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思港鐵縱火案

2017/2/14 — 19:09

2月10日尖沙咀地鐵站發生縱火事件,多人燒傷。(youtube片段截圖)

2月10日尖沙咀地鐵站發生縱火事件,多人燒傷。(youtube片段截圖)

【文:龍貓餅】

前幾日地鐵所發生的縱火事件,大部分的報導(起碼最初的兩、三日)都非常強調是精神病人縱火、而且是單一事件。這報導方向是源於事發當晚警方的現場指揮官在現場記者會所提供的説法。而政府也繼續採用這説法,強調是單一事件,並且使用對待普通意識正常的罪犯的言語和口吻, 嘗試給公眾一件印象這事件是一宗普通的刑事案件。保安局黎棟國甚至在前兩日對事件予以強烈譴責。

廣告

但是,筆者認為黎棟國的譴是無里頭的!假如縱火者是處於精神病發作的狀態,一個不能控制自己情緒和精神狀態的人有責任和能力為他的行為負上直接的法律責任嗎?事實上,精神病患者在干犯刑事罪行往往不是被判監,而是被判處接受精神治療。

如果精神病患者不能為其行為負上責任,那黎棟國究竟是在譴責甚麼?另一方面,將縱火事件描述為單一事件,雖從反恐的角度看這説法是合理的,但從政府和社會對精神病患的治療和支援的角度出發,這次事件的性質實際上與過去所發生的幾宗倫常慘劇一樣,是社會對精神病患照顧和支援不足所做成的悲劇。這次事件不是一宗單一的普通刑事案件而是一宗一再出現於香港的社會悲劇。政府採用對待普通刑事案件的論述路線顯示出政府對這事件的理解和反應未能指向問題的核心,甚至可能是在轉移視線,利用市民的恐懼和正義感,尋找代罪羔羊,將所有責任推給縱火者,以飾政策上的缺失[1], [2]。

廣告

但最令筆者擔憂的是傳媒未能將事件的討論帶到對香港有長遠意義的焦點上,甚至似乎在配合政府將事件的責任完全推向這無聲者身上。事實上,這次事件突顯了缺乏社會支持與支援的精神病患不是真的與你我無關、不是只會引起病患家中的倫常慘劇。缺乏社會支持的精神病是會直接影響公眾的安全,離你我不是真的這麼遠。如何完善社會對精神病患的支援才是焦點(當然地鐵公司的風險管理工作是否完善、香港的反恐能力也是重點)。

然而,大部分媒體只將報導焦點停留在於現場事件的處理(當然這是重要的)。有部分媒體甚至在公佈縱火者為精神病患者後,卻仍以「他雖然縱火但車站月台的女士仍然為他救火」去報導。先不說當晚月台上的女乘客根本不可能即時已經知道他是縱火者,更甚的是這報導的方向是完全沒有考慮其患病的影響,給予公眾一個他是不值得被救的壞蛋的印象。事實上,假如他真的處於精神病發的狀態,他也是受害人之一。

政府的論述路線和傳媒的報導手法都在給予公眾一個這縱火者需要為事件負上全部責任的印象。這不旦對縱火者不公道,而且是模糊了問題的關鍵、甚至是將真相掩飾。這論述路線和傳媒的報導手法對解決問題毫無幫助。最終精神病患者仍然沒有得到充夠的支援,而其家人、鄰居、與及公眾仍然要面對隨之而來的風險。

這情況就如中國大陸和南韓一樣,每當有災難發生,官方和媒體就會將焦點停留在政府如何進行拯救和找出需要負責的對象,但卻對災難背後的社會問題推到一邊,甚至壓制其他嘗試找出更根本的社會原因的聲音、打成國家公敵。例如為在汶川大地震中死在豆腐渣學校中的學生爭取公道的譚作人和嘗試披露南韓政府在歲月號沉沒事件中的拯救工作是如何官僚和不濟的民間潛水員。這種現象是需要警惕的。

這次事件可能是單純的偶發性事件,是任何社會福利和精神病患支援制度也無法防止的悲劇,但也可能是香港社會對精神病患支援不足的又一警號。社會,特別是傳媒應跳出政府的論述路線,反思這事件的更深層意義。這樣才對香港社會發展有幫助、才是還事件中每一個持份者一個公道、也是讓香港社會找出事件的真相,避免悲劇重演。

 

注:

[1]可能是內部已經評估過地鐵中有人縱火的風險卻未有處理。

[2]筆者認為當晚警方現場指揮官以反恐的角度無可口非因為了解縱火者的背景需時,但幾日後保安局和政府仍然用採用這述事觀點卻頗有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