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韓大學生何苦非大財團不嫁

2015/5/28 — 17:10

不少韓國青年夢想在 Samsung、LG 打工。(圖為 Samsung 今年新建設的公司大樓)

不少韓國青年夢想在 Samsung、LG 打工。(圖為 Samsung 今年新建設的公司大樓)

【文:張哲林】

在辦公室裏朝九晚六打了五日仗,星期五回到家吃罷晚飯洗過澡勉強讀了幾行詩,便軟癱在牀上一動不動,彷彿客廳魚缸裏的那一尾熟睡的金鯉。醒來時,鋼錶說十點鐘了,可是窗外天陰雨霏霏,夜幕未捲,曉陽不來,我半垂著眼瞼,懶洋洋吃了一碗粥後,才抖擻了精神,在背包裏塞進一本英語短篇小說選,準備出門去。客廳裏,不諳洋文的父親忽然在看明珠台,好奇之下,我往螢幕瞥了一眼,看到播放的是南韓大學生找工作的心路歷程。也難怪,無事忙的老頭應該又在緬懷他如何逃出老毛的五指山,南下偷渡,一晃眼三十年變成有樓有儲蓄的香港人。

「妄想一步登天!」老頭靠在棗紅的沙發上以「上司」慣有的口吻冷嘲。然後,老頭又說起鄭裕彤如何在周大福金行憑獨特的掃地技巧博得周至元的青睞,腎上腺素急升下把生意女兒都送給他。其實這類獅子山故事我們聽得太多,像鄧清河洗過碗,謝清海做過報紙小編,誠哥曾是銷售員,簡直不勝枚舉,因為太多,所以變了老生常談。首爾的名牌大學生哪會聽這些屁話?別說洗碗掃地擔泥,就是到中小企裏打打工,也覺得紆尊降貴,委屈了自己十八年寒窗苦讀才獲頒的一張沙紙。節目裏有一位大學畢業生,為了進大公司待業到二十八歲。靠什麼過活?開源節流!伸手向老父老母討錢,省掉一切娛樂消費,住在一百多呎的蝸居裏,每日瀏覽不同的大企業招聘消息,或者分析一下今年三星或LG會出什麼考題,像這樣的青年,在韓國的畸形社會裏,也許會被年老的一輩視為銳意進取。然而,二十八歲,似乎跟從中共的口號「真抓實幹」更積極,到酒吧也好,到俱樂部也好。

廣告

南韓的經濟命脈為大財團所扼,想擠進去分一杯羹,也是人之常情,就像在香港,大多數畢業生趨之若鶩的還不是投行或匯豐恆生一類。然而,人之常情歸人之常情,我就不明白第一份工作為何重要得三兩年開口仰食於雙親而不為所動。況且大企業雖然難以倒閉,升職機會多,福利厚,職銜好聽,可任職中小企並不見得前途黯淡。二十出頭畢業,四十年後才退休,此間世界格局波譎雲詭,說起跑線決定輸贏,似乎難合邏輯。邏輯,南韓人的邏輯確實玄之又玄。要知道所有商業機構聘用員工,目的只是增加盈利,並不是你多會做考卷。給你考卷,只是想知道你能不能幫公司賺錢。假如一味待業,問遍鄰近的三姑六婆也不曉得你能不能賺錢。你能不能賺錢,找家公司露兩手,便一目了然。你若不能賺錢,到了大機構照樣會被殺下馬來,南韓可沒有共青團給你加入。

然而說到底,還是面子的問題。我向來覺得愈是胸無點墨,愈是看重外在的排場。像謝清海那樣,雖初中畢業,但十七歲便奪下了英語作文比賽冠軍,於是從掃地僧破格提拔為編輯,十年後更跳槽到摩根建富做中港股票研究部主管,這傳奇色彩似乎太濃厚,但套句股票的術語,就不過內在價值(instrinsic value)的反映。要知道,就算是上市掛牌的公司,也有不少要等好一段日子才會大漲,何況大學生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員。既然如此,何妨「屈就」一下,早點就業,多花精神氣力發展個人興趣,畢竟職銜只是隨時日變改的身外物,而個人興趣卻會內化為價值,最終帶來意想不到的回報。

廣告

 

作者簡介:中文大學畢業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