不足的問題,好不令很多團隊內,甚至其他團體的長官(Officer,成人團員或導師)、義工氣憤。

廣告

筆者小時已經加入制服團隊,而在成人後亦於制服團隊服務超過十一年,就筆者所見,訓練地方不足,是各制服團體很關鍵的問題。不論借學校、社區中心,另覓資源租借場地,還是找尋商業機構或政府贊助或提供場地上的協助,每一分的資源都是得來不易,是很多很多不同年齡層的義工,投入很多個人寶貴的時間、人脈人情才得來的。筆者膽敢說,如果上述的兩個制服團體,能好像青少年軍般有「特殊技倆」可以「憑空變出」三千多萬出來,他們絕不會想到作為申請訓練場地時「用於翻新校舍」作理由,而是投入更多於不同的訓練計劃之中,讓更多的青少年得到訓練的機會。筆者亦深信,兩個團隊負責今次申請場地的長官絕未想到「財雄勢大」竟然是義務工作團隊申請訓練、活動中心場地的「理據」。

反觀青少年軍,其訓練的目標及背後的理念亦讓人產生問號,其訓練成效更令人懷疑,服務的人數亦遠遜於另外兩個制服團體。唯一「與眾不同」的,是與解放軍及中央政府,包括中聯辦有著「緊密聯繫」。故很難讓人信服,一個只有數百名青少年隊員的團隊,不是因為「政治考慮」及「緊密關係」,而打敗擁有數千名學員的香港少年領袖團及一萬四千多名隊員的基督少年軍,而獲得校舍的使用權。

廣告

義務工作,特別是青少年作為對象的義務工作,本為讓不同行業的成年人,利用自己的私人工餘時間,讓青少年於課外接觸不同類型和範疇的訓練,藉以提升青少年的領導才能、求生技能、團體合作,以及有機會讓他們擴闊眼界。筆者所認識的每一位成人長官,無一不是無私的為青少年人奉獻,甚至有些未能參與,只能供獻「有餘」資金的,也真心期望為青少年人成長而出力。可是,青少年軍的插入,所有事情都變質了,讓人感覺「原來有關係就能得到資源」「原來有政治勢力就能o係呢度有得話事」,尤其批地的、和給予資金的竟然時由同一個人「話事」,亦是「著名」的建制人物及「深受權力核心喜愛」,而受惠團隊又擁有深遠的政治「實力」和雄厚的「資本」,與中央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原本義務工作無私的奉獻,剎那間變成政治的獻媚;本來有規有矩,每事有根有據的申請資源,列出團隊宗旨、訓練理念、過往成果、未來發展方向及申請資源的原因,現在獲得政治的協助,卻越過所有過往傳統、規則,離開公平公正的原則,以講求「背後關係」、「強大資金」。

難道這就是政府對各服務香港超過數十年的制服的「肯定」和「支持」?!

為何要將對青少年人無私奉獻的義務工作圈變成政治利益的輸送地呢?

可悲的是,當青少年軍豪氣地以三千多萬的資金翻新剛獲得的校舍時,另外兩個制服團隊,卻繼續面對著未能解決的場地訓練問題;當青少年軍可以有一整座校舍讓數百人使用時,另外兩團人繼續以狹小的或偏遠的地點服務數千、過萬的青少年;當青少年軍口說訓練紀律,卻「打尖」、「靠關係」、「不守規」拿到資源,其餘的制服團體仍然不能放棄所抱的宗旨和理念,在被欺負的情況下緊守崗位,教導青少年何謂真正的「紀律」。

如果紀律只成為口號,但行為卻是「為所欲為」的時候,憑甚麼讓我們的下一代、年青人、部分成年人所稱呼的「廢青」信服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