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分懊惱

2018/9/18 — 15:18

強颱風「山竹」襲港前夕,貼了兩張市面搶購麵包後的照片,並作了兩個錯的評估。一是雖然山竹襲菲後減弱,卻低估了它對香港的破壞;二是高估了香港風災後的抗逆力。山竹於我的教訓是沒有十分掌握前線資料下,作評估時得萬二分小心。

從風災善後的過程中,得到的觀察是預防災難的重要。「預防」(prevention),是長遠的計劃、工作。相對下,「事前準備」(preparedness),是短期的,是權宜的。「預防」比「準備」重要,否則下一次(下年?兩年?三年?),又會出現搶購食物物資的場面。

颱風過後,早上許多人照常上班,但出現了在大圍站候三、四小時仍未能登上火車、由九龍到香港的士索價上千元的情況。大部分巴士停駛,據聞是車廠門前塌樹擋路。

廣告

心中的疑問,是政府應急中心應該掌握了全港道路的情況(由前線應急救災單位如消防、警察、民安等提供),為何未能即時替市民提供有關上班時交通和公共運輸的資料?因為市民有了這些資料,便能夠知道能否登上火車、地鐵、巴士等,也能夠計劃下一歩如何。政府須要做的就是製成一張災情地圖(可利用人手,電腦更佳),定時(如每半小時一小時,視乎情勢)廣傳所有應急救災單位,這些單位便能互動地得出交通和公共運輸的情況(如某區、某路、某鐵路、某高架未能通車等),從而可為出外的市民提供合適的意見。有人會覺得這是事後孔明,但建議的是可做到的(香港資訊基建十分發達),不然下一次(必然有下一次!) 歷史又會重演。

當天市面所見,小市民、中小企業恢復倒快,早上小市場已重開,茶餐廳已能提供鮮製食品。相反,巴士待至晚上才恢復部分服務。

廣告

面對 1960 年代「溫黛」以來的第二強風,多處地方還出現破窗、塌棚,停電缺水、以及風暴潮引致的水浸等。幸運是無人死亡,還避過了天文潮,否則後果堪虞。

但這些破壞,大部分是可用工程方法避免的(如填高海堤),而且須要我們積極面對和付諸實行。因為氣候變化已經與我們息息相關,已經是目前,而不是未來的事。世界氣象組織早前已指出,全球颱風會越趨強烈。我和天文台同事數年前就過往的風暴潮作了統計,發現風暴潮會因應全球水位上升而變本加厲,帶來的災難越趨嚴重。更驚人的是,至本世紀末,由於水位繼續上升,單是每月兩次的高潮,已足令低窪地區水浸(每月兩次!),屆時有沒有颱風(即風暴潮)在附近,已經無關宏旨,因為災難已是必然。如果有颱風在附近的話,災情只會更加厲害。

不幸的是,去年的「天鴿」和今年的山竹,已徹底改變了上述的統計,未來從海而來的災難只會更頻密更慘烈。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最後得提一下,天文台內上世紀用作天氣資訊傳播、已界定為文物的天線,以及支撐的桅杆,均遭風劫而倒下。我們以前曾經用望遠鏡看到,一些喜鵲一直以桅杆為家,颱風過後,它們及它們的幼小已不知去向,安危未卜。記得因保育大猩猩聞名的 Jane Goodall 於 2009 年到訪天文台時,與她介紹了台內的生態,特別提到桅杆上喜鵲築的巢,趣味盎然。天文台是鬧市內的綠州,台內獨特的生態,更形珍貴。我希望天線及桅杆能夠盡快復修(並強化),更希望喜鵲回歸,為天文台、台內同寅,為關心的市民,為香港,添風采。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又] 再次為就讀的藝術學院推廣,有片睇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