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倒泥,是反對甚麼?

2016/3/22 — 20:12

Now新聞片段截圖

Now新聞片段截圖

一年半前佔領期間的秋天,政府向立法會申請三堆一爐撥款。當時土盟執委鄒崇銘計過一條數,得出的答案是按政府曾提供的數據,預計的垃圾徵費計劃中,巿民要為日常生活垃圾付出的收費水平,大約每噸500元(可參見他的文章︰〈地產霸權「新陳代謝」的旋轉門〉)。於是我們當時要求建築廢物的堆填費用,必須大幅增加,由每噸125元,增至起碼與日常固體垃圾收費看齊的水平,逼使地產商和建築商善用物料和盡量做建築廢料分類,否則填料庫和堆填區的土地,多多都唔夠用。(其實,15年前羅致光已在民主黨的政策文件上提出,建築廢料堆填費應每噸215元;10年前朱漢強已建議每噸至少應收800元,七年前東京的建築廢料堆填收費已是每噸港幣1,805元。)

拉布近三個月後,建制派如常配合政府,強行通過了三堆一爐撥款方案,令香港人錯失了一個關鍵的談判機會。一年後(即不久前),環境局建議建築料堆填費用增至每噸200元。相應比例下,政府亦建議墮性建築廢料(即普遍「泥頭」)運往公眾填料區,由每噸27元增至每噸71元。

廣告

而今天我們見到的嘉湖山丘,生產這個巨型建築廢料堆的地產商與建築商,就是連每噸27元的填料費也不肯俾!

按去年5月5日香港電台的《視點31》專輯所言,像嘉湖山丘這種倒泥場,每車泥頭,地主約收費百多二百元不等。假設每車有15立方米泥頭,泥頭的土質密度為每立方釐米1.6克(按網友Bryan Chan〈山丘經濟〉提出的假設),即每車約有24噸建築廢料,以200元一車收費論,推算出這種私家倒泥場每噸收費約8.3元(保守計,其實應該唔駛),即是公眾填料區未加價前收費水平的30.86%,或巿民垃圾徵費水平的1.67%。

廣告

換言之,傾倒泥頭這門生意,除了地主和睇場的黑道,更大的得利者,其實是拋棄建築廢料的地產商與建築商。以嘉湖山丘為例,他們除了節省了1,500萬至5,000萬的公眾填料費(見土盟專頁〈政府放生 亂拋垃圾唔使罰〉),更節省相信以百萬計的運輸成本(全港公眾填料接收設施只有將軍澳、屯門、柴灣及梅窩)。犧牲的卻是香港的鄉郊生態、農業,和新界土地運用的未來——對地主來說,荒廢的農地沒有價值,利用土地搵錢,倒泥頭只是第一步;倒了泥頭後,還可進而把土地改成露天貨倉、停車場,甚至向政府申請改劃。

因此,反倒泥,不但是反對鄉事或黑道或任何地主違例發展、糟蹋農地,更是反對天價賣樓、賺盡港人血汗卻不負責任的地產霸權,反對對代價視如不見的發展主義。

土盟鄉郊組一班朋友(朱凱迪等,不包括本人)一年前開始認真組織起來調查、考察,反對這種倒泥頭行為。日前,反倒泥運動得到黑警荒謬濫捕一事「襄助」,終於取得一點公眾正視。可惜,雖然政府已快速回應,但其實昨天那份「噴漿聲明」對解決問題根本沒有真正幫助,我們絕不收貨。不知道將來能否有更好的結果,社運、政治、法律幾方面都有好多變數。但在云云倒泥頭黑點中,只要有一單成功,泥頭要由地主移除,復原土地,就會有極大的阻嚇性。

當然,可想而知的是,若最終真的能令地主和相關人士蝕入肉,其實這個土地正義運動的風險相當高。朱凱迪這條傻佬明顯冇錢請保鑣。如何能攤分這個壓力與風險,並對政府各部門營造更大的壓力,真真正正咁贏一次,就要有賴更多朋友參與同行了。

 

回應政府︰噴漿=未解決
政府放生 亂拋垃圾唔使罰
「以泥還泥」行動聲明】 
地產霸權「新陳代謝」的旋轉門】 
Bryan Chan︰山丘經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