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

2016/4/11 — 12:50

左四為作者 Mark Mak (作者提供圖片)

左四為作者 Mark Mak (作者提供圖片)

今日,是「NPV北角」(NPV非牟利獸醫在北角的新診所)正式投入服務的第一天,我和兩組醫護團隊在大門前合照,感覺就好像返回十年前,那時NPV剛成立,只有一位醫生,兩位姑娘,我們幾個人羞羞澀澀的在深水埗一條寂靜無人的街上,一間車房旁邊的舊鋪,在「獸醫服務、貧富共享」八個大字前拍照留念。那天,我們只看了幾個症,還記得有一位伯伯來幫老狗看皮膚病,放下了150元診金,25元的藥費。他把找續給他的25元都放進了捐款箱,說:「真是未想過看獸醫比看人醫便宜,不用找了,捐給你們吧!」

十年前,我「人到無求膽自大」的開了全港第一間「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在全世界一致看扁的情況下我卻開完一間又開一間,還竟大膽到在2013年開了一間「社區動物絕育中心」,免費幫流浪動物絕育。一腔愚勇的我就將個人的一個小心願轉化成今日過百人的社會企業。對於社會的不公義,除了憤怒外,原來還要勇敢!

十年後今日,我在港島區開設了第六間「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意義不在於「第六間」,而是在「港島區」。

廣告

我終於有勇氣踏出九龍區了。以前,我在深水埗的基隆街像接龍般不斷增設診所,除了是因為這個舊區需求大得實在驚人外,也因為我想診所間共享資源,減輕成本。而我,當然不用管理得那麼吃力。 今日的我早已不像十年前的年輕,魄力體力都打了折,勇氣嘛,也愈老愈少。今次要離開自己的COMFORT ZONE,沒有其他診所借力,竟有點由零開始的感覺。我的心願是,靠著團隊的力量,可以將九龍的模式搬到另一區,成功的話,下一站就是新界。

年紀大,凡事都不能親力親為了,我要相信自己定下的方向,然後我要相信我的團隊,我知道我總會有離開的一日,而NPV卻不可以因為我的離開而消失。

廣告

所以今次NPV 跳出深水埗,對我的意義是最大的。

很多人問我為何不先在新界開?因為我不夠勇敢,我知道新界的需求遠遠比港島大,一旦決定在新界開,規模將非同小可,我真的有點怕應付不來。

所以,我想先在港島區再累積多一點勇氣,兩年後,動物還需要我的話……新界見。

 

原刊於am730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