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友善的醫院

2016/1/3 — 14:41

林小姐剛住醫院:「病房大部份都是婆婆,好慘。有些婆婆其實用枴扙或者四腳架可以自己行的,但醫院說不安全,於是全部都要用尿布。躺著大便,已經很難,有個婆婆疴了漏出來,阿姐叫她下次一疴就要出聲,漏了好難清潔,第二天她馬上出聲,另一個阿姐就罵:「得啦好忙呀,我地到時到候會換架啦!」婆婆如果私自下床去廁所,會被姑娘罵,甚至被綁起來。有個婆婆被綁住,晚晚大叫,大家都不能睡。有位婆婆等到早上阿姐陪著練習走路,才走一轉,問可否再走,立即被阿姐大罵:『你請個私家看護吧!』下午物理治療師來,問想下床走走嗎?阿婆負氣答不用了。家人來探,一味勸:『你適應吓啦』」

醫院應該讓病人好起來,可是實際上卻有好些病人尤其是長者,進了醫院因為減少走動,心情低落,餵飯洗澡等個人護理不足,結果情況變得更差。何女士是護養院的院長,生氣地說:「本來能走的,現在走不動;要躺在床上的,又生了褥瘡,我們更難照顧;還有一些本來可以自己吞嚥的,因為醫院沒人手餵,插了鼻胃管灌奶。」

「醫院設計是為了醫生?護士?還是病人?」中文大學老人科教授郭志銳說來擲地有聲,他指著相片一張檢查用的病床:「這張床的高度方便醫生,但不方便體弱病人,我很少要病人躺上去。」

廣告

郭志銳教授在賽馬會主辦關於長者友善社區的研討會上,指出醫院很多設計都沒顧及病人需要,例如地板會反光、燈光不足、大量長走廊,這些都令病人有機會跌倒。

灣仔律敦治醫院的老人科C8女病房四十二張病床去年重新裝修,整個設計是和醫護人員一起談的──首先竟然是拆掉護士的工作枱。

廣告

「護士的work station佔地很大,但又不方便看到病人,拆開變成一大一小的工作桌,小的放進病房,護士說有時也想有空間做文書工作,就可以在病人旁邊做。」郭志銳教授放著律敦治醫院的投影片,遂張介紹:護士工作枱縮小後,放了一些長背椅子、圓桌子,給病人和家屬坐,可以一起聊天吃飯。物理治療師也有地方替病人復健,減少把病人搬去其他部門。

地板改用像家裡的膠木板減少反光、燈光增加了三倍、走廊加上扶手、指示牌設計醒目,像廁所門的男女標誌變成半個門大的圖案。廁所增加扶把等無障礙設施,除了方便病人,也是示範教家人如何改裝家裡的廁所;廁所的門可以輕易拆掉,讓醫護人員緊急情況下工作。浴室有兩層浴簾增加私隱、臨終病人有更私隱的空間……還有,病床可以下降到離地20cm,大大減少病人跌倒的機會,也就減少綑綁。

「新設計增加病人的獨立能力,變相也是減少職員的工作量;硬件改善,文化亦變,員工更有動力改善自己。裝修後,有醫生開始開班教同事認識認知障礙症的病人需要。」郭志銳教授直言:「我們很多醫院有翻新工程、會購置很多新的醫療器材,病人身邊圍住好多儀器監查,但護士根本不常看到,嗶嗶聲只是製造嘈音。我們不是沒有資源,而是沒有想法。」

申請訪問律敦治醫院,往來一個多月只得書面簡單回覆。這裝修費來自食物衛生局,暫時連男病房也沒有資源改裝,醫管局亦沒有計劃引用這新病房設計。

~~~~~
我另外上載了會議裡拍下的投影片,可看到更多友善設計

相片是我在會議拍下的幻燈片, 可見病床矮了好多, 也有空間讓病人下床和家人見面. 

地板不是一般的反光灰地, 走廊多了扶手, 燈光也亮了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