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吉隆坡工廠

2015/12/6 — 9:31

洛陽印務局 Royal Press (資料圖片)

洛陽印務局 Royal Press (資料圖片)

如果擁有一間工廠,可以做什麼?噓聲四起:有錢什麼都得啦──但余孫偉的想法是:向上爬不過步向貪污,不是他想要的人生。這不全是清高,余孫偉在馬來西亞華人是少數,他拿著家族老舊的工廠翻轉再翻轉,希望走出一條新路。

一九三八年余孫偉的爺爺從福建到馬來西亞,在馬六甲創辦洛陽印務局Royal Press,五十年代香港也買到的平安油、白鳳丸等,不少南洋藥品的紙盒,都是洛陽印刷的。一九六五年在吉隆坡設廠,全盛時沒有一部印刷機閒著:報紙、教科書、各種紙本……然而到了余孫偉這一代,印刷廠剩下大約七十名不足三分一工人。「這部機以前專印黃頁,但現在大家都Google。」余孫偉指著的龐大機器,佔地幾千呎。

三年前他開始構思,參考香港PMQ和台北華山,兩年前把第一個工場改裝成時尚咖啡館Pulp café,除了手工咖啡,還出售各種咖啡機,大型軋紙機變成展示咖啡豆的貨架。走進第二間工場,新裝修的雅致空間不斷舉辦相展、劇場、讀書會等,地下斑駁痕跡暗示曾經堆滿機械。

廣告

一間又一間工場正在裝修,面積愈來愈大,余孫偉隨手一指,灰陰角落便彷彿有光:這裡收藏了古董印刷機和鉛字粒,專辦工作坊;那裡長長一排訂裝書脊的機械,未來會是酒吧枱,還有中央廚房和多間潮流食肆;二樓最大的空間是co working space。「想像一家台灣花店想來馬來西亞,可以先在這裡開工作坊教插花;四個月後多了人認識,也許希望辦展覽、搞活動,有商務聯絡處;六個月後開始有固定生意,需要一張桌子和一兩個職員;若然業務成功才出去租地方……要把業務打入一個國家,需要不同嘗試,可進可退,這裡可提供彈性和多元的服務。」他說的大計,有點耳熟。

十月我才去香港觀塘看一棟翻新的工廠大廈,這家族不止擁有一棟工廈,而某一棟的某一層,想做一點「社會受惠」的事,希望租給社會企業和文化創意公司,負責人同樣指著偌大的空間述說各種可能,可是租金開價卻是同區工廈單位的兩三倍!

廣告

余孫偉希望長線發展。「養肥了就不會動。」他很坦白:「做太大政府會攞你的東西,做太細無得打。」他也可以選擇發展地產,工廠位於富裕的孟沙區,是最後一處還沒翻新的角落,但他更希望十年、十五年後這地有人才。「在吉隆坡連叫的士,都會被司機騙,年青人都擠去新加坡。我自己在澳洲讀完書,回來也覺得無發展。」他希望這裡的新空間和基建可以吸引印尼、泰國、新加坡、菲律賓等南洋一帶的文化創業家,不但曾和香港的設計公司談過,最近也和Google和Microsoft開會。整間工廠預計明年重新開幕,再用一年時間推廣,由最初構思到落實經營,起碼五年。

家人明白嗎?「They only understand錢!」他沒用家裡的錢,而是得到當地「森那美」基金三百萬馬幣(約五百五十萬港元)資助,再加上貸款和合伙人出資,把工廠機械和建築材料重新設計再用,亦是因為省錢。他半認真地開玩笑:「本來一直打算失敗了就去新加坡工作,現在愈來愈多人支持,一定要成事。」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