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者不只得我

2015/8/25 — 11:54

作者看何韻詩演唱會。( 圖片來源: HOCC facebook )

作者看何韻詩演唱會。( 圖片來源: HOCC facebook )

上星期五,港燦小姐回港省親兼看演唱會。不少樂迷觀眾都談過何韻詩的音樂會在選曲、創作、製作、演繹方面有多好,他們都說得很對,這不只是一場演唱會,而是一次珍貴集體回憶和成長歷程的檢視,結果微笑的微笑,流淚的流淚,難得在台上台下一片真心。

自何韻詩宣布《十八種香港》這個創意項目,我就一直期待這次演唱會,因為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在現場看過她的演出,而過去一年她和香港人們一樣,有了life-changing的切身體驗,強權不只壓榨這個本來很健康美好的成市,更壓縮了人們的成長過程,令它短促到殘酷的程度;而一個好的文化創作工作者,只能(亦有責任)把這些人生歷練化為作品,演繹出來與觀眾分享。

廣告

去年在金鐘見過何韻詩緊守著「文化監暴」的崗位,佔領區內也許沒有歌手和樂迷,只有「香港人」這種身份,於是無論多欣賞她和夥伴們那些不平則鳴的可敬作為,也不好上前打擾。又或者在那段時間,我們都忙著欣賞誰做了什麼,或不齒誰做了什麼,或期待誰會做些什麼,或看扁誰會做些什麼,現實也真的是stranger than fiction,每天都總有事物牽動你的神經,我們已經來不及對每一位可敬的人致敬。原來香港人已經不開心地捱了好一段日子,尤其在過去一年,我們更是未被刺激出一個情緒病來就已經很了不起。而各種情緒一直積壓著,除了積極寫文章、落區與大眾溝通、參與社運、教育、新聞、評論等等工作的人們,我們大部分普通人都只是對家人朋友表達自己的所感所想,或者繼續做其「鍵盤戰士」,從來沒有機會靜下來獨自或集體地處理這些情緒、感受和想法。

這把黃傘張開了快將一年,回頭看看,原來我們是集體憤怒悲情的多,集體開心振奮的少:上一次為全民注入力量的集體回憶,大概就是去年10月23日「香港蜘蛛仔」在獅子山上掛起黃色的「我要真普選」直幡,那種視覺效果帶來的心靈鼓舞,自不待言,該畫面更已走進香港歷史;此外就只有今年6月18日立法會發生「等埋發叔」事件,但這次更是一段集體爆笑回憶,我們最多會覺得天理尚存,奸有奸輸,幸災樂禍食花生,但未至於為追求真正民主和公義的我們集體打氣。去年九月那股站出來的勇氣、深深不忿的悶氣、很想繼續做點什麼可是還未想到做點什麼的志氣,就卡在我們心裏,不上不下。

廣告

而這一道氣,原來我們一直憋到現在。多得何韻詩,有心有力有靈魂地把她個人的感受演繹出來,也就是把我們這些人的感受引發出來。我們看的那一場更有「黃絲男神」王宗堯參與《勁曲金曲》部分的演出,在感動搞笑振奮人心兼而有之的晚上,我只簡單地總結為「黃絲治癒」。現在我發現,這樣說未免有些標題式簡化了這個心靈體驗:我們不只是更欣賞作為歌手的何韻詩,更是作為一個人的何韻詩;同時我們漸漸更了解和認同她,也更了解和認同自己;而幾千個人一起做這套療程,更有助我們提醒自己說:有這些複雜感受和學習過程的,不只得我。

上星期五晚,在那超過兩個半小時的娛樂兼思考過程中,我也許是理性的自省和感性的動容參半。但是到了尾場這一晚, 當我已返回牆內獨坐家中,突然收到妹妹從現場打來的視像電話,去回應何韻詩「現在就聯絡你想念的人」這呼籲,即使因為知道那是演唱會的一部分而沒有驚喜,但聽著激盪人心的《千千萬萬個我》,我還是被感動到一個點,立即要把這些都寫下來。

剛從香港回到牆內一天,我已經又想家了,而這個家就是香港,因為那裏有美麗的香港人。愛香港的香港人,就讓我們以一句「勇者不只得我」共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