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個「救火」的南亞少年

2018/9/22 — 18:48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1+1+1+1+1+1+1+1+1+1+1+1

達明一派的《十個救火的少年》說一班志願部隊去撲火,過程中走吓一個,走吓一個,最終走剩三位,並葬身火海……故事既寫實又悲涼,灰到不得了。

「山竹」劫後餘生,原來「救火的少年」不一定要轟轟烈烈做什麼大事,也不一定出現人數逐一遞減的結局;相反,劇情可以是由 1 開始,然後 1+1,再 +1,再 +1……漸漸變成意想不到的 10。

廣告

Rebecca Lam 另一個 post,痴了線地有過萬人 like & 二千幾個 share,個個三唔識七的人說我們很有愛乜乜乜。其實故事的開端,並不如大家想的有愛,我們也有猶豫。

廣告

開初我也和各位港奴一樣,死心塌地埋首在電腦前工作,只是間中 share 幾個鬧爆政府的 post 及多謝清潔工的 post;在滿目瘡痍的社區,我只是個不折不扣的鍵盤戰士而已。Rebecca Lam 叫我行動時,我也掙扎過一輪;我雖不是好 L 鍾意返工,但總可以搬出一大堆理由:「我真係仲有好多嘢未做喎」,「我欠同事呢樣未交果嘢未完成」,「再冇料俾人佢會殺咗我喎」等等。直至 Rebecca Lam 說了一句:「剩係 like & share 係唔會幫到清潔姐姐㗎。」這句說話完全辣著我……對,難道靠 like & share 可以改變世界?我不想成為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鍵盤戰士。就是這樣,我便背棄了我的工作,直接走到街上做執葉社工。之後那「可否不分膚色的界限」故事,大家都從 Rebecca Lam 的 post 看過了,不再贅述。

我想說的是,其實您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成為別人的種籽。我只知道,若我一直做鍵盤戰士,大家按個 like 或寫個回應,件事便完了;但您肯站出來做,就有機會感染另一個人陪您癲,令這件事不再紙上談兵,不再打嘴炮,而是有機會感染十個、二十個、一百個、甚至更多「救火的少年」。

根據立法會 2018 年 2 月文件,食環署聘請的外判清潔工全港共 9,217 人;現時 like Rebecca Lam post 的人已多過全港清潔工總人數。如果 like 過或 share 過 Rebecca Lam post 的朋友都走出來幫幫手,也許就可變成 9,217 x2,甚至 x3。行動吧,不一定要像南亞大隻仔般把樹幹擔擔抬抬,那怕微小至只是昨天有個叔叔路過時幫手擘開個垃圾袋口,已可減輕清潔工的負擔,也總算為我們這片土地的災後重建出過一分力。

甘地有一句阿媽是女人的名言:The future depends on what we do in the present,大概意思是未來如何視乎我們今天做什麼。有些事,不為什麼,也不知是否做到或做得好;只知道,我想身體力行做一些我認為「個世界應該係咁」的事。

後記 1:我們落手落腳做,但不代表對政府「下咗啖氣」;所以也請不要用《文匯報》口吻把這事說成「萬眾齊心,全城救災」。我們做,是因為愛這片土地,而不是為了維穩。

後記 2:我都好憎香港神獸「自撚獅」,但有些事情,各人背後總有不同原因,請不要把「做與不做」打造成「關愛座」般批鬥。電影《Zootopia》(優獸大都會)有句對白:The world is full of prejudice, because judging is easy, understanding is not. 千萬不要呢頭除下對南亞朋友的有色眼鏡,嗰頭又戴上另一副有色眼鏡看其他人。

後記 3:因為拖延了工作進度,辜負和連累了同事的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9 月 18 日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