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怪的政府與我合一思維,從中國人自命強大談起

2019/5/17 — 10:48

中國人常提及自己很強大,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構成這種言行,是以政府為中心敍事,「政府即國家」、「國家與我榮辱與共」及「百年屈辱」等畸形史觀,結合西方的民族主義。

支聯會說:「愛國不愛黨。」在現代政治學邏輯上,國家與政府分開,絕對說得通,但放在中華五千年史觀,政府與國家,根本兩位一體。長久以來的道統,就是忠君愛國。潛移默化,進入骨髓的,就是國家即政府,與我榮辱與共;台灣政府今天新聞稿亦仍有「布吉納法索與『我』斷交」。

直接洗腦不可怕,因為是強逼的,潛意識會反抗,或不相信,潛移默化地產生的國家認同,與政府合一,結合民族主義,才是最恐怖。

廣告

傳統史書將鴉片戰爭以來的歷史,講成百年屈辱,所謂的「分析」,不少跟現實是兩回事,例如租界侵犯主權,但當時做生意,基本上都選在那裡簽約,因為跟外國法律。

所謂的屈辱,是政府的,華人進入租界,受外國法律,即西方法治保障。中國政府沒有當中國人是人,但西方人有。然而,讀中史的人卻「恩將仇報」,因為在他們眼中,不當自己是人的政府,代表自己,同仇敵愾;侵犯主權的洋鬼子,是殺父仇人。事實是,連你死活都不顧的政府,根本不配你愛。你愛國家,但國家愛你嗎?

廣告

傳統史書 cherry picking ,說負不說正,以政府為中心,結合上面政府即國家,國家與我,榮辱與共的觀念,便由自悲反彈出經常吹噓「自我強大」這種奇怪言行。國家 GDP 排行世界第二,如果富不及自己,根本不關你事,沒有必要炫耀,要炫耀,也輪不到你,請別自作多情。

這種畸形思想文化,亦因中史科,植入香港。大部分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不是存在「國家即政府」、「政府即我」的深入骨髓思維嗎?嘗試將「美國人民反對政府,便應離開美國」這個句子的「美國」轉成「香港」或「中國」,便發現你們和藍絲大叔沒有分別。

古怪的思維,不限中國人,還包括香港人。你們想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也不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