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取消強積金對沖引發裁員潮?羅致光:屬誤解 在實施前解僱老員工 才是超級豪爽好僱主

2017/11/5 — 14:43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新班子六月廿一日亮相,十多位問責官員會當日下午會見傳媒。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亦有出席。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新班子六月廿一日亮相,十多位問責官員會當日下午會見傳媒。候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亦有出席。

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發表網誌,發現很多人對「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建議有誤解,以為搶在取消對沖前,解僱年資長的老員工,可以減少日後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開支,但實情是開支不減反增,而這類僱主反而是超級豪爽願意多付的好僱主。他認為,強積金對沖不會導致裁員潮,而是有利於「長情」的僱主僱員可以繼續共事。

羅致光指出,在過去的4個月約見了多個勞資團體,在對話過程中,發現很多人士對上屆政府取消「對沖」的建議有所誤解,從而產生了一些不必要的顧慮。

他所提的誤解,是一些中小企擔憂沒有了「對沖」,會對他們構成重大的財政壓力,特別是一些「長情」僱主聘有不少年資很長的員工,擔心將來要負擔龐大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他們甚至坦言,爲了減低日後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開支,會考慮在取消「對沖」前,與服務多年的老員工解除合約。這便似是坊間流傳的一個說法:取消「對沖」便會出現裁員潮。

廣告

羅致光認為,這是出於對取消「對沖」安排不具追溯期的不理解,不具追溯期的意思便是在取消「對沖」那一天之前,僱員已累積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仍可以用僱主供款強積金的部分來「對沖」,而之後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部分,則不能「對沖」,要由僱主直接支付。

他舉例,假設由2019年1月1日取消「對沖」,及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上限39萬元不變,若一位僱員在當天已累積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已有30萬元,則這30萬元仍可以「對沖」,而日後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最多便只有9萬元,由僱主支付。若僱主在當天與這僱員結束合約,重新聘用這位僱員或新僱員,日後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上限便會是從零計算,最高為39萬元。

廣告

羅致光認為,哪裏會有僱主樂意日後多付出30萬元?他相信,懂得計數的僱主都會力求保留原有員工。反之,結束原有僱員合約及重新聘用僱員的,不但不是無良僱主,而是超級豪爽願意多付的好僱主。因此,對沖安排並不會產生裁員潮,反而有利於「長情」的僱主僱員繼續共事。

至於取消「對沖」的另外兩項建議,即(一)下調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款額,由現時最後一個月工資的三分之二下調至二分之一;(二)實施取消「對沖」的十年内,政府「落水」協助分擔僱主的部分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開支,羅致光表示,正在努力研究首兩個建議有沒有改善空間,年底前會有具體方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