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19/3/4 - 9:59

只能用威權令學生噤聲的學校

時任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悅婷、校董會學生代表李傲然、時任理大學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及現屆理大學生會代表(由左至右)

時任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悅婷、校董會學生代表李傲然、時任理大學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及現屆理大學生會代表(由左至右)

近日兩件關於學生的事件,聖保祿中學報警驅趕中六生、理工大學開除學生,兩件事都有一個共通點,不聽校方的勸阻或警告,必須報警。我以為學校除了教授知識外,也是教導學生成長、訓練獨立思考的地方,原來如今的學校都脆弱得容不下忤逆龍顏的學生。

中六生在最後一個上學日希望在就讀多年的學校留影,顯示出他們留戀學校,學校竟然不開心不體諒,連在校外逗留也不可以,還要報警恐嚇學生。同學或許因被老師趕出學校而叫囂,涉事的老師應該道行未夠被激親,自已無用唯有報警,用威權鎮壓。然後還有老師在社媒上表示不同意校規應該要離開,同樣道理,老師千萬不要對現在社會有任何不滿,你可能要移民火星。有說學校已經安排助理幫同學在校留影,放學後便不需自已再影,這類典型的家長式安排是否學生想要的?年輕人想自由的拍照,而非家長式安排的正經照相,正正是代溝的表表者。

理工大學民主墻事件,只有校內的教學人員和一位學生代表組成的學生紀律委員會,作出不可上訴的最終裁決,其中碩士生何俊謙被即時停學,更永不能再獲理大取錄。委員會似乎將學校看成一間公司或紀律部隊,犯事的人永不錄用、而且不準上訴,將自已的學生打入深淵。

廣告

學校是典型的象牙塔,上層的人、老師擁有絕對權力,不容學生挑戰。以往大學是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學府,現在也每況愈下,只要順民,逆我者通通要死於不幸。

現在學生的能力、性格和態度與上一輩早已大大不同,年輕人在爭取權益時態度不如老師預期,但一個好老師、一間好學校在這些事件中回應得好還不是給學生上一堂人生課?威權只能令學生更心心不忿,埋下對學校及社會更大的仇恨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