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光 Ride 回顧:單車只是工具 終點是令我們的城市變得美好

2017/2/16 — 20:32

每次天光Ride 都會有收工Ride。這次是西行方向放工踩回上環,大家依然精神抖擻!不過人數通常會比上班時少,其中一個大原因,是放工其實大家比較難夾。

每次天光Ride 都會有收工Ride。這次是西行方向放工踩回上環,大家依然精神抖擻!不過人數通常會比上班時少,其中一個大原因,是放工其實大家比較難夾。

【文:Hughes @ Bike the Moment】

天光Ride 已經連續第18個星期進行,不過好像從未和大家正式分享回顧和感受。

好記得上年我們中秋單車市集,在油街的屋仔裡和大家公佈這個 idea 的時候,當刻大家踴躍的表情、塞滿人的情景,真的依然記憶猶新。然後我們與 RideOut 去晨早親身試踩幾次,然後我們便開始踏上這個旅程。說真的,這些campaign 我們從未預計有幾多人真的會來,亦沒預計會否「成功」。

廣告

一開始的時候,其實我地都怕每次會越踩越少人。因為對新鮮的事情,大家好奇來一兩次很正常。但能否堅持下去才是最大難題。但慢慢地,我地開始認得熟悉的面孔,大家開始能夠直接叫出對方的名字。我們亦開始慢慢感受到大家的真心支持和參與。例如東行線的朋友們,除了大家差不多每次踩完大家一齊開開心心食早餐,平常亦會提供很多意見和討論,提供幫手帶隊協助。最近的「百人踩」和「籌款」大家亦不辭勞苦的提供協助。或許就是這班原本萍水相逢、素未謀面的人的支持,慢慢無形中變成「戰友」,令我們覺得所走的方向是對的。

第一次東行線,我們預料不到的,是原來大家踩單車返工會是充滿笑容的。一開始以為,要咁早起床,大家應該都是苦瓜乾咁既臉同係咁打呵欠😆~

第一次東行線,我們預料不到的,是原來大家踩單車返工會是充滿笑容的。一開始以為,要咁早起床,大家應該都是苦瓜乾咁既臉同係咁打呵欠😆~

廣告

踩單車爆胎當然是必然發生的事,我們亦有充足準備,包括工具和維修技術人員🛠

踩單車爆胎當然是必然發生的事,我們亦有充足準備,包括工具和維修技術人員🛠

常用的是「蛇仔型」。當遇到單線的時候又或者我們讓車/ 遇到違泊/停在路邊上落客的車輛、又或者經過莊士敦道(有電車軌)的時候,就會採用此「陣式」。

常用的是「蛇仔型」。當遇到單線的時候又或者我們讓車/ 遇到違泊/停在路邊上落客的車輛、又或者經過莊士敦道(有電車軌)的時候,就會採用此「陣式」。

另一個意外收穫,亦是令人心情暢快的事,就是很多事街邊的清潔姐姐會同我地四萬咁口講早晨。這位姐姐已經不是一次見過,在天后的銀幕街。或許單車就是可以這樣無形的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
(sorry 照片 out-fo)

另一個意外收穫,亦是令人心情暢快的事,就是很多事街邊的清潔姐姐會同我地四萬咁口講早晨。這位姐姐已經不是一次見過,在天后的銀幕街。或許單車就是可以這樣無形的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
(sorry 照片 out-fo)

馬路上的到底有什麼危險

最近在看一本關於城市設計的書 《Happy City: Transforming Our Lives Through Urban Design》,是由之前採訪我們的明報周刊的記者得知。台灣公共運輸政策學者邱秉瑜從書中總結出對「汽車文化」的看法,在這裡值得再次與大家 share:「幸福的定義或許因人而異,但可以確定的是汽車文化帶來了不幸福,也是一座城市之所以不快樂的原因。二十世紀都市的一大重要發展特色,是「以私家車為中心發展」,街道漸由兒時嬉戲之處、日常散步之所,變成了不安全的地方,而這不安全感,正是允許私家車高速行駛的汽車文化造就的。」

