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升學難

2017/8/21 — 6:12

資料圖片,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政府圖片

【文:何詩慧 @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全民教育局特約文章)】

「升學」一直是青年人最深切的課題,有人甘願燃燒寶貴的青春,苦讀寒書十多年,只為了一張政府資助的學士學位〈下稱UGC〉証書。在以精英主義及市場主導的教育制度下,「升學」此課題從來不容易,甚至為青年人帶來龐大的壓力與問題。

2017年,約5.2萬的全日制香港中學文憑考試〈HKDSE〉考生中,考獲「3322」最低入大學門檻的有近2.1萬人,但政府只願提供1.5萬UGC學額,因此平均約1.4人需競爭一UGC學位。

廣告

市場經濟主要以學歷來定義年青人的價值,因此不少考生都堅持升學,希望未來生活得到「保障」。競爭失敗的6000多名考生與未達入學資格的3萬多名學生,則只能報讀自資課程。不少青年人欲借自資副學位為踏腳石,期望能以副學士或高級文憑課程的成績,升讀UGC課程,花費的時間與學費更多。亦有部分考獲「3322」的學生選擇自資學士學位課程,付上高昂的學費來成為大學生。

因此,不少就讀自資課程的青年人,都需面對高達十多萬的學債,待就業後償還,令他們倍感壓力。更無奈的是,自資課程的認授性比UGC低,畢業後更需花大心力償還學債,無疑是阻礙他們向上流動及發展自我。

廣告

政府近日推出自資學士學位3萬元津貼,以回應學債問題。可是,自資課程的學費一向是「海鮮價」,若缺乏監管市場學費,津貼只會淪為院校的「賺錢工具」。再者,此計劃只能受惠於認授性不高的自資學士學位課程,欲以副學位成績升讀UGC的學生則仍需面對學債問題。

報讀自資學士學位課程的人數一向不多,部分的收生率更不足2成,政府卻選擇花大錢於此,並藉此作重點對年青人的支援,面對來年適齡就學人數下降的趨勢,到底政府是「救市」還是「救人」呢?更重要的是,政府把教育責任推向市場,並以學費援助的定位置身事外,忽略認授性等問題,難道這真的在回應年青人最根本的訴求嗎?

教育不是商品,大學不是賣場,學生更不是消費者。若政府把教育當作投資,並無助改善大學畢業生失業率高、起薪點低、難以向上流動等社會問題。反之,政府長遠應承擔教育責任,增加UGC學位,令所有符合入學要求的學生都可入讀UGC學位,才能回應青年人最根本的需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