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後,我站的位置,有誰仍記得起嗎?

2019/9/27 — 21:04

被高樓大廈步步進逼的馬屎埔村農地

被高樓大廈步步進逼的馬屎埔村農地

【文: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獨自一個吃飯,平日裡不吃飯的我,竟然點了個飯,吃了一半,忽然就忍不住落淚。怕被人看見,但其實沒有人會在意餐廰內的其他人。

昨天在村內走訪統計失家動物,遇上東北一起抗爭的村民,真的很久沒見了。傾談之間,村民說會留守到最後。想著想著,今天才悲從中來。

廣告

現時東北發展分了兩個階段:(1) 前期和第一期及 (2) 餘下工程。前者受影響的街坊,合資格獲批公屋房協樓的,將於未來三個月內搬走;不合資格的由得你到 2021 年,換句話說,是直到 2021 年工程那一刻政府都一概置之不理,等到動工就理直氣壯趕走你這非法霸地的一群。餘下工程的,我們僅僅知道一個「2023 年開始」的時間線,至於剩餘四百多公頃的土地是同時拆遷還是分階段進行,居民何時能獲得安置補償的資訊,無人知曉。

那麼留到最後意味著什麼呢?是不卑不亢地奮戰到底,也是孤立無援面對茫茫前路的黯然無奈啊!

廣告

東北抗爭,十年了,我們一次又一次入信、見政府官員、美化村境、開展社區文化活動、舟車勞頓出入公聽會和集會示威,以至於憤怒而絕望地衝擊,到今天一批又一批村民,甘心也好,不甘也罷,即將離開這個成長及發展的地方,搬上樓被迫「開始」另一種生活。滿載記憶的屋子被拷上鎖鏈,不願意離開的心變成囚室。下一個農曆年,又會是什麼光景?

而村內的老人家,他們的生活還有「開始」的可能嗎?打從 2013 年認識他們,不知何時,銀髮早已滿頭,熟悉的笑語轉眼成了隔世,餘下的更孤單。離開這裡,未來有包括他們嗎?美好生活有他們嗎?似乎發展,總是要把小人物的努力奮鬥史抹掉,餘下是歌頌基建的偉大。

馬屎埔 — 新界東北發展區內的一條村。首先經過郵箱,左邊小路入是馬寶寶社區農場,右邊被圍封的地曾是我們不洗頭不洗澡死守抗恆基的地方。直行 150 米第一間壁畫屋,裡面的黑狗叫 BB,總是搖頭擺尾。繼續行 200 米是友蓮士多,張伯總是坐著門側和我揮手,叫一聲張伯,裡面的大唐狗「波子」便開始吠,小巷的六隻貓也跳開了。再走 50 米,右邊是通菜田,婆婆捲著身子種田。左邊有太陽花田,還有株當年從高鐵剷平前的菜園村移種來的桂花樹,陽光好的日子,樹下便有貓在曬太陽。再直行 50 米,右邊的小路叫寶安臺,1985 年修建。續走,右邊屋有大黃狗,左邊屋則有兩唐狗。吠吠吠直至到河邊了。

十年後,我站的位置,有誰仍記得起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