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剛飛越獅子山的時候

2018/7/30 — 19:35

鍾旭華(資料圖片,來源:鍾旭華 Facebook)

鍾旭華(資料圖片,來源:鍾旭華 Facebook)

本星期令人不開心的新聞,是一位滑翔傘好手,在大嶼山一飛沖天之後,遇到一陣怪風,失蹤一星期,被發現屍體。

年輕人開始創業,香港一批上了位的老人家,常常勉勵我們:只要勤勞,肯做,一定會發揚「獅子山下」精神。

這句口號被香港年輕人嘲笑,因為香港早就不是「獅子山下」的那個二十世紀七十年代。

廣告

例如,「獅子山下」的時代,根本沒有海外留學這個「市場」。去美國英國升學的,只是極少數,在香港讀完男拔萃,直接升學美國普林斯頓。「獅子山下」的會考制度,雖然很殘酷,但得到社會的信任,而今日幾乎個個提早想去英國讀寄宿學校。

最重要的是「獅子山下」那個年代,沒有網絡,只有市民,沒有一個叫做網民的品種。

廣告

在獅子山下創業,租一個寫字樓,在街邊貼街招廣告,或向路人派發宣傳單張即可。今天做留學顧問生意,倚賴電腦網絡為市場資訊溝通的平台。獅子山下是一個勵志的口號,今日的香港,也很流行勵志,網絡可以將一個殘障兒童苦學成功 DSE 高分的故事,炒成威過盲聾啞女作家海倫凱勒成功的感人勵志經典。但網民的心情,變幻莫測,轉變得快過天文台掛的風球。當一個小企業掙扎建立得一點點名聲,「鶴立雞群」即變成「樹大招風」,網民可以即刻眼紅,將他們一手豎立的 Role Model 即時摧毀。

小時候我不太明白「鶴立雞群」為什麼受到家長鼓勵,因為同時如果「樹大招風」,獨立於雞群的那隻鶴,變成出頭鳥的時候,為什麼又遭到狙擊?

網絡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網民很喜歡做啦啦隊,鼓勵力爭上游,但當你以為有無數 Fan 士,大把人 Like,建立了一個小企業,就會發現 Fan 群之中混有許多在「掟屎」,Like 中有 Hate。

我們做小生意的,還頂得住,可憐許多小女孩,出道影視歌藝,辛苦累積了一點鎂光燈和掌聲,剛有大導演開始留意但又未到叫秘書接觸其經理人邀請約見的時候,小花型的藝人還沒有發育到天后,這是最容易受到網民變臉由陽光燦爛忽然暴風驟雨由歡呼加油轉為辱駡而摧殘的時刻。

創業、成名、網絡、網民心情的巨變,這一切對於台上的那個人,才是真正的挑戰,而一切沒有社工心理輔導。

小企業的成長,要經歷這一關。再大的跨國上市公司如 Facebook,同樣要面對瘋狂的網民攻擊,但是他們有錢可以聘請公關扭轉民意,但一家不是麥當勞的小餐廳,一個不是麥當娜的小藝人,在掙扎力爭上游期間,遇到這樣的風浪,又如何自處?

一家波音 747 珍寶機,在高空遇到氣流,完全不必畏懼,因為有先進的航空科技機制。但一個玩滑翔傘的好手,為了尋求理想,在大嶼山的上空遇到突變的狂風,又可以如何?

這一切公平嗎?不公平。但在物競天擇的大自然森林,做生意有如加入一條殘酷的食物鏈,一切有有何公平可言?網民永遠無法取悅,他們也永遠不會覺得快樂,因為當你成功之後,一飛沖天,網民才發覺自己雙腳還在地上,他們不能飛翔。

哪裡有什麼「獅子山下」呢?尤其是當你的事業剛起飛,狂風撲面時俯首下瞰,見到的那座獅子山已經在下面,而且開始渺小。

謹向駕滑翔傘飛越了獅子山但遇到狂風而飛不過鳳凰山的鍾旭華先生致哀。眼見意外發生後,網民竟尚有諷刺聲音。

我想趁這機會跟你說一聲。

一切不是你的錯,請你安息。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