說到在馬路上的安全問題,「究竟你地點踩架?係咪好危險架?」相信是大家第一大疑問及最有興趣知道的事。首先必須講:我們是遵守交通規則的一群。情況許可的話會我們通常會讓其他速度較快的車先行。而可以非常坦白的說,我地亦當然絕對有遇過狼狽和危險的情況,否則今天我們亦不需要和大家爭取什麼。試過很多次,我們和司機都非常禮讓,一個手勢大家便心中有數。亦有試過很多次,我們被汽車在我們隊伍中強行穿入。又試過被巴士/私家車等非必要地和故意地挨近我們。明明旁邊有快線可行,但卻要行在我們後面,甚至以恐嚇性的 “砵” 聲嚇我們並在面前強行 cut 過(其實這些都已經是危險駕駛可以被捕)。

在此我想指出一個point,大家常常說:踩單車好危險架!但有沒有想過其實這句話的邏輯是否代表說駕駛的人其實駕得很危險?又或者道路的設計有問題?危險的根源在哪裡?或者說,為何一種合法而且是對社會更環保更健康的移動方式給人的印象會是危險?大家通常都會先入為主的覺得如果單車有事是咎由自取;而大家卻不會和駕駛者(一種相對殺傷力大,而且破壞環境的移動方式)講:你地渣車小心 d 呀。大家卻似乎忘記了一年有多少宗恐怖的交通意外都是由危險/疏忽駕駛而成。還是大家已經麻木地覺得:「汽車撞死人呢 是應該的,你抵死啦~」歸根究底,或者可能就像我們其中一位參加者說:「在籠裡出生的鳥認為飛翔是一種病。」

東行線的起點是上環文娛中心旁的大空地

東行線的起點是上環文娛中心旁的大空地

西行線的起點是非常漂亮的太古坊匯圃公園

西行線的起點是非常漂亮的太古坊匯圃公園

由觀塘拿車出發,真真正正的晨光初現~

由觀塘拿車出發,真真正正的晨光初現~

早上最美麗的風景之一,就是乘客們的真切笑容

早上最美麗的風景之一,就是乘客們的真切笑容

清晨的街道是多麼的寬闊,如果說我們這些移動中的單車是阻塞交通,那為何停在旁邊的違泊汽車不是阻塞交通?說「單車阻塞」這個邏輯是不是有問題?

清晨的街道是多麼的寬闊,如果說我們這些移動中的單車是阻塞交通,那為何停在旁邊的違泊汽車不是阻塞交通?說「單車阻塞」這個邏輯是不是有問題?

單車和汽車其實是同一陣線,共同爭取更安全的道路設計

不過經過這麼多星期的觀察,我們的結論是:單車和駕駛人士或其他道路使用者都不是敵對的。我們要搞清楚,這一切混亂和尷尬的場面其實都是源自於過時的城市規劃和有缺陷的道路設計,這一切最大的責任其實在於政府。因為城市規劃權在他們手,而政策和宣傳更加絕對可以有效影響所有駕駛者和道路使用者(包括單車者)的態度。

前天較早時有網友將我們「2.21 百人踩返工」的活動share 到一些汽車駕駛群組,引來一場罵戰和批評。當中有惡意中傷的也有好言相向的。但我們在裡面都發現了一個重點,就是其實無論大家說的如何面紅耳赤,如何對立也好,其實同樣都是關心一個問題:道理上的安全。其實大家的出發點亦是提到現在的道路設計其實並不足以為所有使用者提供足夠的安全。駕駛者同樣不希望發生任何意外,所以這其實是不是正好反映,我們其實都是站在同一陣線:「想香港的道路設計更先進更安全」?所以我們的「敵人」是否應該是「政府落後的視野」?

