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否留住我的家?— 露宿者行動委員會財困,盼各界幫忙解燃眉之急

2015/12/29 — 15:0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陳卓瑤】

當我們每晚放工回家,吃著尋常不過的住家飯時,在天橋底下、公園外、後巷等暗黑之地,還有一團又一團的黑影,似有若無地生存著,偶爾有幾聲酒醉後的叫囂,但總是沉默居多,因為他們即使有話要講,也沒有人會理睬。

他們的統稱,就是露宿者、無家者。

廣告

沒有人一出生就會「被透明」,他們也曾是父母的寵兒,部份甚至少年得志,在某些群體內呼風喚雨。但千金散盡過後,卻換來妻離子散、家人離棄、一身病患、窮途末路。全因為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廣告

在露宿者行動委員會(SSAC)內,阿威就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圖右上角)。他本是運輸工人,每天辛勤工作,但人在險惡世途上,難免會受點欺侮,於是加入了一個他認為可以保護到自己的組織。結果一如所料,入世未深的他,被「哥前哥後」的簇擁沖昏了頭腦,毒品也讓他喪失意志,甚至患上精神病。接下來的日子,就不斷在監獄和街上遊走。社工亦無計可施,惟有將他從其他機構,轉介到SSAC,起碼在身無分文的日子,也有一頓熱飯落肚。

就這樣,阿威就開始在SSAC幫助下過日子。起初,SSAC還未有會址,每天阿威就在SSAC董事會主席曹德雪(Cat媽) 經營的基隆茶餐廳門口等待SSAC提供的飯盒。偶然,他會因情緒不穩而與途人爭執,更試過擊傷店內職員。要由Cat媽親手報警,把阿威送進監牢。

在獄中,阿威只給Cat媽寫信:「在信中,阿威告訴我,他父母已不在,尚有一個弟弟,可是弟弟卻不願與他聯絡。」「他寫的信,我都有留起,頭幾段寫得有紋有路,可是之後的都不知道他想寫什麼,但他還是堅持寄給我。」

阿威把Cat媽當成家人,所以Cat媽也對阿威不離不棄。在他出獄後,Cat媽替他找床位,希望他不再流落街頭。

2009年,SSAC在砵蘭街69號的會址開幕,每天提供午、晚兩餐飯餸予會友。2014年Cat媽邀請了剛出獄的阿威前往當義工,協助搬運物資和開飯。阿威亦不負所托,每天風雨不改前往幫手,從此生活有了寄託,情緒亦漸趨穩定。

而SSAC更於上年開始,逢星期三到會址附近派飯,以服務一些不便到會址吃飯的無家者。阿威和其他無家者更會主動幫忙運送物資和派飯事宜,Cat媽見他們視SSAC為家亦很感慨:

「在這裡他們生活穩定,自然就不會再掂果啲野(毒品)。所以有會址是必需的,每天兩餐飯只是介入點,目的是讓他們上來報平安,我們亦可了解他們的需要,或者最近發生甚麼事。好幾次,他們被人騙去假結婚或幹不法勾當,幸好也被我們及時阻止了。」

不過,SSAC正面臨倒閉危機:「我們沒有政府資助,也申請不到坊間的基金,只靠惜食堂供應飯餸來支撐。以現時的資金來說,我們只夠維持到2016年二月。」SSAC每月的開支約$40000,包括會址租金、一名職員人工開支、雜費如水電煤等,所以實在有賴社會各界人士的支持。

回家吃一頓熱飯,對我們來說是普通不過而永恆不變。但對生活在社會夾縫中的無家者來說,SSAC卻是惟一的支柱。希望各位能幫忙,讓無家的他們不再飄泊,繼續守護這個讓他們重生的家。

 

捐款戶口:265-365924-001(恆生銀行)

作者簡介:4歲孩子的媽媽,希望「生而平等」不只是口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