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協和小學面試洩密案 高院准律政司上訴 「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或由終院釐清

2018/9/6 — 18:03

資料圖片:終審法院(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終審法院(政府圖片)

小學女教師以自己手機,拍下小一入學試題結果被控不誠實使用電腦。但高等法院早前裁定被告使用的是自己手機,並非不誠實取用他人電腦,裁定其罪名不成立,結果令包括許智峯在立法會搶手機案在內的所有檢控「不誠實取用電腦」的案件暫緩,等待律政司向高等法院提出案件涉及重大而廣泛重要性的法律觀點為由,直接上訴至終審法院。高等法院今天批出申請上訴證明書,現正等待終審法院上訴委員會決定是否接納律政司意見,給予上訴許可。

據《蘋果日報》報道,律政司已暫緩處理約15宗已提堂或罪成等候判刑的同類案件,要待終審法院釐清法律觀點再處理。

不誠實使用電腦的罪名,被律政司廣泛應用在所有涉及電腦及數碼產品的罪行,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早已表達,近年不少網上言論,都以不誠實取用電腦來拘捕,成為對表達自由的威脅。這條被律政司視為手到拿來的條文,最終大有機會要由本港最高級別法院審視,值得回顧全案發展。

廣告

四名被告在案中無得益

涉案四人中,三名女教師任教協和小學,另外一名女被告為其中一名女教師的舊同學。三名女教師被指在2014年6月,把學校小一入學面試試題及評分準則,以相片經whatsapp發送予友人,協助對方子女準備面試。怎料面試期間一名應試幼童講出一句:「同昨日溫習的一樣嘅!」令面試老師起疑,校方向廉政公署舉報,4人因而被控不誠實使用電腦。

廣告

不過原審裁判官指,無人在事件上得到個人好處或金錢上得益;而案中第一證人,即負責收生並向其他老師作簡介的老師,指試題應保密。原審裁判官認為,要令四人罪成,必須達5項原素:即四名被告清楚她們披露的試題,是會用作面試之用;她們四人應該意識到在面試前保密有關試題;她們的目的為應試小朋友增加成功率;她們四人的行為,根據一般理性及誠實人的標準,是客觀上不誠實;以及四人明白她們所作的行為,根據一般理性及誠實人的標準,是不誠實。

四人沒有答辯,只有第一被告傳召一名辯方證人,但處理上訴的高院暫委法官彭中屏指該證人的供詞和案件無關。就在結案時辯方呈上inter alia(還有其他事項),指出四個重點,包括:第一證人並非誠實證人,她在簡介上提醒同事要對試題保守秘密時前言不對後語;第一至三被告,即三位老師不知道收生簡介會中材料是真實試題;第四被告並非老師,她不會知道從whatsapp收到的試題是真實試題。辯方強調四人並非不誠實。

兩被告在負責面試老師面前對拍下試題

原審裁判官裁決時指,第一被告是在第一證人面前拍下試題的照片,被告的行為顯示她並非不誠實。第二被在警誡錄影會面時,指自己把試題在桌上並拍照,裁判官認為她的行為人盡皆見,亦不屬不誠實;第三被告把試題打成文字,並以文字檔儲存,她是為另一個人的不誠利益;而最後第四被告指她接觸第二被告,純粹為幫朋友,她沒有要求獲得試題,亦不知那個文字檔原來是試卷。

裁判官最終指控方無法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四人是不誠實,判四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律政司不服上訴,高院暫委法官彭中屏在處理上訴時指,過往不同主任裁判官及法官,都有對智能電話是否「電腦」提出疑問。彭官指,即使他根據以往判詞,確立智能電話是「電腦」,但在犯罪行為(actus reus)的理解上,卻出現不同的對待。

彭官在判辭中舉例,兩個人面對面商討準備干犯一些刑事或不誠實罪行,但其後決定擱置建議,他們不會被控任何罪行。但如果他們在智能電話上進行電話會議,根據律政司指罪行的立法原意是針對任何不誠實使用電腦的行為,那麼二人就會觸犯「不誠實使用電腦」罪。

但如果二人是使用傳統地線電話,做同樣企圖犯法討論,他們同樣不同被控任何罪行,除非地線電話都被視為「電腦」。彭中屏認為的法律觀點是,二人是否應該受到刑法的懲罰,將取決於他們用來溝通的設備。

法官質疑 用手機犯法 用傳統電話不犯法

他坦言法律對這些不同待遇,無法合理解釋。他看不到根據既定法律原則,不同行為是否屬罪行,原則就是因為那些不當行為是否涉及電腦。而且,法官認為法例相關規範,是指某人以「犯罪或不誠實的意圖」取得「取用電腦」的權利,而不是一涉及非「使用電腦」這樣的意圖,就即屬犯罪。 

彭中屏又指,上訴法院應該非常不大干擾事實發現者所做出的可信度和事實調查結果,除非可以證明調查結果顯然是錯誤的。他提醒律政司,裁判官作為法官和陪審團參與調查事實,她在上訴申請時聽取了律政司提交的申請,並予拒絕。她沒有將控方所依據的證據,視為供認或足以引起不可抗拒的推論的直接證據。

他坦言原審裁判官對四名被告非常仁慈,在他而言,老師應該知道對新生入學面試的材料應該保密,可是他也不能說原審裁判官的事實裁定有明顯錯誤,又或者她的發現描述為有悖常理。彭中屏不認為這是一宗應干預裁判官的事實調查結果的案件。

到今天開庭,律政司即指當年立法會制定「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條例時,立法原意是針對所有不誠實使用電腦的行為,和是否獲授權使用電腦無關。律政司舉出黑客郵件為例,若犯案者將虛假的網頁連結大量傳送給不同人,而收件人點擊後造成損失,犯案者雖不牽涉非法使用電腦,但有其他證據可證明其行為實屬不當。律政司指有關案件,應交由終院作最終法律解釋。

官:律政司未能證明裁判官出錯

辯方要求,律政司承諾如果上訴得直,也不應影響被告的脫罪裁決、律政司不可向辯方索取訟費並需支付辯方訟費,但全被律政司拒絕。彭中屏聽取控辯雙方理據後,同意有關觀點涉及公眾利益,基於案件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重要性的法律觀點,批出上訴證明書。終審法院稍後將決定是否就一方面或是兩方面給予上訴許可 。雖然上訴法庭或原訟法庭已證明有關案件的決定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由三名大法官主持的上訴委員會仍可酌情決定是否給予上訴許可。一旦下級法院就已獲證明的法律論點的決定屬顯然易見正確,終審法院可拒絕給予許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