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線消防員Brian:白帽為何還要送人進去?

2016/6/24 — 0:48

「白帽(指揮官)為何還要送人進去?」

前線消防員Brian(化名),在得知第二名消防員在執勤期間殉職時,問的也是很多香港人心中的疑問。老舊的工業大廈、除了甘小文原稿外完全不知儲存了甚麼的倉庫、迷宮般的通道、極端的高溫,既然不需要救人,為甚麼還要將一個個消防員送到這種危險的場所裡去?

「我個人的感覺是,高層自己都想不到對策,但又不想火警拖得太長,現在根本就是無了期,不知道何時才會完全熄滅。他們可能當作是一般火警般處理,每隔一段時間,火場溫度稍降就派人進去,但很明顯這次不是一般的火警,所以就出事了。」

廣告

Brian曾經多次出入迷你倉火場,身邊人一直提醒他小心,甚或勸他可以的話不要再進去;但Brian認為,既然當了消防員,受過專業訓練,就不會去想害怕不害怕,是否可以不進火場這些問題,但他的疑問卻是,持續派同袍犯險到底有多大作用?

「裡面地下放滿了喉管雜物,伸手不見五指,連個人要平衡都有難度,推進速度非常慢,基本上每隊人進進出出的路線都差不多,其實進去與否,我不覺得自己做得了甚麼。」

廣告

兩條人命、兩個家庭破碎、多人受傷,難道這些都是白費的嗎?這些犧牲都沒有價值嗎?

「若果是要救人的,我們去冒險,可以,但既然現在暫時知道內裡沒有人,為何還要送人進去?他們的犧牲到底為了甚麼?」

火一直在燒,完全看不到熄滅的跡象,Brian說要控制火勢,必須將火場核心溫度降低,但現在完全做不到,唯一方法是派人入火場,逐個逐個倉爆開把鐵皮弄開。

「這樣太危險了。但如果不派人進去,讓火繼續燒下去,大廈可能會倒冧,如果將附近的人都撤離了,那危險有多大呢?現在逐條人命在眼前損失,那代價又有多大呢?我不懂計算。」

執筆時鏡頭前出現了消防處處長黎文軒,和行政長官一起見記者。有消防員透露,黎文軒近日一直坐陣火場,直接指揮,他說消防員不是「睇火」,而是「救火」。

「若果有機會親身問黎文軒,我想每個消防員都會問他,你有甚麼部署方式去撲滅這場火?但我想,他根本沒有答案。」或許讓他最憤怒的,不是為何要送人進去,而是為甚麼要用這方式去做?但若果不用這個方式,又可以如何?可能大家心中都沒有答案。

可以想像,今天的報章頭版,殉職的消防員會被稱為英雄。英雄,他們配得起這個稱呼,但我想,沒有人會想當英雄。

「英雄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出現,所以我們真的不想做英雄。我們只是普通人,我們不是超人、不是蝙蝠俠;我們和普通人一樣脆弱,這樣入一入火場,就失去了兩個人。我們沒有個人、只有團隊。」

「所以我們最大的願望,是一同進去的,能一同平安地回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