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8/10/2 - 13:07

十月的教育圍城季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資料圖片,來源:Pixabay.com

十月又是英國教育展的繁忙季節。我們英識教育將會主辦兩場。幾十家英國寄宿學校派代表來香港會見學生,身為顧問,我會很繁忙。

因為英國教育顧問這一行,雖然是中介,畢竟與外傭轉介有很大分別。偏偏我面對的女顧客,有子初成長成,渴望送他們去英國好的寄宿學校,同一位事主,也有過很多與外傭中介公司打交道的經驗。我要令她們信服,尋找寄宿學校的配對,比配對一個香港家庭與一個菲律賓或印尼的勤快女傭要複雜得多。

我會首先觀察隨同媽咪走進辦公室見我的那位同學仔的氣質和表情。有的看見寄宿學校的資料早已兩眼發光,翻閱不同資料時如飢似渴,我知道是他把他媽咪帶進來的。但這樣的激進派是少數。另一些目光沉滯,坐了半天,只聽見他媽咪在焦急地嘮叨見聞許多問題,他卻一聲不響。甚至有些全程在玩手機—這時我會偷偷窺看那部手機的屏幕,到底在玩電子遊戲,還是與他的群組在交換短訊符號。對,兩者是有分別的。一個人低頭坐足兩小時玩電子遊戲,性格更為孤僻。這種小朋友不是不適宜讀寄宿學校,而是適宜特別的一種。

廣告

另一種極端也一樣少。中間派最多:進辦公室充滿好奇,打量周圍的環境,給他看一本寄宿學校的簡章,他會像讀連環圖一樣先看圖片。我問他想不想去英國,他會點頭。他覺得無所謂,遠離父母他絕對不會畏怯,但也不一定會投入讀書。這種中間派分子退了之後通常要用兩三個月跟進,他融入寄宿學校的環境沒有大問題,不過只是要多費一點唇舌,叫他去了英國之後盡量少上《蘋果》的動新聞網,雖然如果他想繼續追看我的專欄,我不會反對。

每一個小孩進門,我都遇見將會有一個故事在他身上發生。99% 都會是喜劇,但其中約有三四成會出現一點戲劇的波折。另有 1%,當中可能會有家長想不到的突發狀況,身為顧問,這幾年我學會了一點經驗,能夠盡量把這 1% 的小孩子,及早辨認出來。

面對英國寄宿學校的代表,要得到他們的信任,是坦率地告訴他們香港學生的文化性格和心理狀況。把小孩送去的同時,通常英方經過面試,對於這位香港學生已有通判理解。但是如果在我會見和跟進的時候發現有一點特別的地方,我會跟校長說一聲。英國的教育,會將每一個學生區別當做人來重視和培養,而不是將他當做課室裏一大堆數字中的一個。

今年開始有英國名校畢業的小朋友給我電郵,或回來英識教育說一聲感謝。我忽然有年華逝水的感覺。這就是老去嗎?站在一條大河的渡頭,把一個個孩子送上船,我向船夫點頭,船載滿了,船夫向我揮手,那隻小舟就此沒入了一遍煙水蒼茫。我站在岸邊,與他們的母親一樣遙遙向他們揮手,十月初,風起了,又是在樹下和河邊相送的季節,親愛的小兄弟,願你們開心上路,珍惜美好的青春,願你們回來的時候更歡欣而幸福。那時候我不介意和你們的母親一樣老去,當對岸的微風吹過來,送來幾片秋葉,飄着、漂着,轉眼間就化為母親髪際的雪花。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