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合約教師非迷你兵團 - 回應教協的問卷調查

2015/7/20 — 10:58

【文:陳曦彤,90後哲學生,通識教師】

迷你兵團風摩全港,主角們弱勢、賣命、忠心卻又無能為力的形象,教人啼笑皆非。恰巧教協在這愉快的暑假檔期下,發佈了「合約教師/教學助理工作狀況調查」,描述合約教師的處境為「工作欠安穩」、「無法長遠規劃」、「缺社會尊重」、「權益被忽視」等,吊詭地跟迷你兵團們的處境一模一樣。

合約教師的永恆弱勢

廣告

弱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無法扭轉的困局。教協開宗明義地提到,以往一般教師在完成兩年合約試用期後,大多可編入常額教席,獲「鐵飯碗」待遇;哪怕環境變差,極其量也只是延長合約期。換而言之,合約教師只要在受僱期間循規蹈矩,動盪過後也終迎來光明前路,在先苦後甜的心態下,對合約期間的待遇啞忍,可算是最明智的選擇。但也正因如此,合約教師從來都是逆來順受,待過度後就搖身一變成為既得利益者,對現刻的自身權益不屑一顧,卻間接使繼後的合約教師們遭受更多挫折。

何以教師必須是穩定的工作?

廣告

筆者身為多年合約教師,對教育界內常額及合約教席的二分也早已習以為常,甚至跟社會大眾一樣,對過去教育界的超穩定生態感到吃驚;在剝削當道、資本掛帥的年代,教育界原來曾是個天堂。我不單沒有因而同情自己的處境,反過來是質疑:「在迷你兵團化的經濟氛圍下,教師憑什麼獨善其身?」

「魚唔過塘唔肥」是不少香港打工仔的格言,卻並不適用於教育界,筆者對此一直甚感疑惑。但在擔任教師後,我才明白到教師的最重要資本,並非豐富的教學經驗或多元的教學技巧,而是在學校內的名聲及關係。教師若能夠在學生間建立良好的聲譽及融洽的師生關係,在教學及課室管理上往往能事半功倍;若能夠在同事間建立信譽及合作關係,在行政上則更易取信於人及有效分工。教師一旦「過塘」轉校,這些辛苦經營的社會資本,馬上煙消雲散;他們須在新校重新建立一切,學生也失去高效的學習領導者,學校的教學及行政效能亦終因而受到影響,這對教師、學生及學校三者而言,可說是全輸局面。因此,穩定的工作環境是提升教育界質素的必要條件,避免教師頻繁轉校應是教育政策首要關注事項之一。

可是,近年合約教師的工作環境,偏偏與此背道而馳。政府崇尚以一筆過撥款提供短期合約予新一代教師,這無疑是提高了學校行政調配上的彈性,但卻犧牲了提升教育質素的機會,可算是政策本末倒置的範例。著名的教育改革家Ken Robinson在《讓天賦發光》中說:「教育最重要的核心是學生及教師的連結。教育的基本目標就是幫助學生學習......其他的相關事項全取決於這個連結是否成功、有效率。」換而言之,建立良好的師生關係才是最終目標,行政效率只是達成該手段。教育局近年的政策取態,逼使學校頻繁調配人手,直接破壞已經建立好的師生關係。即使是常額教師,也因而須要執教不擅長的科目及擔當不熟悉的行政工作,製造了極不穩定及低效的工作環境,政策對教育之虐待與不仁,絕非一句弊多於利所足以形容。

年輕高學歷又如何?不公不穩又如何?

「合約短、續約機會低、流動率極高」,在教協完成調查前,年青教師入行時早已認知這殘酷事實。因此,我所認識的八、九十後同工,不單大多對教育有一份「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的熱誠與堅持,更難得地有深入鑽研各種教學法的熱誠及對學生的重視。根據教協調查,近4成合約教師擁碩士或以上學歷-他們本來大可以尋找另一份更穩定安逸、更有權益保障的工作。我所認識選擇留下來的同行,都是將教育理想置放於個人前途之上的熱血青年。這個有能力、有態度的組群,若因不公不穩的緣故逐漸流失,香港教育界將在改革上失去重要的動力,落後於國際趨勢,損失的必然是學生、學校甚至是整個香港社會。

在2009年新高中學制開始以來,教育改革逐漸成型,「學生為本」、「技能為本」及「探究學習」等現代教育理念終可在香港實踐。隨著70年代末因推行免費教育而入職的教師退休潮將至,受過當代教育理論洗禮而免受舊制束縛的年青教師,應是實踐新高中學制改革的核心組群,接班香港教育發展的重要工作。政府若抱持「願者留效,無意請便」的心態,不重視這一代年青教師的獨特價值,寧願撥款讓尖子到外國讀英文,讓中小學生到內地交流,也不願花資源挽留我們這被選中的一代,行政青黃不接、課程有形無實等現象,將在學校中一一顯現。若待那時才臨急抱佛腳把大家召回來,我們這群迷你兵團也未必會再選擇這弱勢波士。

建議

要針對合約教師、學校生態、師生關係、教育改革及行業承傳等問題,筆者在此有以下建議,希望可促進討論。

固定年青教師比例;政府應支援及規定學校在人手編制上必須保留各八份一年資在0-5年及6-10年之間的教師,以確保合約教師不會因為政策到期及年資問題而不獲續聘,保障其權益,又同時可以維持年青教師的良性競爭環境,以及解決教育改革動力不足及青黃不接等問題。

重啟提早退休計劃;政府應在學生人數回穩前這五年冰河時期,以優厚的特惠金鼓勵願意而將近退休的教師讓位予接班人。教育局可參照以往的做法,透過一筆過注資成立基金,讓學校自行申請,以呼應首項建議的推行。

推出薪火相傳計劃;針對未有足夠教師提早退休的學校,教育局可因應該校年資最深的教師尚餘的教學年期,推出短期的「接任教席」,在該資深教師退休後才停止資助,讓接任人可在期間學習成長,扶助校內的傳承系統,避免後繼無人的情況出現,同時保障年青教師的工作機會。

制度與選擇,決定社會的未來與福祉。合約教師們將來成為改革精英還是迷你兵團,將取決於教育界同工及香港政府的態度。筆者謹此寄望諸位能在年青教師們油盡燈枯之前,及時扭轉這水深火熱的境況,為我們的理想與熱情,找個安穩的歸宿。

 

教育工作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