「天光Ride」不是亂衝亂踩的一群,我們有既定的隊形,我們統一遵守交通燈金和新車線。這是我們其中一個常用陣式之一,姑且稱為「八筒陣」。一排兩個,大家並排,形狀像麻雀的「八筒」。

(為何要踩中線?因為按照馬路行車線,如要去大坑,這裡須行中線。這設計亦是我們在長文裡面說的有政府的設計責任和問題,導致司機和單車者出現尷尬狼狽的情況。)

「天光Ride」不是亂衝亂踩的一群,我們有既定的隊形,我們統一遵守交通燈金和新車線。這是我們其中一個常用陣式之一,姑且稱為「八筒陣」。一排兩個,大家並排,形狀像麻雀的「八筒」。

(為何要踩中線?因為按照馬路行車線,如要去大坑,這裡須行中線。這設計亦是我們在長文裡面說的有政府的設計責任和問題,導致司機和單車者出現尷尬狼狽的情況。)

這個位置大家相信都熟悉- 銅鑼灣SOGO~ 這裡亦是我們東行線的銅鑼灣站。通常都會休息幾分鐘,飲淡水,有時檢討隊形,之後再出發。好多次想說,這個位其實有很強烈的反差,因為所有由地鐵站走出來的人都目無表情,好像唯獨是我們踩單車上班的人很開心。

這個位置大家相信都熟悉- 銅鑼灣SOGO~ 這裡亦是我們東行線的銅鑼灣站。通常都會休息幾分鐘,飲淡水,有時檢討隊形,之後再出發。好多次想說,這個位其實有很強烈的反差,因為所有由地鐵站走出來的人都目無表情,好像唯獨是我們踩單車上班的人很開心。

西行線早上清晨英皇道最寧靜的一刻。

西行線早上清晨英皇道最寧靜的一刻。

駱克道,本為兩線,而且寧靜舒適。但每每都會停滿各類不同的死車。然後我們是移動的,人們卻反過來說我們是阻塞的一群。問題是,無論你建造多少道路,只要有位,汽車就會停在那裡。你的道路建的越闊,車子就開得越快。

道理就像河流一樣。

駱克道,本為兩線,而且寧靜舒適。但每每都會停滿各類不同的死車。然後我們是移動的,人們卻反過來說我們是阻塞的一群。問題是,無論你建造多少道路,只要有位,汽車就會停在那裡。你的道路建的越闊,車子就開得越快。

道理就像河流一樣。

計劃由 Dr Yiu (姚松炎 Edward Yiu) 和 Rideout 提出,我們 Bike The Moment 負責幫手執行和提供helper 支援 (當然亦非常謝謝參加者於活動中後期參與幫手,在心中)。

計劃由 Dr Yiu (姚松炎 Edward Yiu) 和 Rideout 提出,我們 Bike The Moment 負責幫手執行和提供helper 支援 (當然亦非常謝謝參加者於活動中後期參與幫手,在心中)。

 Urban cyclist 是什麼? 請記住我們不是單車發燒友

最後我想說,我們並不是「單車發燒友」,亦不是那些在馬路上胡亂穿插的人衝紅燈的人。我們都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嘗試用帶車代步,試圖為未來追求更好生活環境和品質的人。如果你認為我們在馬路上用單車代步是「阻x住人揾食」,我想講我地其實都係同樣都係踩單車返工揾食。那麼所有停係街邊的「死車」同樣都「阻住我地揾食」,那我們是否應逐一上前問候?但我們不會這樣做。問題並不會這樣解決。

我們的願景是希望我們的城市可以慢慢改變。我們深信,任何一個試圖將單車從城市發展中摒棄的城市,最終都會被淘汰。這個由所有其他世界一線先進城市的發展趨勢已經足以證明。但可惜,我們的政府暫時卻缺乏這種視野。其實政府只要帶頭改善,基本上沒有事情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每個城市都面對自己獨有的問題,而且並不會比我們容易解決,例如南美洲哥倫比亞的首都波哥大(Bogotá) ,當地治安奇差,要推行踩單車的威脅絕對不會比我們少,他們面對的是隨時街頭掠劫和甚至槍殺,相比我城面對的困難要恐怖得多。但在人稱「快樂市長」的潘納羅薩帶領下,今天波哥大的城市單車發展甚至為超越歐美城市并為她們借鏡。大家後來回想都覺得是一個奇跡。

