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9/11 - 16:12

危城八月戰英倫

資料圖片,來源:James Claffey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ames Claffey @ Unsplash

香港爆發六月逆權風暴,這時剛好考試。但考試完畢,家長學生驚魂甫定,觸感非常敏銳,也很現實地作出重大決定:看來留在香港升讀下學年形勢不妙,即刻緊急跳船。近兩個月香港關於留學英國的查詢,比去年同期劇增三成。

加上英鎊下跌,十月底之後英國硬性脫歐,英鎊前景更不看好。

雖然英國中學制加起來七年,比 DSE 六年還多一年,計算其中的英鎊幣值成本、英國社會穩定成本、去英國升學不必換一件黑 T 恤參與示威或被捲入暴力的安全成本,再加上英國教育優秀文明的優勢成本,香港家長不但積極謀取海外置業移民,還為子女馬上尋找教育太平門。

廣告

全世界最愛子女的父母,經過七、八月,全世界親眼驗證,就是香港父母了。

教育的宗旨,除了學識和人格,最重要是建立批判思考的能力。今年七、八月的風暴,有很多外國留學回來的香港學生過了一個熱血沸騰的暑假。我私下調查,其中留學美加澳洲的最為激情活躍,留學英國的香港仔回來,雖然也有對社會強烈而獨立的看法,在行動上較為理性自制。有一位同學仔,甚至還拿着一根煙斗,由十九世紀的 Classical Liberalism 開始,將香港的問題分析得絲絲入扣,令我深深感到後生可畏。他們不會選擇去掟磚頭,因此也不會慘遭催淚彈災劫,他們在英國浸淫得了冷靜。他們告訴我:Britain is the brain,而美國,只是強健的四肢。

其中一位回英國前還對我說:首相約翰遜在國會延長休會,企圖走捷徑閃電通過硬脫歐。此舉形同政變,十月底英國必有大暴動,那才是真正的大場面,他準備參加那一場。我停了大驚,忙叫他要有節制。他回過頭來,向我神秘地笑笑:I was only joking。他懂得在英文之中玩 twist。

我鬆一口氣。這或就是令香港父母更放心選擇英國的原因。

畢竟牛津劍橋畢業的學生,會有高度的批判思考力。例如牛頓的地心吸力論顛覆了整個神學,達爾文的進化論更幾乎否定了「創世紀」。這兩個人物都在校園和書本的範圍作思想的抗爭,從來不必走到倫敦白金漢宮大門焚燒垃圾。

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沒有態度。今個暑假,多了幾位母親如釋重負地將子女從我那裏送走,剛剛趕得及。

畢竟,讀書同時培養批判能力,但擁有批判力,不一定同時要崇尚武力。去一海之隔的巴黎大學讀書,就會展現不同的環境。他們在 1968 年的紅五月,半年罷課,沙邦大學的學生,在街頭與警察大戰。因為那就是浪漫,而且是歐洲。

英法之間的距離,又豈止是一道英法海峽?

我目送那位年紀輕輕已經擁有一點寄宿學校教出來的魅力的同學仔離開辦公室的背影,看看窗下的馬路,只見一片動人心魄的黑色海洋。我第一次祝福我的學生一路順風之外,而且這個地方,短期內不要再回來。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