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勞動半生應得的尊重

2015/4/16 — 8:43

頭髮太長,今天剪了,四十元,是我的街坊理髮店。

我不會去那些幾百蚊的理髮店,也許是因為我不太注重髮型儀表,真的沒有甚麼所謂。然而,我不是想說自己。今日跟這位理髮鄰居聊天,他告訴我很氣忿為甚麼有一個住所,就不能申請一些財政補助。月入九千多,三人家庭,照計其實算是低收入家庭吧?事實他是擁有住所,不過他說這裡是住的啊,難道要賣出去,證明自己窮得不堪才能有一些補助啊?

在這裡的香港,肯定就覺得他不是窮人,因為有住所;我問他幾歲,他說六十一了,我叫他要儲錢,不然到老時就很難生活,他說三人家庭就只有九千多收入,兩公婆已用了五千(生活費包三餐飯加搭車,一日只有一百六十多元),孩子學費生活費又用了兩千,剩餘兩千是電費水費(因理髮店也要用到電和水),根本沒辦法儲到錢。他說他老了,理髮店也快不做了,晚年生活可能只有靠一個孩子。

廣告

剪不斷,理還亂;他勞碌一生,對香港的貢獻,沒功也有勞,到晚年還是沒有儲得幾個錢,也未必能靠孩子養活自己,到最後可能也是找政府,申領綜援或甚麼長者生活津貼的。我不知道,當要他要承擔「綜援養懶人」的標籤時,他要不要接受這一個補助,但如果,這個社會願意一起承擔,有全民養老金照顧所有為香港勞碌的長者晚年生活需要,他們就省卻了這樣的煩惱,也不用怕被人知道是拿甚麼綜援,因為一份年老退休金,是我們這個社會願意給他們的,是他們勞動半生應得的尊重。

一載一逢的拉布戰將要開始,我們照以往一樣為「全民退休保障」鬥爭,可能你的生活不一樣,以確定晚年很豐足,一定不會仆街,強積金可養你過世;但這香港嘛,確實有很多像我認識這位街坊一樣的人,也有很多公公婆婆要獨自居住,申領綜援。這些事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們可以閉起雙目,但不能否認這就是我們自詡人均三萬元的國際大都會。你不同意全民退休保障,不同意由社會集體供款,就同意這班人最後同樣要向政府申請援助?你不同意全民退休金也給李嘉誠,但卻又要李嘉誠交出更多的供款?不論你有甚麼理據,也請拿出來說服我,說服將會拉布的長毛,我們願意跟你辯論到底。這位年近六十五,已過花甲之年的理髮街坊,我認為他值得有退休金,無須政府審查。

廣告

最後,我跟他說,要他繼續努力,我也會繼續努力,雖然我不知道還有多久才能爭取到全民退休金,但我不會放棄,我也請他不要放棄。我這個頭,應該說不上漂亮俊俏吧?但我會找他剪,剪到他再拿不起剪刀為止,這是我答應過他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