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圍標

2016/5/17 — 13:13

作者多次參與「反圍標」行動。有街坊一時搞錯,稱他「專搞圍標」,「我每次都會笑住澄清『係反圍標』,輕鬆地打開話題。」(圖片來源:林卓廷 facebook)

作者多次參與「反圍標」行動。有街坊一時搞錯,稱他「專搞圍標」,「我每次都會笑住澄清『係反圍標』,輕鬆地打開話題。」(圖片來源:林卓廷 facebook)

很多市民初次見到我,除了話「原來你咁高」,仲話記得我「專搞圍標」,我每次都會笑住澄清「係『反』圍標」,輕鬆地打開話題。

其實,反圍標的問題一點也不輕鬆,小業主每年因圍標損失幾十億元,不少基層老業主,無收入,無資產,唯一的自住的舊樓慘遭圍標,連棺材本都被掠奪,甚至要按樓支付維修費﹗

我參與的反圍標運動,經過近三年努力,逼使政府承認圍標問題,然而承認問題不等於著手解決問題。民政事務局最新公布的《建築物管理條例》的修例諮詢結果,顯示政府仍然對問題「軟手軟腳」,借用「卿姐」口頭襌「好離譜囉」。

廣告

近年,反圍標大聯盟多次接獲個案,當屋苑出現嚴重爭議,小業主要推翻法團的決定,甚至撤換法團,只能根據法例,提交5%業主聯署,要求召開業主大會。然而,有部分法團主席及委員千方百計,拖延甚至拒絕召開大會,包括拒絕接收業主聯署;主席辭職但保留法團委員一職;以至毫無理由,就是拒絕開會。如果小業主急於推翻懷疑圍標的工程,但遭法團一方面耍手段拖延開會,另方面法團急於簽約,開展工程,造成既定事實,小業主無力對抗,欲哭無淚。針對上述法團委員蓄意嚴重違反《建築物管理條例》的情況,大聯盟建議修例,如法團委員無合理辯解,又拒絕民政署指令作出糾正的話,政府應追究法團委員的刑事責任。

雖然大聯盟向民政事務局鋪陳事實例子,提出理據,但民政署高層似乎仍然停留在「七十二家房客」的年代,一味強調法例應著重鼓勵業主參與,不應對法團委員施加刑責,以免窒礙業主參與。然而,今天的屋苑小則幾百戶,大則數千戶,日常管理工程開支由數百萬到數億元不等,法團委員掌管龐大的屋苑資源,有權就應有責,如法團委員蓄意違法,漠視政府,更欲哭無淚,我不認為因為「法團委員是義工」,就可以不受法例的制裁,否則恐怕會吸引不法之徒擔任義工,負責監管屋苑巨額開支。

廣告

當然,我認識不少正直和有承擔的法團委員,但我相信的,不單是個人,更信一套完善的制度。

作者 facebook page原刊於 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