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助聽器

2015/12/16 — 12:1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父親多年聽力不好,漸漸減少了社交,與親戚朋友飲茶食飯時也越來越少交談。幾年前曾經嘗試過配帶助聽器,可是,很難適應。用了助聽器後聽多了很多聲音,可惜大部份都是噪音:走在街上聽到了車聲、人聲、修路聲、吵架聲等,卻就是聽不清同行在身旁親友的說話;聽講座只聽到講者的聲音卻聽不清他的講詞,聽到很多回音卻聽不到講座的重點;和家人食飯時,碗碗碟碟碰撞的聲音十分刺耳,自己咀嚼的聲音也十分響亮,響亮到把同台食飯親友的說話都完全覆蓋。價值幾萬元的助聽器只可以令你聽到一些你不需要的聲音和噪音,你希望聽到的聲音卻是模糊不清,而且還不時被特如其來的碰撞聲嚇親,也很容易被一些較為髙頻的聲音搞到頭痛。那個助聽器只活在父親的耳朵內三天,就「被放棄」了。

近日遇上了一位聽力學家,他的一番話令父親從櫃桶底找出那副助聽器從新調教,從新嘗試。這位聽力學家首先是充滿同理心,完全理解用助聽器的痛苦。他解釋一般去配助聽器的老人家,其聽覺很可能已經變差了達十年或以上的時間,在他們的世界內,揭報紙揭書應該是無聲音的、行步路應該是無聲音的、水從水喉流出來和下雨應該是無聲的、有些聽力嚴重的人走在街上認為車也應該是沒有聲音的,除非它響按。但是,這其實都是假象。一旦佩戴了助聽器,一下子聽到了那麼多不同的聲音,不習慣是一件事,最重要的是他們不知道也不接受那些聲音是真實的聲音。那位聽力學家說有不少人因此而放棄了回到真實世界的機會。這十分可惜,因為只要他們肯堅持嘗試一到兩個月,人的腦袋就會被從新刺激去接受真實的聲音,還會分辨你要聽的或不要聽的聲音,把要聽聲音調大聲,把不要聽的聲音調到較為細聲。

有時候,真實的聲音和真相一樣可能都會是難以接受的。或許,我們有時會情願留在自我感覺良好和平靜的世界裡,幻想著和平理想的環境,寧願相信歌舞升平,六四沒有人死,什至相信國家已經成功派人登陸太陽。在我們的身邊,總有人希望留在那個平靜的假世界,亦有人希望了解和活在真實的世界裡。無論如何,只要你願意,助聽器和我們的腦袋一定有能力讓我們了解現實、分清真假、明辨是非。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