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高鐵政治化 客觀認識一地兩檢 (下)

2017/9/15 — 11:43

【文:幡內兒@撐傘落區運動】

本文上篇列舉了各種可行的高鐵通關方案,拋磚引玉。可是,社會上仍有很多別有用心的言論,混淆視聽,製做社會矛盾,我們對此絕不苟同,特此予以逐一駁斥。

曾經是美帝霸權企業摩根大通高層的港鐵主席馬時亨表示,高鐵營運開支約為每月八千萬。但根據特區政府提交立法會的正式文件,2018年單一季度的營運成本為2.08億,平均每月不到七千萬,兩者相差達13.3%。就算到了2021年,每月平均開支也不過七千八百萬,仍然未及他所說的數字。馬時亨的言論明顯與事實不符,最終亦引來社會口誅筆伐,拖累特區政府的威望。此等言論,若非信口雌黃,就是刻意將事件政治化,挑起社會矛盾,損害和諧穩定,必須予以嚴肅處理。

廣告

有人又說,無法界定哪些法例屬於海關、出入境和檢疫,因此西九總站只執行相關法例的方案並不可行。但正如前文所述,英法兩國的例子已經清楚說明這是可行的,難道外國人做得到,中國法律專家就不行? 英法是各自獨立的國家,香港和內地省市卻是同屬一國的,只要本著平等互惠的原則,自然可以認真商議。而且,可行與否,可以憑事實檢驗,但反對派只是空談不行,卻沒有提出具體情況和細節,明顯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無助於理性討論。

港鐵的電視廣告假設兩個到廣州開會的人士,一個選乘高鐵,另一個則到羅湖乘坐和諧號。前者意態從容,準時到達;後者則一臉狼狽,而且遲到。按畫面描述,開會地點明顯不在廣州南站附近,而更像天河的市中心商業區。就算兩人同樣住在西九站上蓋的豪宅,雙方到達天河的時間也不過相若,更何況廣大市民有多少人住得起西九豪宅?  可見,廣告是刻意廻避高鐵停靠廣州南站(番禺)的事實,但這當然誤導不了精明的香港同胞。果然,廣告播出不久,即引發市民投訴,嚴重損害高鐵的形像。其實,長隆野生動物園一向廣受港人歡迎,高鐵站設於番禺正好方便他們到那裡遊玩,對促進番禺旅遊業發展及豐富香港同胞的閒暇生活都有莫大益處,完全沒有需要刻意誤導。事實上,特區政府也清楚說明,高鐵站一般較近市中心,而從市中心計算高鐵比飛機更方便快捷。港穗高鐵的競爭對手明顯不是飛機,而是和諧號和直通車,因此不能以市中心比較。若以長隆野生動物園為終點比較,高鐵無疑是遠勝的。

廣告

又有言論說西九總站若不全面執行內地法律,便會衍生保安問題,例如國內逃犯潛逃到西九站之後要求庇護。可是,高鐵售票是實名登記的,任何人在國內登車必先經過多重關卡。國內公檢人員的執法效率向來有口皆碑,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罪犯匿藏列車而不被發覺。所謂保安問題明顯只是反動勢力無中生有,憑空揑做的藉口而已。

國內的高鐵網絡將發展至八縱八橫,貫通全國,廣深港高鐵正好把香港連接到這個高速網絡。可是,怎樣接駁才有效益,就必須檢驗事實,理性探討。特區內一些反動勢力表示,「兩地兩檢」或「南北分開一地兩檢」的方案必須對列車進行封閉式管理,但這會浪費高鐵的載客量,損害效益。又說若沒有西九一地兩檢,高鐵就會淪為城際直通車。可是,這種說法只是空喊口號,完全經不起事實推敲。 如本文上篇所述,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下,若來往任何兩地的高鐵服務需求殷切,自然會開辦直通班次(即所謂「城際直通車」),那實行封閉式車廂管理有何不可? 相反,若根本沒有足夠的直通班次需求,列車必須在中途站停靠以吸納更多搭客,那就不可能實施封閉式車廂管理。總之,是否開辦直通車,是否實行封閉式車廂管理,是按照不同路線的實際情況,由市場規律決定的。

類以上述的含混、廻避、誤導、別有用心的說法多不勝數,關鍵其實是特區內的反動勢力刻意把事件政治化,隱瞞了眾多數據和資料,例如計劃中的廣深港高鐵班次、2031年以後的經濟和客量評估、相關的財務預算等等;這種大攪一言堂的作風令社會無法聚焦於高鐵和一地兩檢的具體細節,就效益、乘客方便、可行性等問題進行理性、務實、客觀的探討,因而引致爭拗不斷,破壞穩定和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