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號風波後的家與城市

2018/9/18 — 10:58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十號風球是一趟能否保存「家」的考驗!這個「家」,不是人際關係的聯繫,不是形而上的抒情或心象,而是非常形而下的物質環境。隔壁和對面天台的帳篷整個被吹散了,剩下一堆支架,天線掉落地面,冷氣機搖搖欲墜,玻璃碎了一地……這已經不是最嚴重的災禍,至少人仍在,家的四壁仍完好無缺。清晨,有退休了卻不甚老的老人義務清理塌落的大樹,先是一個人用鐵鋸拉落斷裂的樹枝,然後漸漸聚了幾個中年男女,一邊議論紛紛一邊幫忙處理體積較大的木頭。露台一端傳來吱吱喳喳的自言自語,說某某房子的僭建物怎樣塌倒了、哪裏的窗戶剩下甚麼骸骨等等諸如此類,帶點幸災樂禍自我安全良好的感覺,於是我提早出門了!

沿路走出村外,樹葉糊成濕漉的路,堆積的垃圾霸佔了行人路,行車路卻乾淨暢通,一個清潔女工掃了一籮筐枯葉,站在旁邊講手提電話,我從她身邊的窄路閃過,聽到破碎的對話,關於下一個清理地點,到底工人幾點鐘來這裏做事?回頭看她已經拉着籮筐走遠。巴士站的站牌橫在石牆下,一個女人似乎站了很久,一輛一輛有空座位的小巴從面前不停留的駛去,我們對望、無言,突然一架黑色私家車停在石欄外,打開車窗一個男子揮手問我們是不是要去碼頭?女人立即跑着的高聲回應,我有點猶豫,最後還是上車了,風暴帶來警戒,城市總隱伏危機,很好奇女人為何這樣直接的信任?而我總從危機想起!

車子走在公路上,有工程車截斷一些路段移走塌了一半的大樹,有工人清理塞滿雜物的溝渠。開車的男人說女朋友住在匡湖居,早上發現百幾人擠在巴士站,上不了車自燃也上不了班,祗好搭逆線的車到碼頭吃早餐,打算在總站上車,誰知總站已經陷入無車狀態,繞圈的人龍更長,他祗好開車去碼頭接載她上班……聽著車頭兩個男子的對話,才知道坐在駕駛座位旁的人,也是中途搭上這架順風車的。我們究竟有多久沒有遇上好意的人?每天擠在地鐵面貼面的仇視表情中,祗想將眼前碰撞自己的人推下路軌,空間的艱難生存,列車窗外是黑暗風景!

廣告

下車後,我們道謝,司機擺擺手便絕塵而去,灰色的天空裂出一線微弱的陽光,照亮水泥地面的影子。走入小村,沿路有老人帶著小孩和簡單工具,處理積水、廢物,以及不知從甚麼地方吹來的鐵皮、膠片、棚架和竹枝……十號風波來臨之前,忘記關閉工作室的窗子,擔憂會看到滿目瘡痍的景象,幸好一切安然無恙,玻璃沒有碎裂、書架沒有塌下。保存一個居所不容易,保存一個家更需要許多運氣,香港曾經是福地,現在很福薄,身處其中祗能自求多福,可是,一個人的幸福或祝福,一個城市的福份或福祉,卻不是理所當然,一個家、一個城市,如何唇齒相依或唇寒齒亡?!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