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剝出來的不只是老人家的衫,而是護老行業的問題

2015/5/27 — 10:26

原圖:維基百科 (Etan J. Tal)

原圖:維基百科 (Etan J. Tal)

【文 : 劉家樂,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 組織幹事】

劍橋護老院爆出的剝衫醜聞,再次引起公眾對私營護老院服務質素的關注,也令大眾了解一些私營老人院的運作下,服務如何不受監管。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場護老界的醜聞,剝出的不只是老人家的衫褲,還剝出護老行業積存已久的問題。

問題一:緊迫工序

廣告

緊迫工序在院舍行業一直是嚴重的問題,院舍為求賺錢,不停招收長者入住;同時為節省開支,沒有為服務增聘人手,導致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強迫員工在短時間內處理大量工序。例如曾聽聞兩,三名照顧員需要在三小時內完成近三十名長者的沖涼工作,是次劍橋事件,估計照顧員為求節省為長者脫衣服的時間,先把他們脫光,再輪候沖涼,以節省時間,從而進行下一輪工作。如此情況,令照顧工作變成按時間表工作,從而出現如此情況。筆者也聽聞過有前線照顧員投訴,指院舍為求節省時間,要求員工強迫長者一邊吃飯,一邊做運動,做法完全難以接受。

問題二:長工時,低待遇

廣告

院舍照顧行業是長工時的重災區,大部份前線照顧員每天上班時間也差不多十二小時,而且更要輪班。另外照顧員需處理住院長者的生理情況,以及過多體力勞動如搬運長者出入,扶抱等,因此有部份人也形容長者照顧行業為厭惡性工作,而且也比起一般體力勞動工作更易工傷。但可悲的是,如此工作的待遇卻並不高,在過去十年,私營安老院照顧員的薪酬更長期偏低,有些時薪只有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在高工時,高厭惡,高工傷,低工資的工作環境下,又如何吸引人入行?在人手不足之下,工作壓力爆煲,虐老之事隨之出現,劍橋護老院的醜聞的,便是如此工作景況的後果。

過去為求針對勞動力不足的問題,社會有機構推出了”青航計劃”,原意吸引年青人入行,但大部份年青人只視青航計劃為晉升護士的踏腳石,對行業人手補充支持不大。面對如此景況,私營護老院的管理層為求解決問題,不是提升待遇,而是輸入外勞,希望借輸入廉價勞動力以填保勞動力空缺。到最後外勞與本地勞工工資相比下,就只會更壓低本地勞工的工資。

問題三:外勞

外勞的用途,隨了是節省開支,還有的都是節省開支。前者,外勞比起本地員工工資較低,很多私營院舍願意聘請他們;後者,外勞對勞工權益一知半解,為求工作任勞任怨,令部份無良僱主情願聘請更多外勞,以頂替其他工作位置,例如要求外勞同時負責派藥,洗傷口,或者一人擔當三,四人的工作量。如此安排,服務質素自然大大下降。機構為求節省開支,剝削的不只是在港工作的外勞外,還有的是住院的長者,令長者沒有得到專業的服務,今次劍橋護老院事件,盡管難以判斷虐老者為外勞還是本地勞工,但明顯地外勞背後引申的問題,卻一直影響著整個業界的發展。

問題四:外判的護老服務

外判風器之盛,連安老事業也被外判到私營機構去。政府為求擺脫安老服務的責任,情願把錢放在毫無用處的大白象工程內,也不願意投放資源,增加資助院舍數目,而把安老工作外判到外間私營機構去,讓私營機構分擔安老工作,最近推出的院舍卷也就是想把本身已經被外判的安老工作再推到市場去。最後外間為求承接安老事業的『肥豬肉』,紛紛營運更多安老院,不過員工服務質素,院舍營運方式也明顯參差不齊。

另外政府把安老服務外判後,也對機構缺乏監管,容許機構剝削員工。有機構長時間也沒有安服務指引聘請足夠人手,但得知社署預約巡查時,便會千方百計找人頂替空缺充當『臨時演員』,例如是分店調出員工,經中介急聘替假照顧員,更甚至聽聞有找來員工的家人,或者是鄰居頂當,以面對巡查。如此草率的監管,試問如何確保香港的安老事業質素?

結語:安老不是生意,不是打份工

現在社會貧富差距嚴重,長者退休毫無保障,就業空間也被壓迫,就連晚年安老也受盡剝削,如此的安老事業無疑是悔辱一群在上一代為建設香港而獻出青春的長者。政府作為資源擁有者,理應好好計劃安老事業,而不是容讓它在市場內隨風擺動,毫無監管地胡作非為;另外院舍機構的管理層甚至照顧員本身,也應該好好尊重自已的工作,尊重自已的服務對象。業界形象的提升,正正看業界從業員能否展現出自已的尊業?還是只以『打份工』心態去做?視安老業為人本服務?還是當安老事業是一盤普通的生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