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吃我豆腐」是女權膠過敏嗎?

2019/5/9 — 16:21

資料圖片,來源:Pxhere

資料圖片,來源:Pxhere

香港 Ikea 日前在面書推出豆腐味新地筒嘅廣告,用「食我豆腐」作為宣傳句子。性/別公義委員會面書專頁轉載並批評,這種傳銷手法助長了針對女性性暴力。事件引來過萬留言激辯:

原 post:

廣告

轉載:

廣告

有網友認為這只是「女權膠」過敏。其實類似嘅批評在過去都不時出現,往往都係認為女性主義反對「物化女性」,係政治正確,會扼殺創意云云。

其實,女性主義發展至今,流派已多如繁星,實在冇人可以話代表女性主義去辯護。不過,就住具體嘅事,我哋都可以嘗試疏理:

最初反映「食我豆腐」廣告有問題的係曾遭突破高層性騷擾而追討無果的大學講師黎明。「吃豆腐事件」係一個真實地遭遇性騷擾嘅女性,因為見到個廣告而感到受冒犯。佢唔係一個想像出嚟嘅人,更唔係唔知邊度出現嘅人。

而當佢提出呢個 concern 時,作為在社會上較少機會遭受性騷擾嘅人,可以選擇:

(a) 聆聽,了解佢嘅感受,反思背後嘅原因

(b) 嘲笑佢過敏,否定佢嘅感受,指控佢嘅 concern 係荒謬及不必要。

暫時留言者傾向是 (b),但我希望,我們能學習採取 (a) 的進路。

有關物化

物化係一個學術上中性嘅詞,並唔係話「你物化女性!」就可以 shut down 討論。例如我用男朋友個肚腩嚟當枕頭瞓,係唔係物化緊我條仔呢?係。但佢會唔會構成剝削呢?要睇 context。

男人可以物化女人,女人可以物化男人。而女性主義關心「物化」嘅原因係,男性被物化同女性被物化所造成嘅傷害及後果好唔同。呢個就係 context 喇。所以,「吃我豆腐」對我一個男人嚟講係有趣,對被性侵過嘅人來說係 on9。咁作為廣告公司,想帶出有趣而做咗個廣告,就要承受一些人覺得係 on9。

政治正確與創意之間是否有張力?

係。但亦都隨文化改變。好耐之前嘅廣告會有男人踩住女人個頭,係「有趣」,今日大部分人都會覺得不能接受。一個出色嘅創意,都會考慮到受眾。

有關「強暴文化」

女性主義有時有啲 terms 真係聽到人頭都暈。例如「強暴文化」,嘩仲唔係老屈男人有 J 就係強姦犯?而且強姦係犯法,報警咪得,做咩去搞 9 個廣告公司小編?

「強暴文化」係指一個社會助長及默許性侵犯嘅態度,例如降低性侵行為的嚴重性甚至將一些性侵行為視為正當及自然(「我以為佢都想」),而文化唔係由一個人構成,而係由群體形成,加上媒體嘅傳播及肯定。例如在香港,黑社會係犯法,但都有黑社會文化(透過電影浪漫化及美化)。

女權膠係咪令到我哋冇哂快樂,扼殺創意,令生活變得沉悶?

我會舉個例子係,同志色情網站有好多直男俾人呃而拍嘅打飛機片,當有日你打緊飛機時,你知道佢其實係一個受害者,甚至佢 inbox 你話唔想你睇嗰條片,咁你仲硬唔硬到呢?可能都得㗎,不過你知咗就冇得 undo 囉。

所有文化嘅批評,都涉及話俾你知背後一堆社會條件,而媒體批判就分析俾你睇我哋消費緊嘅媒體暗藏好多前提,同暗示喺我哋冇為意下就全盤接受咗,呢啲嘢唔會一時三刻改變,所以女權份子先顯得咁煩膠,因為啲條件不變吖嘛!但係,當我知道咗原來仲有呢啲背景,仲可唔可以從中得到快樂呢?可以㗎,起碼我可以啦。

好多人都批評廸士尼嘅公主太過靠王子去拯救,處於被動位置。而白雪公主同睡公主更加係在昏迷不醒嘅情況下被強吻!我從批判的眼光睇到,社會點教化女性成為被動同埋迎合男人嘅目光,不過,我心底都睇得好開心啊!幾時有王子嚟吻吓我呀?(我是同志我驕傲)

同時,出色嘅創作人,更加可以在新嘅條件下創造出大家都開心嘅嘢。例如廸士尼嘅《Frozen》同《Moana》,就顯示出一套唔使王子嘅公主片一樣好好睇。

而 until 個社會真係平等,我哋應該都要持續咁討論啦~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