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危難時刻的 Magic Moment 逸東居民成為逸東公民

2016/5/17 — 10:44

【文:朝雲】

星期日(5月15日)的朱凱迪無刻清閒。

早上他先到天水圍,參與還我公營街市遊行;中午他再到城大,分享在東涌的抗爭經驗;下午他就重返東涌,鼓勵居民自設墟市,請居民立即用貼紙投票。

廣告

朱甫喊咪,周遭邨民已經出聲支持。直到筆者離開,贊成一欄已佈滿貼紙,沒人反對。

便衣環伺廣場,數架衝鋒車在場候命。還有幾個彪形大漢,不接傳單,木然站立,只是盯著朱凱迪。惟聲援者眾,警察又多,無復昨日衝突,街站順利舉行。

廣告

***

朱凱迪解釋,領展之所以吸血,乃在於對空間的壟斷。

朱稽查逸東邨的地契和公契,自政府私有化商場,土地分屬領展和房委會。查實地契沒嘗言擺賣違規;而是政府與領展間的公契,雙方協定不得令對方感滋擾。

朱點出關鍵不獨領展,而在民主。張炳良到立會受質詢,便說要獲所有業主同意,即永遠無期。若政府站在人民一邊,何不收回權益,或不惜與領展打官司?但政府反而為領展提供「售後服務」,鞏固其壟斷。沒有政府包庇輸利,領展不會坐大。

筆者往返乘38號巴,人龍似山路盤旋。逸東居民逾四萬,在領展操盤下,物價早已騰貴。街市裝修之際,臨時檔的數目遠遠不夠,來日翻新加租,負擔勢必更甚。

朱覆述與居民交流,他們當然試過自救。惟勢孤力弱,復遇重重困難。原來區內老人家,依靠兩蚊乘車優惠,早已遠赴荃灣,甚至深水埗買餸。老人有優惠之便,亦有較多餘閒,卻非人人可以。何況山長水遠,勞累且有風險。

逸東近海,居民亦素有釣魚的習慣,自用之餘亦可售予親鄰。釣魚的街坊告訴朱凱迪,近來他們遭到恫嚇,甚至上門警告。對方自稱是房署職員,然而居民懷疑,政府職員從不這樣橫,恐怕是領展、建華的「保安」為實。

市民亦想過網購團購,然而老人家就不熟稔,而且終須要落地交收。一如上述,各方「保安」就會橫加阻攔。當地產商壟斷了土地和空間的使用權,保安成為香港最蓬勃的行業。一班中年人本有自已的行當,也可創一番事業。但地產商扼制住各行各業,無數港人迫於無奈離開本行,為搵食成為地產商的睇場。

至於區議員的作派,則是在德逸樓找到一撮空地,屬地政總署,沒條款約束,或可用作臨時市集。但臨時市集將隨新街市落成結束,領展的霸權將繼續。朱凱迪認為我們避了太久,唔應該再避,應該直接撼動霸權。

朱說領展對香港最大「貢獻」,就是讓港人體會到,私有產權不應大哂。一個最冷感的香港人,看到「領展」也會罵一兩句。他回顧昨日衝突,領展派來的「檔販」叫他到總部示威,不要過來搞事。然而現場的逸東邨民,見到自設市集,反對領展,二話不說就簽名支持;當市民已經直接行動,打破壟斷,又何須再仰仗代理,脫離群眾,「又砌又傾」,談判妥協?

朱說逸東邨有很好的設計,就是有一個圓形廣場,作為全邨的中心。但一直僅限於文娛,而沒有像古雅典作公共討論。五月十四日,當他們自設市集,或以物易物,或自由定價,遭建華的人圍堵,吆喝謾罵。邨民本來默不作聲,但到六點,終於看不過眼,一呼百應,喝退建華頭目。建華鼓動而來的「檔販」,見到不是味兒,亦偃旗息鼓。是邨民為朱一行人解圍。

結果朱和一班街坊,在圓廣談到夜晚,商討抵抗領展的大計。見證著感動時刻,朱形容為「Magic Moment」,逸東邨民化身成逸東公民,而逸東邨的圓廣,亦成為逸東的公民廣場。

朱的未來方略,就是聯結各方,在多個屋邨同時並定期舉辦市集,建華請幾多打手也缺乏人手,可望迫到領展「Hang 機」。在衝突之中,接受了遊戲規則的檔販,與受盤剝的市民無謂對立。朱呼籲前者,與其忍受貴租剝削,不如一起出來參與市集。當市民有更多選擇,才能迫領展減租。

***

社區組織「東涌人」的王進洋,也是富東村民。自他得悉逸東街市外判予建華,便很擔心屯門良景的黑幕,會蔓延到這兒。

逸東沒有商店夤夜營業,也沒有通宵的麥當勞。夜晚覓食,除便利店便只有小販。然而近來小販頻遭掃蕩,王指是建華的人特意影相「篤灰」。歸根究底,是因逸東街市翻新後,或有商店通宵營業,他們想暗中整死對手。「東涌人」現正籌辦團購,希望能打破領展壟斷。

***

(作者後記:原擬昨日發布,打了大半誤刪,萬念俱灰睡覺,延至今日重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