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八九十後香港人

2015/1/20 — 13:18

《來生不做香港人》截圖

《來生不做香港人》截圖

【文:李逸庭】

《來生不做香港人》於上星期五大結局。有人說劇中「無頭騎士」一角非常騎妮,一開始還帶有一種似乎要諷刺當下年輕人抗爭「又要威,又要帶頭盔」心態之嫌。作為一個剛剛踏入商業社會的九十後打工仔,這個角色卻為我帶來前所未有的共鳴。

八十後Jacky在一所大型公關公司工作,與一般低層打工仔一樣,每天營營役役,工資低,得個「做」字。富正義感的他不滿意政府漠視民意,於討論區以「無頭騎士」的網名發表批評政府施政失當的看法,得到一班網民的支持。後來,他更以矇面俠的身分出席抗爭運動,一度受市民愛戴。然而,現實生活的他,卻沒有勇氣違抗社會的價值觀,明知是在勉強自己,卻無奈參與其中——搏升職﹑想儲錢﹑想買樓﹑想結婚﹑想生仔。「無頭騎士」是一個能讓Jacky一邊工作之餘,亦能參與社運的狀態。直至最後,Jacky發現跟隨社會價值觀而活實在不快樂,把心一橫,利用公司為地產商舉辦的公關活動,公開他們打算如何以低劣手段驅趕在活動場外聲討地產商的示威者的計劃,破壞地產商的「假咨詢」活動,開始以本人身分積極參與社運。

廣告

我相信當時Jacky內心的忐忑和爭扎正是當下覺醒後的大部分八﹑九十後所感受的。八﹑九十後於物資富裕的環境長大,享受著早年香港經濟起飛後的成果。正正因為如此,我們卻更能體會金錢和物質都不能保證會為我們帶來幸福和快樂。相信八﹑九十後聽得父母﹑祖父母或老一輩歷年來最多的必定是「你地都唔知你地宜家幾幸福,我地哥時一家近十口迫係徒置區飽飯都無得食」﹑「宜家啲後生仔郁啲就抗議,又要講夢想講開心,都唔知道現實係咩一回事」。我們心底裡卻明白,自己與父母對「幸福」和「快樂」的標準,似乎有點不同。

無可否認,老一輩的人當年一定也經歷過當時的辛酸艱苦,他們為香港經濟繁榮的付出也是無容置疑的。但我要強調的是,他們當時正處於香港經濟蓬勃發展的年代,無論做哪一個行業,每個人對自己的未來發展都是充滿希望的。市場上有各式各樣﹑各個階層的工作機會,社會上充滿著「可能性」,讓大家深信只要肯付出肯努力,終會有享受成果的一天。相反,在當下的香港,這種「可能性」早已不存在。我們都知道,這大部分投身社會的八﹑九十後當中,只有極少撮人能於職場遊戲中成為嬴家。因為社會發展已成熟,經濟增長放緩,當然,還有政策上的傾斜,負擔不起的樓價,向上流的機會,相比起七﹑八十年代時,實在是太少了。時下的八﹑九十後,無辦法像其父母或上一輩一樣在社會的繁榮下感到「幸福」和「快樂」;成長環境亦促使他們明白,若制度再不改變,生命不會有希望,前路亦不是能輕易創得到。

廣告

Jacky面對應否選擇繼續過著「安穩」的生活,還是忠於自己對社運那腔熱血,嘗試改變對他而言畸形的社會。現實中,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作出如此非黑即白的決擇,亦未必有能(財)力放棄職業全身實現他的理想。假若你心裡面也有一個夢,不要以為全職做打工仔便等於放棄了理想,或許你能以「無頭騎士」的狀態,又或是以你的方式,一步一步實現自己的夢想。要相信,即使是生於亂世,改寫命運的鎖匙從來都在你手。

 

個人簡介:九十後,現為見習律師。討厭一切不公義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