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勝利」有質量之分 球場如是 人生如是

2016/9/30 — 16:00

阿仙奴領隊雲加

阿仙奴領隊雲加

雲加帶阿仙奴二十週年,最近讀了很多評論他二十年來功過的文章,也讓我聯想起關於自己的一些事。話說早陣子我在為自己公司找管理人代替自己。我在想,我縱使想不幹了,但這間爛公司畢竟是我的心血,對它我還仍然有持份而且有很多感情,在物色人選去管理它時,我首要的條件到底是甚麼?

正路的想法是,商業機構存在的目的,說到底就只是賺錢。在選擇誰替我管理這間公司時,考慮應該是,誰能為我賺得最多,那我就該選誰。但實情是,當你對著這個「機構」有著感情,認為這件「死物」盛載著你的靈魂和價值觀時,你的選擇,往往會截然不同。

廣告

你希望接替自己的人,跟你價值觀相近,做事的手段不會與你南轅北轍。接替你的人不會讓公司的文化和傳統來個大變身,縱使你很明白,隨著一個人離去,改變總會發生,但你總奢望,改變不會太大,若干年後你再回來探訪的時候,還能隱約嗅到自己的味道。

於是乎,選人的優先考慮,變成了價值觀和理念。這個遊戲的玩法,是要先選一堆價值觀和理念「合格」的,然後再在這堆人當中,選一個最能為我賺錢的。

廣告

這個方法到底是對還是錯?公司裡我是大股東,我選一個我自己最心儀的,即使我很明白,與我理念相近的人都不是最懂賺錢的管理人,但這個決定做了,我覺得最心安理得,而最會為這個「可能是錯」的決定承擔後果的,也大概是我本人。但像阿仙奴這樣的一間大球會,持份者除了那些大股東外,還有像你和我這些小球迷。有人期望多一點勝利,縱使代價是像個中東富豪般大灑金錢;又或是放棄足球從前的華麗。另一些人卻很堅持,寧願勝利來得少一點,艱難一點,甚至願意無止境地等,但當他來臨的一刻,這個久違了的勝利,卻會來得無比珍貴。

是的,我認為「勝利」的確是有質量之分的。球場上如是,人生也如是。現實的人會笑這是個極度天真的想法,因為這個「高質」的勝利可能永遠都不會來。然而我總在想,我們天天都在向殘酷的現實卑躬屈膝,來到足球這些「休閑」活動,何不繼續天真一下?

扯得遠了。直到今天雲加還未續約,坊間也盛傳季尾他會離隊了。坦白說我習慣了現在的阿仙奴,如果有天這支球隊變成了一隊會瘋狂買球星的球會,即使勝仗連場,我也不確定我是否還會像現在一樣喜歡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