踩西行線又住在九龍東的朋友,都會一齊搭第一班船出發過西灣河。

踩西行線又住在九龍東的朋友,都會一齊搭第一班船出發過西灣河。

有樹、有紅磚屋、有公園、有單車,是城市中何等美麗的一角。我想,無人會討厭這些風景。無論任何人,相信都會喜歡這樣的情景,而不是塞滿私家車,烏煙瘴氣的城市。

有樹、有紅磚屋、有公園、有單車,是城市中何等美麗的一角。我想,無人會討厭這些風景。無論任何人,相信都會喜歡這樣的情景,而不是塞滿私家車,烏煙瘴氣的城市。

維園對出的高士威道,11月15日的清晨。那一刻真的很想和大家分享,這是多麼美麗又舒暢的晨光。過完這一段路,就會很快到達渣華道。

(註* 這裡存在「中線才能直去」的問題,如果稍後多車/rush hour 的時間,需要由慢線轉出會常遇到狼狽的情形。)

維園對出的高士威道,11月15日的清晨。那一刻真的很想和大家分享,這是多麼美麗又舒暢的晨光。過完這一段路,就會很快到達渣華道。

(註* 這裡存在「中線才能直去」的問題,如果稍後多車/rush hour 的時間,需要由慢線轉出會常遇到狼狽的情形。)

有天我們在北角碼頭附近遇到同樣是踩單車上班的「西裝友」,我們上前打招呼,叫佢有天一齊踩。當刻我們都覺得遇到同路人。

有天我們在北角碼頭附近遇到同樣是踩單車上班的「西裝友」,我們上前打招呼,叫佢有天一齊踩。當刻我們都覺得遇到同路人。

我們的願景 - 單車從來不是終極的目標

單車對我們來說從來都不是終極目標。單車只是一個工具和方法,終點是令我們的城市變得更美好,我們的生活更快樂。今天我們提倡單車,搞這個活動,著眼的是試圖改變 10年、20年、甚至是50年後的改變。而我們腦海中的願景是一個大家都樂於在街上與你的家人朋友漫步享受,而不是覺得空氣污染,又或者塞車煩躁到你不願逗留的社區。我們在此呼籲所有希望我們的城市變得更美好,想大家的生活質素變得更高的朋友,不要等,請你一起來,我們的城市需要你張出來和我們在一起去爭取。有些事情我們必須靠自己去爭取。路途遙遠,但有天我們一定會達成。

接著和大家介紹這條禮頓道,別小看這裡。經過我們多次實地觀察,這應該是港島最繁忙的路段之一。這裡眼前大部分都塞滿送返學的私家車車。昨天最後一次西行有位的士上的女乘客見到我地打開窗話我地「阻住曬」。而情況是有車主在泊車/出車,前面塞車,我們在守秩序等待和跟著移動,但很奇怪地她不會跑去和旁邊的車輛這麼說。

此刻我想起上年年尾拔萃男書院門口塞車導致白車延遲到場心臟病失救的新聞。

接著和大家介紹這條禮頓道,別小看這裡。經過我們多次實地觀察,這應該是港島最繁忙的路段之一。這裡眼前大部分都塞滿送返學的私家車車。昨天最後一次西行有位的士上的女乘客見到我地打開窗話我地「阻住曬」。而情況是有車主在泊車/出車,前面塞車,我們在守秩序等待和跟著移動,但很奇怪地她不會跑去和旁邊的車輛這麼說。

此刻我想起上年年尾拔萃男書院門口塞車導致白車延遲到場心臟病失救的新聞。

早上的皇后大道就是如此的寧靜。

早上的皇后大道就是如此的寧靜。

到底要多久才能改變一個時代的人的觀念?5年?10年?還是30年?但這也不重要,重點是我們仍然要盡力去做。一係就唔好做。

到底要多久才能改變一個時代的人的觀念?5年?10年?還是30年?但這也不重要,重點是我們仍然要盡力去做。一係就唔好做。

 

天光Ride 2.21 最終回 百人踩

香港市區單車代步研究 籌款

天光Ride

P.S. 完成天光 Ride百人踩,我們將會暫時放下這個話題.之後我們會開始年初想成為雜誌的目標。我們已經急不及待開始撰寫第一篇專題文章。完成后第一時間和大家分享。

 

原標題為〈十八星期「天光Ride」的回顧與感想(超長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