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吉光片羽

2017/6/7 — 16:54

相信是1970年代天文台開放日,在京士柏接待市民 (鳴謝:香港電台)

相信是1970年代天文台開放日,在京士柏接待市民 (鳴謝:香港電台)

這是一個很難明白的世界。聲稱有僭建實情是有僭建,電騙(電話騙案)背後可以是洗黑錢,違規含鉛水喉可以没有管理層負責及坐牢。還是談談往事會令人心情舒暢一點。

朋友傳來一些天文台的舊相片,照片中人是李忠琛。他是誰?二三十年他是街知巷聞,他的形象簡直代表了天文台。時光荏苒,現在則未必了。維基百科沒有為他立項,百度百科則欠準確。他在天文台的工作外間也鮮為人知。

在這裡說些一鱗半爪,真的是片言隻字,目的是拋磚引玉,希望有心人能夠分享他們所知,讓大家對他在天文台歷史上的角色多一點認識。

廣告

最早知道有他這個人是透過電視機。是1960年代後期吧,電視台介紹他是天文台科學主任,但談的卻是劍擊。相信他的劍技是從喇沙書院開始,到美國唸大學時得以發展。在電視節目上他侃侃而談,逐一講解不同類型的西洋劍,真是大開眼界。當時心想,搞科學的又能如此好動,實在有點兒匪夷所思,亦有點嚮往。

到了1970年代後期,我應徵天文台科學主任一職,好像是第三次吧。因先前兩次都不成功,然而其中一次面試後李忠琛帶領我在總部走了一趟,總算對天文台有了一個印象。第三次是他主持面試,評審團問過些物理數學題目之後,他知道我正在學習固態物理,便提出了一些電子應用的問題。然而我做的是學術工作,與應用沾不上邊,結果當然是答不上。還好,當時的正職是電腦程序員,有關電腦程式的提問總算過了關。

廣告

如此這般便當上了科學主任。受訓完畢後,第一個崗位是當天氣預報員 (因為欠經驗,當然須要較資深同事的督導!),而李忠琛是主管的助理台長。每天上下午均有天氣會商,由預報員描述自己的分析和預測,與會人員則提問及提意見。他給人的印象是經驗老到,思想敏銳,於一些棘手的情況下能夠點出適切的做法。我初時對一些程序,特別是有關颱風信號的策略,並不熟稔,犯了些錯,但他都顯得寬容,不放在心裡。

他當時也負責一些較大型儀器,如雷達運作和氣象衛星接收等。他在香港大學兼讀的博士學位也是與氣象雷達有關。天文台早已設有雷達機械師的職級,然而由於當時對儀器實測越見重視,該職級人員編制得以增強。天文台人員日後能夠基於採購回來的儀器,或加以改良、或發展新軟件、或自行研發一些市場還未出現或做價高昂的儀器系統,應是自那時開始。這種自發性的原動力,遂後變成了一種傳統,使天文台毋須依仗單一儀器的供應和維護,而能另闢蹊徑。由於這樣,他們能夠在危急時迅速反應,並進行維修,甚至發揮創意,令氣象服務受影響的程度減低。

背景是衛星圖像接收天線,屬天文台土製 (鳴謝:香港電台)

背景是衛星圖像接收天線,屬天文台土製 (鳴謝:香港電台)

1980年代初期,離開預報室後,由於崗位上的調動,我和他的互動機會不多。由於熱帶氣旋襲港時我們均會是預報室團隊的一員,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對颱風信號運作的熟練。特別是署任天文台長時,他每每能審時度勢,指揮若定,大有「一夫當關」的氣度。

我想我們對他的記憶,較深刻的就是儀器發展和預報業務這兩強項上。

1983年政府刊物封面,李忠琛在右前方,旁為太太張瑪莉和兒子。我站在後排。

1983年政府刊物封面,李忠琛在右前方,旁為太太張瑪莉和兒子。我站在後排。

他於1990年代初期退休,在新西蘭定居,之後轉赴澳洲。於2000年代初期訪港聚舊,也是他最後一次回到天文台。2008年離世。

李忠琛(1939出生) 是李振藩(小龍)(1940-73)的親兄。他的英文名字是 Peter Li,姓氏與 Bruce Lee 的串法不一樣。 

〔作者保留版權〕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