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博士級英文

2015/11/30 — 10:47

每次有新的英文能力指標,指香港人的英語水平退步了,香港年輕人都經常中箭,被指是退步源頭。

這陣子看區議會競選廣告,有個自稱博士的候選人,在傳單上印了一行英文:

P.S. : Probably owing to problem of space, I may have difficulties of have English translation on every publication and I am sorry about this.

廣告

明明是空間問題,為什麼可能probably是空間問題? 空間問題,真的要直譯為problem of space?Of have 是否應為to have?這麼慘不忍睹,只有兩個原因。一,是博士把傳單任務交給了英文差的年輕人。二,是博士自己的英文就是慘不忍睹。

之前讀到一篇文章,指香港人的英文差,在於我們學的英文太離地。我們都是學朗文英文教科書長大的。How do you go to school? I go to school by bus/ on foot。How old are you? I’m 18 years old. 

廣告

我從未聽過外國人講年齡會加 years old 那麼老套的。爽爽快快:I take the bus. I walk to school. I’m 18.

你去問英文好的香港人,他們是怎樣掌握地道的英語?十之八九,一定會說是看電影呀,跟鬼佬學英文,去外國讀書呀。

香港人已經夠命苦的了,為什麼要學好外語,一定要用校外時間、或出國學習?英文差,要怪就怪自己懶?我完全不同意!有多少國際學校的學生比我們懶,他們都得到基本的語言基礎。校外的時間,本來就不是用來打好基礎或補習的。學校教不好基礎,就把責任推給了補習社,這根本就是教育的失敗,教育意義的本末倒置。年輕人不是英語水平退步的源頭,而是教育系統裏的受害者。

我們常說,一個人的成就,在於課後時間做什麼。如果愛因斯坦用校外的時間來補習德文,他還那有時候思考相對論?現今學生上課和下課的界限,模糊到跟本沒有分別,下了課就要補救上課學漏了的東西,完全沒有自由思索和進一步探討興趣的時間,學生的潛能,就在補習中白白被磨滅了。

我有位讀英語教育的中學同學,忍受不了教局那套低B的英文教育指引,離開了教育而投入商界。她說,現在在中學教英文,要寓學習於遊戲之中。所謂的遊戲,是譬如把一封letter of complaint剪開幾份,再叫學生按次序拼回原狀。或者是上english drama堂,說明一下在drama裏使用道具有什麼好處,再給你一把umbrella,要你表演使用道具。這種鬼東西是遊戲?你教學生如何不翻白眼?人唔似人,遊戲唔似遊戲,簡直是侮辱學生智慧。

香港、新加坡和印度都曾是英國的殖民地,論教育,我們的英文水平,明顯是佔下風的。很難相信,七十年代之前,香港的官方語言是英文。新加坡的英文都有很多本地元素,什麼「Yes can」「See how lah」,加上新加坡口音,都一點不正統。不過,新加坡英文的特色一如這個國家一樣,簡單而務實,語言本身的意義在於溝通,因此簡單就是高效。而於印度人而言,英文更差不多是他們的國家語言。印度有22種方言,卻沒有一種像普通話般的national language。公司裏的印度同事,在家裏通通說英文。印度人天生又愛辯論,食飯打電話whatsApp都要鬥個一餐,講英文時轉數固然快。我作為香港人,都很有危機感。

所以說,靠什麼遊戲教學來幫助香港人英文水平起飛,就跟朗文英文教科書般無聊和不合時宜。香港小朋友需要的,是好簡單的基礎教育,踏實和認真一點,可以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