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民航處長批機管局政治掛帥 第三跑不可為

2015/2/5 — 11:13

前民航處長樂鞏南今日在《明報》撰文,批評赤鱲角建三跑是不可為而為之的做法。他指出,第三條跑道的起飛航道,面臨與深圳機場的航道重疊的風險,亦可能被貨櫃輪阻礙升降,批評機管局「政治掛帥」,偏要「石頭裏抽出血」。樂鞏南又說,當第三跑建成啓用時,距離飽和不遠,至少不夠時間修建第四條跑道,認為若機管局未有探究赤鱲角有否空間容納第四跑時,應另覓新機場選址,建議可選擇港島南面興建新機場,該處與鄰近機場沒有空域衝突。

樂鞏南文中表示,赤鱲角機場一開始是以兩條跑道作設計極限,1997年前曾形成構想,效法紐約市的航管模式,由一個終站空域管控單位,統一管控市內4個機場的飛機升降,以減輕分開管治下區與區之間需要緩衝地帶所造成的空域浪費;但當時因回歸在即,中港不便談論這需要中方讓出空域的問題。

廣告

他說,回歸後,中港雙方一直有定期會面交換意見,「我們的是兩制之下,溝通語言有別、政治架構南轅北轍的幾個機場,雙方都不放心將自己的機場活動交給對方來統一管控,所以屬意於繼續『分而治之』」,垂直劃分各自管控的空層範圍,即雙方管控的飛機存在於不同空層,有垂直間隔。

批機管局政治掛帥

廣告

樂鞏南提到的垂直間隔,即是俗稱的「空牆」,從香港起飛的航機必須在15,700英尺以上高度進入內地空域,空牆令航機要在香港上空繞飛。樂鞏南形容,機管局要求在赤鱲角修建第三條跑道,結果只會加大空域擁擠的問題,「誰知那可能是政治掛帥的機管局,偏要『石頭裏抽出血』,要求在赤鱲角修建第三條跑道。」

樂鞏南指,要測試香港第三條跑道的航道與進出深圳機場的航道有否重疊,必須以實時模擬(real time simulation)管控,以證實程序的可行性、可靠性,不能只做fast-time simulation,更遑論紙上談兵。他又說,當第三跑建成啓用時,亦距離飽和不遠,至少不夠時間修建第四條跑道,認為若機管局未有探究赤鱲角有否空間容納第四跑時,應考慮另覓新機場選址,建議可選擇港島南面興建新機場,該處與鄰近機場沒有空域衝突。

另一前民航處長林光宇接受《明報》訪問同樣指出表示,若內地不開放空域,第三跑的復飛航道就不符合國際民航組織規定的飛行安全標準,亦令第三跑無法達致機管局所稱的每小時102班的航班升降量效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