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洞北村民:好似蟻民,所有努力都被抹煞

2015/4/29 — 19:57

示威人士寫下抗爭語句,貼在北角政府合署地下大堂當眼位置。圖 : 朝雲

示威人士寫下抗爭語句,貼在北角政府合署地下大堂當眼位置。圖 : 朝雲

城規會今午結束兩日閉門會議,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兩份大綱圖,下一步會呈交至行政長官梁振英及行政會議。有廿多名示威者到場抗議城規會「黑箱作業」,當中包括受影響村民、關注團體成員及前來聲援的市民。《立場新聞》訪問了當中的村民及聲援的市民,他們都對今日的結果很無奈,認為之前的努力都被抹煞,而城規會的委員很離地,對他們的訴苦充耳不聞,甚至忍不住笑。

村民 : 好無奈

古洞北村民阿輝

古洞北村民阿輝

廣告

四十多歲的阿輝得知城規會通過發展計劃,說 :「個心好痛,如果反映、如何發表訴求,一切一切從開始到現在,我們好似蟻民,所有努力都被抹煞,好似不能反抗。」阿輝的祖先自1900年代便居於古洞,幾代人在古洞長大 :「細細個已在那裡長大,間屋也是一家人一手一腳砌出來。」由於政府對香港農業缺乏支援,阿輝已不再從事農業,改到市區當銷售員。

廣告

被問到會否再作抗爭,阿輝說 :「好想好想做,但我們好像有罪似的,我們好大壓力,好無奈,好像做不到什麼事。」

古洞北村民廖先生認為城規會的委任制度有問題,又指審視有關計劃的委員並無尊重村民及香港市民的意見 :「其實發展我們是支持的,問題是我們感覺到政府是為大財團的利益來發展。如果(土地用以)全部建公屋,為香港市民而發展,我是百分百贊成的。」

廖先生不願新界東北的土地用作興建高級住宅,又批評城規會委員於申述會上,並無認真聽取市民意見 :「(委員)他人就坐在那裡,但看到他們在玩手機跟玩其他東西,根本在敷衍村民,難為我們村民山長水遠,甚至請假,去表述我們的意見。」

住在粉嶺東北坪輋的蔡太

住在粉嶺東北坪輋的蔡太

住在粉嶺東北坪輋的蔡太批評,城規會不肯露面及回應市民 :「官員不敢跟村民談,一味找警察、保安來『兇』你。你收了人工,你就要做事,究竟市民的訴求是什麼,你們(官員)要來聽。」她指責港府並無充分向市民交代發展計劃,認為港府的處時態度是「我做咩事,使咩話比你知」。她對古洞村有很深印象,認為這是一個「好古老、好有我們香港特色」,又指古洞村有學校、老人院、有機農場等,但將會因發展而消失,感到十分唏噓。

古洞北村民黎小姐

古洞北村民黎小姐

黎小姐是古洞北村民,她於五年前與子女來港生活,與丈夫及一對子女住在村內。她表示,自己一直獨自養育子女,跟丈夫感情冷淡,平日依靠她在大陸生活時儲下的錢作生活費,又因患有抑鬱症而無法做長工,只能間中做兼職,在村內的田地種菜,自給自足。

她說 :「我沒有出去買菜,也能在家摘菜吃。有四季豆、豆角、有些瓜,餐餐可以煮不同的菜,絕對沒有農藥,一定是有機,而且自己喜歡吃的才種。」對於城規會以閉門會議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大綱,她說 :「好無奈,總之他來拆屋的時候,我怎樣都不會肯走。」

是否窮得只剩下錢?

程小姐是普通市民,她自言於去年雨傘運動後,多關注政治及社會,偶爾留意到新界東北發展一事,便去慢慢了解事件全貌。她批評城規會,說 :「它是一個很離地的部門。我曾經試過與東北居民上去申述會,我見到的是 : 你這麼龐大的計劃,收人家住了幾代的屋跟地方,但你竟然要一班如此年老的村民晨早出來開會,很不體諒別人的環境。」

在一次申述會上,程小姐看見,古洞北村民華哥面臨家園可能被拆的命運,他在說話時運用了較激烈的言辭,便立即被城規會委員指他的言語有恐嚇成份,程小姐怒斥 :「你不可以因為一些激烈言辭就指責別人恐嚇你,而是要體諒那些言詞背後的心情,你不能高高在上地說 :『你剛才恐嚇我嗎?』我覺得很氣憤,委員到底是否有心去聽,是hear還是listen?」

聲援一眾村民的市民,程小姐

聲援一眾村民的市民,程小姐

同場的余小姐亦是市民,她首次接觸東北這個話題,是由於偶爾有機會參加一個新界東北導賞團 :「好感受到村民為什麼這麼反對。他們五代在那裡住,倫理關係好好,但你現在拆了我(的家),比我上樓也沒有用,都已經拆散了。」

她認為通過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會使村民失去生計 :「村民是靠那塊田去耕作、去生活,某些村民不識字,真的只可靠耕作去生活,那你想他們怎樣? 你想他們死嗎? 還是多一個懶人去拿綜援?」

余小姐亦曾陪同村民參與城規會的申述會,見到有部分委員在聆聽村民的發言時在笑 :「我們有些村民說到哭出來,很淒涼,但他們竟然在笑。我在後面聽村民說話,我也聽到眼濕濕,你們(委員)怎可以仍然無動於衷? 香港人是否窮得只剩下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