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另一條升學路 — 如願伸手追尋,還有選擇

2017/8/29 — 12:05

張俊豪(Keith)

張俊豪(Keith)

眼前的張俊豪(Keith),即將在9月升讀科大理學院,看上去和一眾大學freshman差不多,略顯腼腆的神情下,藏著一顆對大學生活充滿期待的心,「大家都講要出pool(大學生對拍拖的術語)嘛」,也難怪,少女/少男情懷總是詩,「不過啲師兄都幾灰,問我做咩走入嚟和尚寺,理學院嘛。」

對大學的憧憬,當然不止於戀愛,還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嗰日去完O CAMP(大學迎新營),出CAMP個陣組人話去飲茶,我有事去唔到,」Keith邊說邊笑,「佢地叫我一地要去Re U(reunion,組聚),『你唔好唔嚟呀,我認住你架!』」

升學、入Hall、拍拖交朋友,這些平常不過的大學經歷,Keith將在未來4年一一體驗;但看似平常的不一定來得容易,對Keith而言這些都曾經遙不可及、甚至難以想像。

廣告

03年香港爆發SARS,當時只有5歲的Keith因而遠赴上海就學,小學、初中到高中,一讀就是13年,他順理成章報考內地為港澳台學生而設的聯招考試,打算繼續在內地升讀大學,結果卻是滑鐵爐,「我肥咗physics同chem,真係考得好難睇」,Keith頓了一頓,「嗰時實在唔太專心。」

在內地升學無望,Keith去年6月帶著一絲希望回到香港,先到大專院校和IVE叩門,但迎接他的只是失望,「我喺大陸個成績佢地唔睇,」Keith解釋,「我嗰聯考成績,係俾香港人報內地大學,無理由拎呢個成績去考香港嘅學校,而且我無考過DSE,IVE都唔考慮。」

廣告

此路不通,Keith退而求其次,希望在主流中學重讀中六,之後報考文憑試再升讀大專,但這條路再次被堵,「學校話,你無讀過通識,三年通識無讀過。」這確是實情,文憑試必修科通識科,對在內地讀書的Keith是完全陌生的東西,「佢叫我由中四開始讀過,19歲讀中四,20幾歲先中學畢業,唔係掛。」

但當所有門都看似關上時,上天總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瑪利亞書院,一所私立學校,讓Keith可以直接報讀中六課程,令他的求學之路重現曙光,「對我呢啲想讀書但係有阻礙嘅學生,真係好重要,因為學校收生門檻比較低。」

無怪乎有人認為,這類來者不拒的私校,說差點就不過是學店,「可能外面嘅人覺得,呢間唔算係一間好學校。」這麼坦白嗎?「但其實未必係間學校嘅問題,而係讀嗰嗰人嘅問題。」在Keith眼中,撕去不必要的標簽,這所學校和一般學校並無不同,「只要你肯去問,老師好肯幫你教你,問題係你自己去唔去追求。」而對他來說,這所學校是他眼前唯一的救命稻草。

機會來了,但最終能否修成正果,還是得看決心,「我要喺一年,追返人哋三年讀嘅嘢。」

「喺內地讀書,英文同香港真係有差距,英文卷三(聆聽)真係無接觸過,要由頭適應。」但留給他的時間不多,特別是他此前從未接觸過的通識科,「通識科有份校本評核報告,」他的電郵中仍儲存著這份數千字的報告,有關智能手機的應用情況,「9月開學,12月就要交。」搜集數據、做問卷再分析來充實報告,其他學生以3年的積累寫成的,他只有3個月時間,「每日一落堂我就捉住老師問長問短,好彩佢地無嫌我煩。」

幸或不幸,他還半被迫地專心學習,「學校同學都係上完堂就走,校園生活基本上係無,其實都好,可以專心溫書。」天道酬勤,最終Keith考獲20分,大學之道就在眼前,還讓他得到繼續追夢的入場券。

「我想做飛機師。」自言是飛機迷的Keith,因為自小經常坐飛機往返香港和上海,慢慢迷上航空,和很多男孩一樣,以當機師為目標,「如果舊年無學校收,要出嚟做嘢,都諗住去HAECO做學徒,至少同夢想近一啲。」結果這個「如果」沒有成真,他當機師的夢想,逐漸成為一個可達成的目標,「好多機師programme,有理科底會有優勢」,而這源於去年的一個決定,和學校為他提供的一個機會。

「呢個係我唯一嘅機會,今年唔得就無架啦,所以我知道要去珍惜。」或許在這個學術成績能決定一生順逆的城市裡,還有許多像Keith這樣看似無路可走的年輕人,他們需要的都不過是證明自己的機會,而Keith的故事告訴我們,只要願意伸手追尋,你還有選擇。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