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劏「火」無情

2017/6/25 — 22:42

【文:毛卓賢】

6月19日長沙灣永隆街唐樓一單位火警事件,引起關注。只是短短數個月,該棟唐樓分別先後在二樓和四樓發生火警(備註1)。筆者最擔心的是,三樓正正是一劏多戶板間房的唐樓單位,若然發生火警後果則不堪設想。

今年2月6日晚上,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多名議員,包括邵家臻、劉小麗、田北辰及容海恩等曾經到訪上述永隆街三樓的劏房單位。他們均表示不能接受該劏房的惡劣程度,會促請政府解決劏房問題。時至今日,兩次火警經已發生,他們的促請似乎救不了近火。

廣告

近年劏房火警事故頻頻發生,劏房的消防安全備受關注。筆者最近接觸了幾位受劏房火警影響的居民,了解他們在故事的辛酸,心裡一直為他們的遭遇忿忿不平,故想公眾更深了解劏房居民的現況,正視劏房的消防安全問題。

昨晚探訪受永隆街火警影響的三樓街坊,他們表示已經第2次發生火警,擔心若發生在自己單位將會釀成更大危險,因為單位雜物非常多,加上房間間格的物料都是木板,容易引起火災。

廣告

「我都唔想住呢度。冇辦法,冇得揀。我臨老整親隻腳返唔到工,要拎政府錢,淨係可以租呢D地方。」60歲的江生說。

「我又冇勇氣跳落去。」江生表示他的擔憂和無奈。

永隆街的唐樓劏房單位

永隆街的唐樓劏房單位

昨天早上亦探訪了一位婦女,今年2月她居於深水埗的板間房單位發生火災。當時她與兒子在房間內聽到怪聲及有人呼叫的聲音,她倆口子在千鈞一髮之間衝出房門,逃過一劫,不過手腳燒傷和心靈受創。她說最無助的是她的家當全燒光了,家園盡毀,想起也不禁淚下。這次死裡逃生的經歷,令她非常關注住屋的防火安全。而她最渴望的是有個安穩的家,不過上公屋無期,她現時也只能搬回深水埗的劏房居住。

筆者恆常的工作就是探訪舊區板間房的居民。事實上,舊樓劏房防火設備根本不足,通常屋內都沒有滅火筒或其他消防設備,即使有也已經過期多年。加上板間房面積通常只有30-40呎,空間小,雜物多,如發生火警,將會蔓延得特別快。不少舊樓的逃生通道都會堆滿雜物,業主和租客知道有危險但往往不了了之,而“三無大廈”(備註2)的業主通常懶理。執法部門呢?除非收到投訴,才會要求業主履行消防條例的要求。

相信沒有人想住在這些環境惡劣、甚至隨時有生命威脅的劏房板間房,不過社會又有容讓他們選擇的餘地嗎?

回顧香港的舊樓住宅火災歷史,就想起90年代的籠屋大火。1990年的深水埗籠屋大火,釀起7死49傷。多次籠屋的火災後,政府在1994年制定<<床位寓所條例>>規管籠屋,以應對籠屋的消防問題。相隔20多年,籠屋已經近乎絕跡,取而代之的是板間房、棺材房等惡劣居所,基層仍然面對空間不足、消防安全問題的困擾,跟以往的籠屋消防問題不遑多讓。

過去半年按筆者非正式的統計,已有超過10宗牽涉舊樓劏房的火警,數百居民受影響(備註3)。火災連二連三地發生,所威脅的不僅僅是住屋的尊嚴,更是很多寶貴的性命。難道政府真的想重蹈以往籠屋大火的覆轍,要釀成慘案,才開始關注劏房的消防安全問題嗎?人命關天,刻不容援。

全港目前有接近20萬名居住在舊樓分隔單位的基層市民(備註4),他們正面對著火災、倒塌、樓宇結構日久失收、重建收樓、逼遷等問題的危機及威脅,而且樓市租金不斷上升,上樓遙遙無期。這20萬名居民每天活在水深火熱當中,受著各樣煎熬。除了消防安全問題,筆者更期望有更多人關注劏房戶的困境,亦促請政府各界正視。

備註:
二樓及四樓分別於4月6日和6月19日發生火警

三無大廈-沒有業主立案法團(法團)、沒有任何居民組織以及沒有管理公司的大廈

 2016年9月至2017年6月止,本港舊樓共發生了11次火警,受影響居民接近700人,36人受傷,3人死亡

政府統計處2015《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0號報告書》
  
作者簡介: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外展同事,接觸深水埗區的舊樓居民;社工學生,關心社會上被欺壓的一群;土生土長香港人,體會從被喚醒到發聲是一個過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