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生圍兇徒與大紫荊

2018/4/4 — 19:11

圖左:作者指不少地產商高層都得到政府的勳章,圖為恆基兆業主席李兆基獲頒代表特區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圖中:南生圍接連火災後,呈現一大片焦土(攝於2018年3月15日);圖右:被浸會大學停學8日的中醫學系學生陳樂行。

圖左:作者指不少地產商高層都得到政府的勳章,圖為恆基兆業主席李兆基獲頒代表特區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圖中:南生圍接連火災後,呈現一大片焦土(攝於2018年3月15日);圖右:被浸會大學停學8日的中醫學系學生陳樂行。

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如果你是教徒,功過就由上帝定奪。在學校讀書的幼童,學校會給他成績單,直到DSE中學文憑試。到長大以後,社會仍有標準去評核你的社會貢獻,並按此給你頒發大紫荊、金紫荊、銀紫荊和銅紫荊。你不用擔心無從知道自己的成績。

你說「吓?」這是哪碼子的評核?難道所有地產商都獲得大紫荊,就肯定了他們的發水樓、囤積土地、誤導式銷售、年年雙位數加租、要求不斷裝修、趕走小商戶等「卓越貢獻」?而大紫荊名單還有好些人見人惡之輩,假如他們離開香港,大家反而額手稱慶。此外名單絕大部分親建制,越親者級別越高,那怎樣看都是一個毫無公信的準則,甚至只是淪為很多人的笑談?

你說得對。其實就算是學校成績表,也不一定客觀反映你的能力和德行。除了教徒相信上帝自有一套公正的準則,其他準則最多都只具參考價值,甚至是負參考價值,得獎越多反而越被否定。到最後,你恐怕還是得由自己去衡量。

廣告

好比最近陳樂行被浸會大學判罰停學,那當然是違反了校董的準則,他甚至被判別為學校最大的壞蛋。但他卻知道,如果自己沒有發起「佔領」行動,根本就不能喚醒校方和大眾關注浸大學生的苦難。為了拯救同儕,這是唯一方法,而那也必然引來校方的嚴刑。唯他最終要過問的,還是自己的良心;與他人不同,那才是他更在意的衡量準則。古往今來其他烈士,也何嘗不是同樣坎坷,進退維谷,迫不得已?

及至最近南生圍成了全球最易發生火警的濕地,與烈士剛好相反,我們社會倒是多了一名縱火的全民公敵。假如有誰能夠成功緝兇,定然成為香港英雄。我倒建議不如給他頒發大紫荊,有這樣實至名歸的得主,定能一洗污名,提振這個制度的含金量。我相信其他曾授勳者也會贊同,能與英雄並肩,豈不與有榮焉?

廣告

只是你又會相信這個政府有這個見識,去還我們美麗的市花一個公道嗎?而說到底,我們又有沒有這個勇氣,漠視社會的常規,純粹地活出自己的人生?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