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區一個藍屋建築群

2017/11/2 — 19:16

資料圖片:灣仔藍屋建築群(圖片來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資料圖片:灣仔藍屋建築群(圖片來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本文為轉載內容)

這個標題對應著民間博物館計劃策劃過的一個項目——「整整一條利東街」。

藍屋建築群最終獲得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肯定,得到了香港首個榮譽大獎(Award of Excellence)[中文翻譯見 Wong Yu Hin Sampson 1/11動態消息]。與眾多其他項目相比,藍屋的申請絕對是出奇制勝,鮮有地以「復修社區關係」為主軸的項目,也因此藍屋團隊並沒有預料能得到榮譽大獎。

廣告

評判理解到香港作為「世界最高壓的地產市場」,藍屋建築群透過史無前例的公民參與,連結各界成功保衛本土的邊緣遺產。所謂「史無前例」其實有跡可尋 ,是民間社會運動的累積。經歷天星的碼頭本土保育運動後,民間保育的思想逐漸開拓,因此一直以來灣仔的重建議題融合保育元素,以利東街為先例 (即囍帖街,重建項目編號為H15),經過多年的累積,終連結居民街坊、民間組織、社福團體、各界專業人士以至區議會,共同抗爭並向政府施壓。(當中H15關注組至今仍然積極參與各區重建項目,支援更為邊緣與及弱勢的社群。)

香港首個民間發展規劃方案因此出現——利東街的「啞鈴方案」(現正於藍屋香港故事館展出),雖然最後不被政府接納,卻是民間組織與居民租戶同行多年,造就持份者意識自己的權利、具備客觀條件、高度參與運動、與專業人士合作的成果。現實是「整整一條利東街」重建、收街、偷換地積比後利潤豐厚,重建後單位呎價逾兩萬元,政府與及發展商又怎會尊重利東街的保育價值、民間規劃的重要性呢?

廣告

藍屋其實只是一個很普通、基層市民生活的唐樓,恰恰在眾多戰前唐樓中,被拆剩、被髹上奇怪的藍色、被注視、被保留、被譽為一級歷史建築、被發展局列入「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又名歷史遺產甩手計劃)、被復修、被活化。繼承了利東街的運動氣氛、人脈和經驗,加上僅佔地 930平方米,「區區一個藍屋建築群」 在政府的精算下,像是指縫間漏出的一粒種子,有天它能種出什麼來,會得到掌聲;沒有種出什麼來,也沒有所謂,反正又一個需要長期花費昂貴維修及營運費用的歷史遺產項目已經甩手。

所以藍屋並不是前所未有的成功例子,而是天時地利人和才會在此刻被看見。藍屋建築群得到國際獎項的肯定,希望各個專業範疇的朋友能繼續謹守崗位,負起應負的責任,戒除應戒的陋習,讓香港成為下一代人憧憬的城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