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動物傳心與科學精神

2017/7/11 — 18:5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晴天爸爸 - 郭有晴】

近日,有線電視做了一個有關動物傳心師的報道(應該說是「踢爆」),引起廣泛討論,也看到有人為這些傳心師辯護,正好借此談談科學精神。

廣告

什麼是「科學精神」?很多人會答「求真」,這無疑是對的,但世上並不是每種事物都可以用科學方法求真。所以有些人會反問:「科學是萬能的嗎?難道科學不能證實的東西就不可信嗎?」

對,有些東西,是無法透過科學方法去驗證的。一門學問能否有資格成為科學,先決條件是該門學問「有被否定的可能」,即「有被證偽的可能」(falsifiability)。

廣告

有人將動物傳心與宗教相比。其實宗教很多學說確實沒有被證偽的可能。很多基督徒會通過祈禱與上帝溝通,並深信自己得到上帝的允許,例如是否結成情侶或夫婦(甚至參選)。「神的意旨」這種事是無法被證偽的,因為沒有人能請神下凡解說,而究竟「意旨」是上帝發的聲音、某種能量的體現等,還是潛意識促成的感覺?這些都不可能設計實驗去證偽。又例如,死後得永生、因果業報下地獄這些事情,也沒有辨法去證偽,因為人類根本沒有辨法接觸天堂和地獄。

所以,宗教信仰和科學,是兩個範疇的事。科學無法證偽的事,只能存疑,既不能否定也無法肯定,最後只靠個人感覺決定是否相信。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不相信,兩者其實都不涉「科學」,沒有哪一個「更符合科學原則」,因為如果其中一方的說法被科學或事實否定了,即成定論,不到你相信或不相信。例如,宣揚末世快臨的邪教,其實是無法用科學方法去證偽的,因為沒有一種方法可以預先推斷2000年(假設)會發生什麼事,誰敢斷言、憑什麼斷言那天地球還存在還是不存在?所以科學對這些說法其實可以說是措手無策。唯一能證偽的方法,就是等2000年來臨,而既然2000年過去了,末世邪教的學說被否定了,還到你相信嗎?

所以,科學其實是無力干涉宗教信仰(在科學最發達的西方,是以基督宗教為主流)。問題是,當宗教利用偽科學去干涉社會,科學便要加以干涉。例如有神棍說自己是神的代言人、向你推銷治癌神水。他是否神的代言人是難以被證偽的,但那樽水的療效就有被證偽的可能,只要將治癌神水按使用方法和劑量試用在100個病人身上,如果100個人都痊癒了,那麼這件事沒有被證偽,療效便有科學根據;如果再試用在1000人身上,有十個人治不好,那仍然有科學根據,那代表神水有99%療效。可能你會問為什麼有十個人無效?科學不能解答所有問題,可能背後涉及一些科學還未能發現的原因。

有人提到動物傳心就像問米,但兩者仍有不同。問米是請先人上身,先人告訴你現在怎樣怎樣,你是無從證偽的,因為有沒有先人上身,你不知道,因為精神病人和濫藥者也可以有類似幻覺。這些神秘學也明知很易被證偽,所以都是神神秘秘地進行,難以公開做,亦由此維護了其利益。說到底,在資訊發達、科學進步的今天,究竟還有多少人相信問米?用問米來比動物傳心師,只是曲線否定後者而已。

也有人提到其他神秘學,如風水命理。由於大部分說法不可能被證偽,根本不屬於科學。即使如此,當中部分可被證偽的,也多次被證偽過了。年初大賣的運程書,年尾再去逐一對比,很多說法都可被否定。當然,當中還有很多東西沒有被否定的,因為寫運程的都是「大包圍」,意義極為廣泛,例如「血光之災」竟可用洗牙來破解,這個「災」的意義範圍便太廣闊了,一個活人一年當中,少不免也會弄傷流血,如果這些都包括在「血光之災」內,那是九成應驗的。

但為什麼風水命理求神上香,不科學卻仍有人樂此不疲呢?原因有三:(1)因為科學對某些說法無證偽的可能,只能存疑;(2)中國人有句說話叫「寧可信其有」,既只能存疑,那就姑且信之;(3)更重要是,這些東西填補了人性的弱點——對未知的總是感到不安。

說回動物傳心師的報道。記者已找了五個收費不同的傳心師,但結果全部被證偽:(1)五個人的說法都不一,如果動物傳心是真的,五個人的說法不會相差這麼大;(2)沒有一個人指出那是無生命的玩具。以上兩點都否定了「人類能透過相片知道動物想法」這個觀念。(再者,真正的科學,是沒有「各有各說」的,所以歷史不被歸類為科學,但歷史在政治範疇往往比科學更有用。)

其實,動物傳心師的綽頭,失敗之處正正是「有被證偽可能」這一點。「透過相片可知」就是可被證偽的,所以記者才能設計出這個實驗,如果必須帶同動物前來傳心,那麼傳心師即場如何說,也無被證偽的可能,因為沒有辦法將之與動物的想法作對比,也根本沒有其他人能探知動物的想法,只能「相信」。但我「相信」,相片傳心是利用社交網絡的方便來提供服務,降低成本。另外,如果傳心師變成「動物問米」,能接通動物的亡魂,整件事也變成無法被證偽的,記者也只會束手無策。

傳媒或任何學者的責任,就是為社會求真。幾十年前,大陸的特異功能盛行,也曾叫人嘖嘖稱奇,但他們的表演有被證偽的可能,而結果也紛紛被證偽,淪為義和團式笑話,至今誰會相信?人類的進步,是靠不斷的質疑、不斷對事物求證,才得以進步到今天。科學是不是萬能?不是,只不過被科學方法否定了的事情,不應相信,這就是科學的功能。被踢爆了,你繼續相信,是你的選擇,但反過來怪罪踢爆的傳媒,繼續用似是而非的理據去辯護,並無好處。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